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一千三百六八章 亡国之君


    此刻的大乔一身雍容宫装,当然,她还有一个显贵的皇妃身份。可惜,就在这诡异的大帐当中,她的眼中却没有一丝光亮,更多的是一种说不出的迷茫和凄迷。

    如今年纪的诸葛亮对男女内心情感,还没有太多的涉及。他难以理解大乔为何会有那样的眼神,不过,他却可以理解,为何大桥的瞳仁当中,根本没有刘协和孙策的原因:一个是她根本不爱的人,而另一个是完全不爱她的人,她身在这里,心却已死。

    当然,乱世一个女子的情怨,其实不怎么落入诸葛亮眼中的。可以说,他之所以会看大乔一眼,无非是一个美少男对于一个美丽异性的条件反应,从而触发了他最敏感的思考而已。那种思考,就跟他看到大帐里那些御用之物、刘协手中的酒爵从而有了些许感叹一样。

    所以,几乎只是一瞬间的空隙,诸葛亮的注意力就不在那个可怜女人身上徘徊。因为此刻大帐当中的歌舞,更能让诸葛亮判断出此时刘协的心态。

    此刻大帐中央用一匹白绢铺在地上,上头搁着七个朱漆盘。忽然环佩叮当,诸葛亮才觉几缕熏香飘入鼻中,馨香几醉。再定睛细看,只见刘协一个响指,示意之前因众人进来而被打断的歌舞继续。那名舞女环顾一圈之后,竟也真的不顾曹操、刘备两人的不满以及孙策身上散发出的杀气,沉静缓步而来,走到白绢之上。

    这女子头梳双髻,身穿圆领长袖舞衣,下着绿膝襕裙,双脚红丝绣鞋,脸上略施黄妆,眉心一点浓黛,双眸若星,实在是漂亮极了。不过,不知为什么,诸葛亮总觉得这女子的脸有些模糊,似乎一张不亚于大乔的绝色故意要遮掩在黄妆浓黛之后一般。她站在绢上,两脚分开,右脚踏上一只浅盘,身体后倾,摆开起舞姿势。

    珠帘后头的诸乐师琴声也缓缓而起,她随乐而起,穿梭七盘之间,高纵轻蹑,红鞋巧妙地踏在盘子边缘,与地面不时相磕,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是兴于宣帝时的七盘舞,民间极为盛行,各地舞姬都会,只是跳得好的不多。这种舞讲究的是用脚踏盘叩地,叩出明快清脆之声,合于鼓点。此时这女子可算是个中翘楚,踩踏之余,不忘长袖挥若流云,飘逸不停,恍如仙子下凡,妙艳无方。帐内曹操刘备起初不在意,但随后却也忍不住回头看了几眼。

    不过,即便如此,诸葛亮和众人的眉宇都是紧皱的,甚至,见这女子舞蹈如此精湛,眉宇上的愁容更胜之前——原因无他,因为宣帝可谓是汉代最荒yin的一位皇帝,他喜欢的这等七盘舞,更多是挑逗引诱男人的色舞。

    假如说,刘协此时观看的是六乐舞,诸葛亮和众人还会认为刘协沉湎汉室;假如此时他观看的是大风破,众人也会认为刘协以此一壮杀伐。可偏偏他选择了这等yin糜之舞,这等选择,不由让诸葛亮脑中立时浮现了一个词:亡国之君!

    “怎么?诸位为何脸色阴翳?……”刘协戏谑地看着诸葛亮和三位枭雄,双臂平举,仿佛想拥抱什么东西一样缓缓转了转身子,站定之后,突然脸色遽变,用一种真正醉入梦境的语调厉声喝道:“不用掩饰,我知道你们这些古人在想什么?无非感念我已是亡国之君,无可救药罢了,对不对?!”

    此语一出,满帐皆惊。尤其大乔的脸色急变,赶忙站起身来扶住摇摇欲坠的刘协,轻声在他耳边说道:“陛下,你已经醉了。”

    诸葛亮脸色平静无波,甚至还保持了汉臣应有的恭谦。不过此刻他心中却是波澜巨震,因为他清晰听到刘协刚才一句话的一个词:古人?

    陛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诸葛亮暂时还想不通,但他却不心急,因为他知道刘协很快就会自己说出来。此时余光瞟到曹操、刘备、孙策三人身上,诸葛亮看得出,这三人跟自己一样,也都察觉出了刘协语句当中的玄机。

    “不,我没醉!”刘协猛然一把推开大乔,看着娇弱的大乔无助地倒在地上,嗤嗤而笑:“你这个蠢女人,你现在一定很后悔,后悔跟在了我身边。你以为我看不出,这些日子,你一直都在思念马超。你肯定以为,为了我,你失去了你本该得到的一切,便该从我这里彻底攫取回来。可是你真的以为,马超威临天下,就真的要一统汉室了吗?!”

    “朕告诉你,绝,不,可,能!”刘协并指一伸,丝毫没有将大乔放在眼中,反而看着一旁杀气积蓄已至巅峰的孙策,似癫狂似自嘲一般痴痴一笑:“孙伯符,你现在是不是很想杀了朕?是不是不能看着你曾经深爱的女人,在朕的面前只如一个玩偶一般?女人这等生物,你不能对她们太好,一旦情陷,便是万劫不复。否则,马超又怎么会甩了她?”

    刘协缓步走向一直低头不语的孙策身边,甚至都不在意孙策垂下眉宇下的那丝阴寒冰冷:“陛下,请自重,乔贵妃毕竟是……”

    “是什么?”刘协一挑孙策下巴,轻笑道:“不过是证明你江东小霸王是一个败给朕、败给马超我们这些穿越人士的明证而已!”

    “陛下!你疯了?!”大乔听闻刘协已再口无遮拦,凄厉一般扑向刘协,而帐中那些舞女吓得都赶紧躲在一旁。可刘协面对大乔,身手却丝毫没有落下,一个斜跨躲过之后,就看着大乔狠狠跌倒在案桌上,娥眉上撞出一个大包昏死过去。

    不过,随后刘协他自己的身体也飞了起来,他看着远处的诸葛亮渐渐垂低,才猛然发觉自己已经被孙策双手给举了起来。曹操和刘备两人此时异口同声大呼道:“伯符,不可放肆,还不速速松手?!”

    “哈哈哈!”刘协在孙策擒在手中,丝毫没有半分畏惧,反而狂笑不已:“孙伯符,你也是一位乱世诸侯,你当想得明白,你一旦将朕扔出去,该是怎样的后果!”

    “哼,一具废物傀儡罢了!”孙策闻言冷哼一声,怒气更盛,虽然手上未动,但神情已然清醒反应过来:“供着你,你便是汉室天子。弃了你,也无所谓!”

    “你敢?!”刘协惊惧大喝,可待他清晰感到孙策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而曹操和刘备口中也不再呼喝、眼中反而闪过一抹不屑时,心中无边的恐惧才猛然如洪水一般席卷全身,他灵光急转,尖利喊道:“若是我告诉你,此役我必败马超,你还敢如此待我?!”

    “陛下!”刘备这个时候脸色急变,想说什么,又不知该如何,身体前倾又不敢上前,显得怪异非常。

    诸葛亮此时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即便手中的鹅毛扇已经快速遮住了脸面,但他觉得自己的变化还是让曹操看了个通透。曹操的眉目眨了一下之后,不动声色走向刘备,一言不发却已然将阻止的意味尽数表露。

    “必败马超?”孙策的手果然松动了两分,迟疑问道:“你确定?有何良策妙计?!”

    “无他!”刘协最终被孙策轻轻放了下来,脸上的惊怒和骄狂混在一处,最后化为一抹从容和冷漠。再一挥手,将刚才那一侧的舞姬一把搂在怀里之后,冷言指着刘备和诸葛亮说道:“破敌之法便在此二人身上,怎么?皇叔、诸葛军师,难道至今二位还未向魏王、孙将军道出实情?”

    刘备和诸葛亮面现惭色,而刘协则再度哈哈大笑,曲乐齐鸣当中,他骄声道:“你们永远不知道,在冷兵器相搏的时代之后,还有杀敌破万的凶器。此物一出,何愁马超不败?!”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