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袁晖刺刘备
    寒光闪过,在这等环境之下,刘备万万想不到此刻竟还有刺客要专门刺杀于他。毫无防范之下,当即被那舞姬手中的匕首割破前胸。便是在刀锋刺入身体,寒意渗入肌肤的时候,刘备仍旧满心的茫然,他怎么也想不通,当今天子为何会对自己下毒手!

    这突然的变故使得嘈杂的帐内,立时变得鸦雀无声。曹操、孙策也从头脑发热变得神智清明,尤其是孙策反应最快,一把推开那女刺客后,看看扶住倒地的刘备,急呼一声问道:“刘使君,你伤的如何?”

    刘备自有大家的风范,面对身体如冰寒一般的麻木,并没有象庸人一样惊恐。用手摁住伤口,看着鲜血从指缝之中流出,惨然向着刘协道:“陛下对微臣下此毒手,未免相煎太急。”

    刘协根本不知其事,对着这样的变故也显得不知所以。听到刘备如此责问,酒当即醒了七分,明白刘备是对自己心有误会。他当即下意识地将怀中的另一名舞姬猛力推开,高声喊道:“速将这些舞姬全都给朕抓起来!”

    刘协帐内自有宿卫,刘备、曹操、孙策三人身边更有亲卫。此刻闻帐内惊变之声,齐齐冲入帐内,当即拔出兵刃剿杀舞姬乐师,辣手摧花之下,不少舞姬连一声惊呼都没反应过来,便成了刀下冤魂。

    “住手!”那女刺客一击得中,见此乱状后,半分逃匿之意都未有,只是傲立在旁,开口喊道:“刺杀刘备,乃我一人之罪,不必牵连他人。”

    刘备怀疑刘协也是瞬间之事,刘协虽然如今骄狂疯癫,却也不是个傻子,现在杀了他只有百害而无一利,何况刘协此刻下手,实在操之过急,常理根本推断不通。再听到那女刺客如此说话,刘备又将目光移到她身上,不住打量,终于开口问道:“可是袁术遗孤?”

    “好眼力,”袁晖此刻一抹面容,恢复了本来面目。

    孙策见了之后,当即愣在了当场,当年在袁府当中为质时,他与袁晖曾有过交往,今日再见袁晖,心中百感交集,嘴唇蠕动了一番,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毕竟,亲手攻灭袁术的,就是他孙伯符。

    当然,帐内的曹操,严格来说也是袁术的仇人。可袁晖看了一眼曹操和孙策后,却是恨声说道:“曹操,孙策,你二人虽与我父皇也有仇怨,但我并不恨你们。乱世征伐,胜者为王这些道理我还是懂的。之所以刺杀刘备,皆因他在我父皇病重之时,假意救援,暗中却夺了我父皇部将和兵权,如此假仁假义之人,我杀之无悔!”

    刘备在地恍然而悟,缓缓点了点头,身体微微晃动两下,已是支持不住,便在诸葛亮的搀扶之下,慢慢坐下。诸葛亮见刘备伤口只是不深,心中稍安,转头喝道:“将此人擒下,待主公伤势好转之后亲自审问。”

    袁晖听诸葛亮之言,不禁冷笑:“你以为我没有刺中刘备心脏,是让你来抢救的么?我与他有杀父血仇,怎能让他爽快就死?这匕首早被我用毒药淬炼过,见血之后大约还能有三两个时辰可活。死并不难受,等死的滋味,刘使君此刻觉得如何?”

    曹操,孙策、诸葛亮和刘协等人都是神色大变,一起再仔细看向刘备手指间渗出的血迹,果然有些暗黑之色,隐隐还有些腐臭。此刻刘协早已不耐,见事情竟然发展成如此形势,也不再追问袁晖是如何混入自己这些舞姬当中,猛然起身寻到宝剑后,拔剑大怒道:“杀,给朕杀了这败坏朕兴致的贱人!”

    “谁敢?!”孙策又是大怒喝言,大步走向刘协,一把夺过刘协手中利剑,开口说道:“为父报仇,此乃子女孝义,你敢杀她,我便杀了你!”

    “你?!……”刘协一愣,他在曹操和刘备这两位权谋大师手中时,多少也被曹操和刘备的虚假尊崇给沉迷了心智。此番面对英武霸烈的孙策,终于才意识到他不过一可怜傀儡而已。

    “别说什么破马超利器,你这个从未上过战场的家伙,即便有那等利器,也不可能挥手间破灭马超十万大军。没有将士用命,良策妙谋,一切不过镜花水月!”

    “伯符,够了。”刘备的语气仍旧十分的平静,阻住气愤填膺的孙策之后,转问袁晖道:“你刚才说我还能活几个时辰?”袁晖放声凄惨大笑,眼中都笑出了悲伤的泪,片刻后才问道:“你也怕了?放心,至少还能有两个时辰等死。”

    刘备还不曾答话,曹操却先道:“你信不信在一个时辰之内,本王就能有手段使你乖乖将解药交出来?”袁晖也反问道:“你信不信这种毒药根本无药可解?即便是有,你觉得我会给你机会来严刑拷打我么?”说着便将手中的匕首缓缓举起,再对着刘备缓缓道:“刘备,此生我心愿已了,这便在黄泉路上等着你。”

    刘备知她心意,本要开口劝止,转念却想她此番前来本就抱着必死之心,如今亲手将大仇得报,更不想落在自军手中受辱,便要自己了断。刘备感其贞烈,不禁心中敬佩:“真乃女中丈夫。”

    袁晖这时也淡然一笑,道:“使君谬赞,我便在下面恭侯大驾。”言语刚落,手中的匕首便准确而快速地****了自己的心窝。看着袁晖娇柔的身子扑倒在地,众人不由也将心中怒意转为敬意。却想不到,袁晖倒地之后,又喃喃一句,令这些枭雄帝皇都为之一悚。

    “我这一死,引得千万英灵陪同,也算幸事一件……”

    “什么万千英灵陪同?”孙策急步扶起袁晖臻首,半是祈求半是威迫问道:“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用问了,”曹操耳际一动,似乎完全想通了:“此番刘使君重伤将亡,我军一部群龙无首。西川、兖州、江东三地又危报频传,如此种种……”

    “魏王是说,今夜,便是马孟起定下的决战之夜?!”诸葛亮闻言一惊,他看着袁晖的尸首,知此番刘备已是必死无疑了。袁晖怀着满腔的仇恨而来,如果不是对那毒药有十分的把握,又怎么会甘心先死?

    只不过,越想通这些,诸葛亮便越不能理解马超手段。这个时候,他满脑子当中回响起的,都是曹操之前的那一番话:干戚为何物?就是武器,就是军人!他们是独立苍生黎庶之外的特殊存在,没有仁慈,没有思想,活着的唯一职责和使命,便是以生命、以血肉为魂,完成乱世混沌当中的是非动摇!

    而就是此刻,刘备那只染血的手狠狠攥住了诸葛亮的手:“军师,最终一战了,不知我刘备在生命最后两个时辰,可否有幸看到军师的旷古神智和那等超越这个时代武器的绝妙结合?”

    诸葛亮看着刘备最后含笑的眼神,再望着曹操、孙策还有刘协这三人或质疑、或疯狂、或不屑的目光,他突然在心中升起一种明悟。好像这个纷乱波折、变幻多端的乱世,注定便需要一场华丽的决战作为落幕。否则,又怎能让后人知晓,盛世的来之不易?

    而此刻,帐外已然传来一阵如海水一样的呼啸,隆隆的马蹄声,完全踏碎了这夜下的所有阴谋、疯狂、癫乱、仇恨,诸葛亮终于忍不住凄惨又荣幸一笑:“主公,你定能看到乱世的终结……”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