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六十九章 让他杀


    夜黑如墨,马超很喜欢这样静谧的夜晚。

    天上的星辰都未露出几分璀璨,越发使得这夜色如一只狰狞恐怖的野兽,似乎盘踞在天空之上,时刻准备择人而噬。

    散布在扶风郡城墙上各个角落的郡兵们,如潮水般涌向着扶风郡北门方向集结。铁一般的纪律,在数不清的与塞外那些羌族的战斗磨练中,已经融入了这些郡兵的骨子里。

    扶风郡北门,西凉马家的玄色大旗迎风猎猎作响,透着凝重血腥味的旗面啪啪地拍打在马超脸上,格外衬出马超冷静阴森的脸孔。马超负手而立,修长阴冷的身躯似要融入那阴冷幽暗的虚空。

    今夜,重病未愈的马家大公子出现在这城墙之上,是平西将军的命令,并且要他全权指挥这场战役!

    马超的伤病虽未痊愈,但经过三天后的调养,已经无碍他起步行走。按说,这样的伤势,马腾是不应该将马超派上城墙上的。但马超知道,今夜即便是马腾不让他参与,他自己也会站在这里。更何况,这一役,马腾还让他全权指挥!

    这一役,关系着马超的计策是否成功!

    这一役,关系着数万扶风兵马是否能击退城外那五万贼寇!

    这一役,关系着扶风郡的百姓是否能迎来一段安静平和的时光!

    而这一役,还关系着,马超是否能得到扶风郡兵马及所有百姓对马超的认可!

    这段时日,马腾已经明显觉察到马超的改变。此役,他让马超完全指挥,就是为了使马超赢得西凉铁骑的敬畏以及扶风郡所有百姓的恩德!也就是说,马腾想通过这次战役,将马超的名号打出去,从而让他成为西凉马家的一杆旗帜!

    马超感觉得到,自从自己主动与刘氏和好后,马腾就开始有意将自己往他的接班人方向培养。马超很感激自己有这样一位父亲,庆幸自己在这乱世当中,还能体验到家族的亲情!

    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后,丑哥黄渊凶神恶煞般肃立在马超左后侧,手执着一柄吓人的大刀,那刀柄与他那肌肉虬结的胳膊交相辉映,闪烁着黝黑的黑芒,身影几乎要将马超的影子覆盖。

    此刻,城墙上三千郡兵已经全军集结完毕,汇聚成黑压压一片铁甲的汪洋,那一片樱红的流苏就像是魔鬼犄角上不断流淌的滴血,透出凝重的血腥。

    不需要声嘶力竭的吼叫,不需要忘乎所以的挥舞手中的兵器,这些郡兵只需冷冰冰的往那里一站,就是一支铁骨狰狰的虎狼之师,就是守护整个扶风郡的鬼神!

    整个扶风郡北门一片寂静,只有郡兵们那粗重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天地间充盈着今人窒息的凝重,近千双森冷的眼神翘望城楼,城楼上,马超神色虽然憔悴,但屹立如山、眼神如霜。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个小小的身影登上了城楼:“大兄,父亲和庞叔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马超对马休点了点头,冰冷一笑,露出了两排森冷的钢牙,向着那三千郡兵杀气腾腾的说道:“此役,你们只需坚守住城墙,至于那些其他的,均不用理会,你们懂了吗?”

    “懂!”三千郡兵齐声喝道,丝毫没有一丝抗拒。

    “很好,今夜,就让我这西凉之锦,见识一下你们的风采!”

    马超话落,三千郡兵顿时响起山崩海啸般的嚎叫声,千柄锋利的钢刀直刺长空,狂乱、暴虐的杀机在天地之间激荡不休。

    而这时,马休机灵的眼神眺望着远处,对马超喊道:

    “大兄,快看,他们来了!”

    相较于马超来说,李堪很讨厌这样的夜色,因为这样的夜色,让他感到很沉闷,很焦躁!

    这样的夜,完全没有将刀子捅进人的身体里的那种暴虐爽快!

    程银斜眼看了一眼李堪,他知道那个虐人狂的心中又开始暴躁起来了。回头,望了一眼那些无精打采的部队,程银这次倒是主动出声吼道:“都他娘的给老子精神点,等打破了城,老子作主,给大伙儿放上三日假!想怎么杀,就怎么杀;想怎么抢,就怎么抢!”

    李堪听到程银的呼喊,觉得倒是挺对自己心思。正欲与那些贼众齐声应诺,却看到那些贼众丝毫没有多少狂热情绪,不由得心中恼怒,大喝道:“都他娘的傻了吗?给老子打起精神来!”

    慑于李堪的yin威,那些贼寇才发出一阵稀稀落落的应和之声。而杨阜看到这些,不由得摇了摇头,心中感叹:若是这群乌合之众真的夺下了扶风郡,那自己所为,究竟是对是错?

    想想那夜韩遂与韦端的交易,杨阜就不禁心中烦闷,暗暗叹了一口气:刺史大人啊,你与韩遂谋划,无异于与虎谋皮。韩遂那人野心虽不大,然急功近利、眦睚必报,手段甚是阴险毒辣,此等人物,岂是您可以驾驭了的?

    抬眼又望了一眼扶风郡那黝黑的城墙,杨阜不禁又将想法落在了西凉另一枭雄的身上:这马腾虽然也是叛军起家,但为人却是有情有义、宽厚仁德,主动受了朝廷诏安后,做的又是保境安民、融合汉羌的大事。可惜,今夜过后,西凉马家或许就会不复存在了吧?

    毕竟,乱世之中,太过仁义的家伙会死得早一些。乱世滔滔,淘出的尽是强者,却不见得是仁者。

    思忖至此,大军已然行到了扶风郡北门,静悄悄的城楼上,果然一明一暗的火把闪了三下:这是与孟他约定好的信号,杨阜知道,最后一次厮杀,该开始了!

    果然,火把刚灭,那扶风郡北门的城门就被‘咯吱咯吱’的打了开来,而那吊桥,也随后被慢慢放了下来。

    “打破城池,鸡犬不留!”

    “打破城池.鸡犬不留!”

    “打破城池,鸡犬不留~~”

    临战前,数万贼寇倒是齐声应和,声势震天:不是他们对杀戮有多渴望,而是他们知道,若是真的攻破了城池,那么,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的小命儿就可以存活下去了!

    对于生存的麻木渴望,使得这五万贼寇此时最终爆发出了最后的力气,灼热的杀机在每一名流寇的眸子里野火般燃烧。

    李堪看到这些,心头畅快无比,浑身的血液也燥热起来,大刀一挥:“小的们,冲入城内,给我杀!”

    数万贼寇此时如狼似虎,如蚁群一般,挥舞着手中的竹枪大刀,嚎叫着涌入扶风郡那此时看起来并不很宽大的城门当中。

    而立于城头的马超听到李堪这句话,不知为何却想到了《大话西游》至尊宝的经典台词,兰花指一翘,无比风sao的说:“让他杀......”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