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一千三百七六章 不属于的世界
    “子健,我们需要谈一谈。”李君幽看起来很是失落,似乎俗套电视剧里要最后摊牌的意味。

    马超耸了耸肩,示意可以。二人一起上了农基站的楼顶,天边的云被阳光晒透了边,空空的散成大片,折射下来的碎亮落在马超的脸上,遮住他眯起北眺的眼。

    这一幕仿佛经年久月的出现在马超身上,似乎已有很多年。他突然想起,有空的时候,自己就是这么一个人坐在顶楼,漫无目的的遥望北方。只不过那时他身边没有人,只身孤影的沉浸在晨曦或者晚霞里,喃喃的说些什么。当然,最多的念头,是如果他没有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会是怎样的一种生活?

    他实现了,但一场惨烈的决战,又将他拉回了原点。

    “我们不能在一起,”李君幽率先开口,语调有些颤抖,可终是没有哭出来,只是鼻尖有些红。

    马超一愣,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早就猜到是这样的结局,只是现实铁青般地从当事人口中说出,那味道便大不一样了。他有些慌乱地摸了摸裤兜,突然想到自己还有烟,急忙点起一根儿,辛辣冲肺的感觉一下回归,让他猛然咳嗽了起来。

    “你?……”李君幽看到马超的异样,眼中有些不忍也有些微惊。

    “怎么?”

    “你还会抽烟?”

    马超愣了下,捻着手中的烟,再抽了一口道:“我一直靠它麻痹自己,只不过,从来不在你眼前抽罢了。”

    “哦,原来是这样。”李君幽感觉有些冷场,迟疑了一会儿之后道:“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他条件不错,让我痴迷……”

    马超回头,看着眼前的李君幽,想不到她未穿越前竟然还是这般单纯的一个姑娘。不过,乱世里太多的经历已经让他对这样的儿女情长没有太多感觉,他打断李君幽道:“那个人叫刘协,是我们市一个大集团的公子,对吧?”

    “你……你怎么知道?”李君幽蓦然看着马超,突然感觉眼前这个男人,根本不是她记忆当中的那个人。

    “以前的那个我就知道,只不过从来不说出来罢了。”扔掉手中的烟头,马超有感而发:“就跟我从不在你眼前抽烟一样,我知道你厌恶别人抽烟,也知道你不想别人知晓自己的秘密,所以,我就隐藏了起来……”

    李君幽苦笑:“想不到你原来一直是这样深藏不露的好男人啊。”语调跟之前没有什么不同,但马超已经感觉出来,她已经隐隐带上了一丝挖苦。

    心一下就烦闷起来,许多回忆在脑中盘旋,没有一个着落点。马超不想再在这样一个女人面前浪费时间,他转过身:“假如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我先走了。”

    “不,你不许走!”李君幽突然喊道,有一丝鱼死网破的味道。

    “为什么?”诧异回头,马超想不出李君幽叫住自己的理由。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从楼上望去,农基站开来一辆银灰色的宝马,车门打开,刘协一身城市贵族的味道,倚在车门旁,向着楼上的马超和李君幽挥了挥手。马超看不清刘协的表情,记忆当中,蓦然回想起来的,是最后一刻,刘协提着利剑,用疯狂而扭曲的叫喊,不顾一切想刺死自己的画面!

    “不!!”头突然痛了起来,眼前一片模糊,马超只看到远眺的场景,一切一切也变得扭曲起来,一栋栋钢筋水泥的建筑,仿佛一下就变成庞大的投石机。那些绿荫树木底下,都隐藏着手持利弩兵刃的伏兵,还有那川流不息的公路上呼啸的声音,与战场上来回奔骤厮杀的骑兵呼喊一模一样……

    “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等一下了吧?”李君幽浅笑,看着马超失魂落魄的模样,罪恶的快感瞬间袭满全身:“你看到了,你即便奋斗一辈子,也不可能达到他这样的成就,我跟着你,一辈子只会柴米油盐,在无尽的争吵当中品尝贫贱夫妻的悲哀。可和他在一起,我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一个你永远难以企及、接触不到的世界……”

    说罢,李君幽转身而去,再不留一丝留恋。两人之间纠缠两个时空的孽缘,在这一刻,清清晰晰、明明白白画上一个句号。这个时候,他多想刘玥和伏寿可以开着法拉利来接他,或者,蔡琰、貂蝉、韩英、吕绮玲突然出现都可以。可是,他又知道,在这个世界,一切都不可能。

    马超颓然躺在地上苦笑,他想不到,一代雍王,天下最有权势的人,回到这个世界之后,竟然会在这样的时刻想着靠女人挽回一丝面子。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裸冷硬的世界,你的才智阴谋、胸中韬略又有什么用?真不如最直接的一记反击来得响亮。

    其实他纵然想不承认,却也知道,回到这个世界之后,只能把自己藏的深深的,最好鲜于外界接触,自认为这样便可以维持自己仅剩的荣耀记忆。可同时他也明白,其实越是躲藏,越像发酵的树叶,自己在什么时候怎么腐烂的,都不知道。那些三国乱世的经历,就在自己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横冲直撞地给自己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所有的一切不经意的闪回,都残酷地历历在目。

    毕竟,在那个世界,自己不计后果的情感投入而导致的荣耀毁灭,已经在自己的心里刻下伤痕。

    马超就这样没有回头,在悲凉中听着李君幽的脚步声一点一点远去,走到回廊,下了楼去,直到弱得再无声息。然而,她应该上了刘协的宝马车,或者,还将这件事讲给了刘协当做一个笑话来听。

    洒逼一样站在这个楼顶,马超连哭都没有权利。楼层不是太高,若是跳下去成功的几率只有一半,但是摔个半死的可能性大些。可是远眺着前方似乎完全陌生的世界,马超的心就如干涸裂开的土地,没有一丝久违的夏雨。他就这样慢慢笑着笑着哭了,哭着哭着笑了。楼顶上,只有燥热的风吹着哨面,怔怔如痴——原来,这个世界,早已不属于他。

    由此,他情不自禁张开双臂,如一只大鸟一样从楼顶上飞落……

    “主公,主公!你终于醒了!”

    耳边一阵嘈杂,马超睁开眼,就看到了诸葛亮那张俊秀睿智的脸庞,再往后,庞统、司马懿、丑哥、徐荣、李严,甘宁、太史慈、文聘等众大将的脸庞渐渐清晰。马超微一呻吟,只觉全身都痛得不行,尤其是耳朵和臂膀处,更是如针刺一般。

    不过,茫然过后看着大帐当中古香古色的器物,再看着身边这些关切万分、忠心耿耿的属下,马超顿时又觉得自己心中涌过一股清泉,将枯涸干裂的心滋润。他吃吃看着那些傻爷们的脸,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这里,才是他应该停留的世界啊……

    “孔明,你已经决定了?”马超回过头,向着诸葛亮问道。

    “决战大胜,马家一统天下之势不可抵挡。我除了安天下之外,又还能如何抉择?只希望主公不会因我一时错念而拒之门外,便感激不尽了。”诸葛亮回答着,语气当中的复杂甚至连灵识麻木的马超都能感觉出来。不过,再一回头,诸葛亮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孔明这个字,可是我日后所用?”

    “不错,诸葛孔明,这个名字在后世一直被奉若神明啊。”马超笑着。

    “多谢主公谬赞。”

    “嗯,不错,你刚才叫我什么?”

    “主公。”

    “很好,我很喜欢这样的称呼……”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