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一千三百七三章 不!
    月上无风,这个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不过,就算是在夜间,马超依旧可以看清敌人的招式和面孔。他看着敌军大叫着冲上,然后倒在自己枪下;看他们惊惶的放箭,然后倒在自己枪下;看他们悄悄的偷袭,然后倒在自己枪下;看他们惊恐的逃走,然后倒在自己枪下……

    暗夜如磐。

    比夜色更深的是杀戮的气息。

    在这种暗夜里,人的恐惧被提升到无限大,人的战力被提升到无限大,人的疯狂被提升到无限大。

    杀!

    马超身后的亲卫排成一线,紧紧跟在马超的身后,护卫着他,跟随着他。

    他们走过,地上就是一片血肉铺成的地毯!

    虽然他们当中的精锐已经被有效组织起来,但诸葛亮那种自相矛盾的命令,还是令一些中低下军官无所适从。他们不知道自己应该冲锋还是坚守,只有眼睁睁看着数不清的前线友军还没有拿到兵器就被杀戳,数不清的友军哭喊着奔逃却被铁骑踏过,踩成肉泥。数不清的友军悲叫着,呼朋引伴,寻求帮助,可是面对的只有马家铁骑无情的杀戳。

    不宽恕,不动情,不在意生死,所做的一切,只是突进。

    这就是马超的军团,这就是马超冲锋风格。

    一道又一道的防线被冲破,一重又一重的军阵被撕碎,马超就象一只箭,绝决而惨裂的离弦,就再无彷徨、观望。

    杀!

    此时的马超,完全进入了嗜血的状态,哪怕眼前阻挡的是自己人,他也会一枪挑杀。

    无畏,无惧,无已,无情。

    这就是马超的枪法。

    冷酷、血腥、残暴、刚烈。

    这就是马超的战法。

    “今夜,有死无生,有进无退!”马超舌绽春雷,狂声怒吼:“为了天下!”

    声音隆隆,在整个山谷之中回荡着。

    杀!--

    他已经突入山谷的前线,看到了威武的虎豹骑、看到了张飞的黑骑军,看到了陈到的大耳精锐、孙策的江东子弟,孟获的无当飞军……

    “马儿,你还不知,你已入网了!”身后还绑着昏迷不醒沐杨的关羽,看着马超英勇锦绣的身姿终于来到自己面前,想到今夜这里就是这位雍王的墓地,他说不出自己到底是怎样的情感。

    是惋惜,是兴奋,还是对乱世的叹恨?

    这个最有可能一统天下的人,今夜会一朝愿望成空。天下百姓还会在很长、很漫长的时光里继续煎熬涂炭,他说不出自己究竟为何要这么做。

    可是,纵有千万理由让自己放过马超,但关羽仍旧紧紧握住了手中的大刀:非是他不识天下大局,只是乱世从未有对错。选定了自己的路,就是爬、就是被世人唾弃、就是在黄泉之下悔恨不已,今生也要贯彻下去!

    “马超,今夜止步于此吧!”关羽大喝一声,率先带着自己的部下冲了下去。此刻的马超已经冲至自己百步前,再进百步他便要冲破这个山谷死地了!

    可就在关羽席卷而来的时候,马超却回头望了一眼身后。他看到徐荣和李严已经带着五万大军赶上,看到他们正赶着一辆辆驮车和一架架投石机隆隆而进。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准备好了,他可以完全绽放自己的豪情了!

    关羽的青龙偃月刀和马超的盘龙卧虎枪在半空中相交,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这一声巨响如一道闪电般划过整个战场,传到每一个士兵的耳朵里。好象世界在这一刻为之一顿,所有的目光都被集中到这一次兵器相交上来。

    盘龙卧虎枪在半空中淬出一道修长的寒芒,夜空被它搅动,四散如破碎的墨汁,风带动大枪上的素缨散飘如雾,大枪在半空中划着一个不规则的圆,忽快忽慢,看起来却不让人觉得难受,只让人觉得这件兵器是一件活物。它有着自己的灵性,按着自己的意志在飞旋,在舞动,是它带动着马超的手臂,而不是马超的手臂在驱使着它。它与关羽的偃月刀半空做激烈的撞击之后。并不收回,反而向着关羽的大刀缠了过去。化刚为柔,紧贴着关羽的大刀向下顺势斩去。

    关羽的凤目刹那间睁圆,从来没有人的兵器与他相碰之后不被荡开的,从来没有。他的力量之大,少遇敌手。他能将八十三斤的大刀舞得如稻草,简直是举世无双,一般的将领,通常与他交锋一个回合之后,就发现自己的脑袋已经脱离身躯,就是因为他的巨刀能将对方连人带兵器斩成两段。

    但是今夜,他的长刀不但没有荡开马超的大枪,反而被对方缠住,借势而下。这一刻,关羽有一种错觉,好象马超的人已与四周空间水融,形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这种奇异的融洽向天地之间无限广阔的延伸,颇有天人合一之态。

    马超,果然继吕布之后,已经达到了传说中武道的极致!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之间,关羽深吸一口气。他手中的偃月刀突然间颤动了起来,好象也变成了一件活物。接着关羽吐气开声,长刀化为一道青龙,架开马超进攻的同时变化无方跳跃流动着反向马超噬去。

    马超眸子中亮光一闪,“当--”战场上发出一声长长的鸣响。

    但是马超和关羽都知道,这一声长响是由二十余声接在一起的短响汇集而成的,就在这刹那间,两人的兵器交锋二十余下。

    两匹战马分开,马超全身上下都洋溢着升腾的战意。

    “再来!”说话间象龙化为一个巨大的黑影,大枪化为一条银丝黑龙,扑天盖地向关羽缠去。莫说对敌,普通人见到这雷霆万均之势,只怕是还没有交手就先自倒下了。那不是一个人进攻,而是一条怒龙张牙舞爪的扑来,无处可躲,无法可避,它就是天,就是地,就是宇宙万物一切的一切。

    可是马超的对手是关羽,那个后世被人称之为‘武圣’的战神。

    关羽长须飘动,大刀舞开,如一座刀山冲天迎上。银龙与刀山在半空中相遇,这一次却诡异的没有发出一点声息,而无穷的光芒突然间四射开来,让周围的士兵刹那间睁不开眼睛,在这光芒之中,再也分不清哪个马超哪是关羽,他们都被兵器的光影笼住了。等到光芒再收时,马超与关羽已经交换了位置。马超双目尽赤,面色微微潮红,一种兴奋的杀机在他身上弥漫着。那是久不曾遇到对手的快感,那是独立峰顶无穷寂寞之后遇到同类的快感。

    终于,在最后一战的夜里,有人能与他痛快淋漓战上几十个回合了。

    不过,就这样,已经足够了。他不能因为一个人的畅快而毁了今夜的大计:“好一个关云长,果然不愧武圣之名。只可惜,今夜便要到此为止了!”

    “哈哈哈哈哈,”关羽发出仰天的大笑,“马孟起,你的武艺果然厉害,但是你狂妄更厉害。此刻你已如军师彀中,临死之际,莫非还要如此无知吗?”

    马超两道剑眉渐渐竖起,他突然感到一阵风吹过自己的心间。他看到山谷前线上全是怪异的征伐战斗:马家军的骑兵好像是因为山谷的坡度而进攻减缓,而联军的骑兵也好像因为骑兵不足的缘故,只是用箭雨将马家骑兵阻在山谷前也进图无力。但此番越是这样,马超就越感觉出,双方的战斗实在太诡异了。

    两方竟然在生死敌酋的身份上、在这一片平凡至极的山谷中,无声而默契地做出了一个双方都想要的一个局!

    “主公!速速离去!”剧烈的战斗终于惊醒了关羽马背上的沐杨,他看清形势后,扯着嗓子拼命喊道:“这山谷当中已埋下了致命火器,只需大营后方引燃,整个山谷便成一片地狱!!”

    “不!!!”马超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惊厉大喊一声。眼中的瞳仁当中,尽是前方那一道火线急速窜射而来!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