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一千三百七七章 大结局
    滔滔汉水侧一条流过上庸的弯弯的小溪,天气渐暖,绿水无波,尺许长的彩色锦鲤儿就在暖沙里晒暖,人来也不惊逃。

    在水边望去,红梅绿竹,青石白水,美不胜收,让人心旷神怡。

    几匹马儿散放在一旁,啃吃着地上茸茸的细草,悠闲的打着响鼻儿。马超坐在一块溪边一块圆石上,屁股下坐着一张暖垫,赤脚放到水面上轻轻无聊的拍打,吓得水边的鱼儿连忙逃走。

    这已经是马超醒来的一个月后了,一个月前,马超就已经从各将领谋士口中得知了那场决战的结果:当时马超中计,引发地雷,兵将被火炮打地头面皆碎,身体皆燃。手足蜷曲,相抱而死。然而,随即徐荣李严将火药箱以投石机发射反击,联军一时大乱。又有得郭嘉军令赶来的甘宁、太史慈、文聘三军,于最关键时刻从联军营后掩杀而来,形势陡然逆转,二十万联军尽皆胆寒,被马家军逼至汉水河畔,不少兵卒投入水中。此役过后,汉水河中的鱼虾都胖了一圈。

    刘协和大乔在决战之时,已然殒命阵中。曹操被虎豹骑护住,拼死杀回兖州;孙策不愿承认失败,与甘宁决战,被太史慈一箭射中,生擒入帐;川中刘备一路最惨,刘备关羽殒命之后,张飞悲痛欲绝,深陷层层马家军中死战不退,最后力竭被弓弩所围,仍酣战不止,最后万箭穿心而死。众人从诸葛亮之意,将三人尸首同葬汉水河畔,立碑铭记。

    随后,郭嘉、诸葛亮、庞统、司马懿四人联合用计,大军四出追杀溃军。同时,长安荀攸居中调度,天下气吞如虎之势开启。最先告捷的是西川之地,得暗影探明地图,魏延、徐晃、赵云三人用计,屯兵葭萌关疑惑吴懿,却抄小路大军从后方突然杀出,吴懿不能挡,马家军一路南下,势如破竹。后西川旧主刘璋被西川士族请出当替罪羊,再次投诚。

    再之后是曹操,黄忠、高顺有名谋相助,早先便于颍阴大破曹军。随后兵分两路,一取兖州、一下豫州,徐州庞德最先扬威,得法正之谋、糜家之助,庞德将困于琅琊的五万夏侯惇兵士决堤淹没,尽收徐州。此后曹操入兖州,虽几番殚精竭虑用计,与三路大军苦战,可最终因寡不胜众,被三路大军困于许昌,最后因粮尽而被麹义先登破城。曹操遂携家眷投诚,送往长安与曹昂团聚。

    最后便是江东孙权,自孙策被俘之后,他立掌江东大权。马家军此番征战三月有余,已然疲惫。马超今日在此,便已下了撤军之令。不过,随后他便将发敕令向孙权下最后通牒,相信以孙权的聪明,他会给江东谋取一个场面的结束。

    自此,长天上,星河流转,流风暗转,恬淡风轻。

    相信,不出一年后,天下将一片安宁。

    世事随后也果然如此:兴平十一年五月十日,马家与江东两年的谈判终于落下帷幕,在马家又一番休养生息、重农兴商壮大后,十万水军屯于乌林,礼部尚书秦羽第七次巧舌如簧之下,孙权终引江东百官顺降马家,被封为吴侯。

    五月十三日,马家征诸葛瑾、顾雍、张昭、诸葛珞、吕范等诸臣入朝。在周瑜亲自斡旋下,诸臣含泪离开吴县。

    五月二十日,马超率文武百官封禅泰山,受命于天。建立新朝,立国号为雍,改年号为永昌。大典上有刘协遗孀曹节欲行刺,被暗影获悉,马超着曹操亲往布置,生擒曹节入长安。前朝皇帝刘协一子流落民间,不知所踪。

    永昌三年三月,孔明与黄月英完婚。四月,蛮王孟获造反,马超遣诸葛亮入南蛮,劝降孟获。孟获不从,初时还被孟获新妻祝融破于滇池。后诸葛亮铁血用计,以火药大破南蛮,更七擒七纵孟获,此后南蛮终降雍朝。

    永昌六年,孙策水军通夷洲(今台湾)及儋州诸地,交州士燮闻讯大惊,与诸臣商议后,纳表请降。马超大喜,封士燮为征南将军,龙编侯,只遣送太学士子携新政入交州,不动士燮根基,士燮感马超用心,积极配合推行新政。自此,大汉十四州尽归雍朝。

    后孙策大军海路西寻天竺、安息诸国。海上丝路隧通。其部下卫温于永昌八年入大秦,载入史册。同一年,甘宁水军由辽东口出海,东渡瀛洲,一场大战后,瀛洲永降雍朝,连年纳贡。

    此期间,雍朝商路大开,西域塞外诸国皆与雍朝通商。唯有西方强国帕提亚国王恼怒雍朝雇佣本国兵士,拒不与雍朝通商,天子马超闻讯当即拔剑曰:“雍朝的剑,必须为雍朝的商品寻到倾销之所!”

    大雍皇帝马超当即率领凉州铁骑攻进西方强国帕提亚帝国,一路上对阵势如破竹,无论军阵战技、兵刃装备、兵种配合,雍朝大军远胜帕提亚。一路上除却三次大战外,几乎只需赶路便到达帕提亚帝都斯宾城。随后马超更在攻城时闲暇用计,筑造横木大锤,砸破斯宾城城门。

    “我来,我看见,我征服”这句话,牢牢刻在了斯宾城入口处的马超战神雕像上,成为西方那个时代永不凋落的名言。

    永昌二十年,雍朝荆州有人聚众谋反,尊一人为汉室天子后裔,欲推翻雍朝重兴汉室。天子马超闻讯后微笑不语,指示太子马秋牛刀小试,马秋当即与陆逊、吕蒙、姜维、诸葛玄等雍朝后起之秀定计,先以谣言破谣言,攻讦那人信口雌黄,不是刘协正统后裔。此后各地假冒天子陆续浮出水面,竞相攻伐不止。时机成熟后,太子马秋大军齐出,一举平定叛乱。马超得讯,大赞太子有他当年风范……

    永昌二十一年的新年,长安城里,巨大宏伟的德阳殿内,马超有些无精打彩地看着那些从门外战战兢兢步入了殿中的诸多雍朝藩属之国的使臣,甚至,有些藩属国的国主也都亲自到场。

    然后向着马超无比虔诚畏惧地朝拜,以表达雍朝的藩属之国对于马超这位大雍帝国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的敬仰。

    之后,他们将那一份份的国书递交到了礼部官员的手中。然后呈到马超的案头上,手轻轻地抚着这些国书,马超感慨男儿生平如此,当已无憾矣。

    年过半百之岁,却依然身强体健,锦绣风流的马超昂然而立,龙目四顾,声音宏亮如吕黄大钟一般在大殿之内回荡不停:“诸位能够有这样的心意,朕心甚慰,想我大雍朝与诸藩,皆是一衣带水,而今,你们臣服我大雍,我大雍自愿让你们的国民,用上精美的瓷器,喝上最甘美的佳酿,穿上举世无双的丝绸……”

    最终,这些藩属之国的使节和国主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德阳殿,他们带走的,只是马超这位大雍皇帝舌绽莲花的承诺。而将来,他们所需要付出的,可不光是他们国家的物产,甚至是整个国家的子民和土地。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散朝吧。如今四海升平,多放你们几天假,回去好好陪陪老婆。如今都男女平等了,可别让自己的老婆给你们戴了绿帽子……”

    满朝大臣对于马超这种街井式的笑谈已经见怪不怪,至于诸如‘老婆’、‘绿帽子’的新词汇更是甚解其意。当然,真正知道为什么的老臣们,每每心中暗笑却三缄其口,从不泄露马超半分真实身份。

    而麻利拍屁股散朝后的马超,回宫后便碰到了手中拿着‘土豪金’而皱眉不已的太子马秋。

    “父皇,母后说过,你前世所在的那个时代,是一个可千里传音、飞天入地的神妙之世。”对着马超赶紧施礼后的马秋,最终皱着眉头将自己憋在心中很多年的疑问道出:“为何那样的一个世界,却留不住父皇的心?”

    马超拿过那手机,梦回前世的记忆不由在心头涌现。不过,随后他就云淡风轻地笑答:“锦城虽乐,终非吾所归也。秋儿你记住,不属于你的世界,你心总也不在。而真正属于你的世界,你将会用双手开创出一个时代,一个全新的大时代……”

    (全书完)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