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六十五章 刺客与刺伤游戏?


    没错,那刺客赫然就是阎行阎彦明!

    马超心思急转,脑中万千念头闪过,终于在阎行堪堪飞近他身旁时,他吼了一句:“韩遂的女儿,还在我手中!”

    这一吼,顿时让阎行吃惊不已,此刻他来行刺马超,并不是奉了韩遂的命令,而是他知道自己在战场上输得一败涂地,甚至还将韩英给葬送了。想到韩遂绝不会饶得了他金城阎家,一咬牙,便联络上潜伏在扶风郡里的刺客,打算拿马超的头颅去见韩遂。

    而当马超吼出韩英无事的消息后,阎行心中自然一惊:若是韩英未死,那就一切还有转机。此时自己若是杀了马超,那马腾自然会杀了韩英来泄愤。届时韩遂知晓是因为自己的鲁莽而害死了他的女儿,那恐怕就是再多杀几个马超,也无事无补了。

    这一时刻,看似阎行思虑万千,但事实上只是短短几秒。而就是在几秒钟的时间,却听马岱一声大吼,翻身而起,用还完好的右手一把捉住从他身边掠过的阎行的左足。阎行之匕首距马超已不足三尺的距离后,竟无法再近,然后斜着滑了出去,却是被马岱独臂给抡了开去。

    而阎行身在半空,风车般转个圆圈,将足在岩石上一踏,复飞了回来。马岱一咬牙,猛然将手中大枪朝着阎行扔了过来,而阎行其实本欲是从马超身边逃跑,却见马岱复又扔来一柄大枪,左右躲闪时,只听得哧得一声轻响,那匕首已刺入马超的胸膛。

    这一刻,马岱傻眼了、阎行也傻眼了,而更傻眼的,自然是挨了一匕首的马超......倒地之前,马超在心中惨嚎:马岱你个坑哥的货!没见阎行已经不再刺杀我了吗?!你却......

    似乎过了百年,马岱才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哭嚎,发了疯的一般奔向阎行,抢起丢在地上的长枪,夹头夹脑向阎行砸去。阎行欲抽匕首,但可能是由于心慌,竟然没抽出来。此时马岱长枪砸到他头顶,他身体突然没了骨头一般,软软一斜,避过枪头,左足直踢过顶,当的一声,正中枪杆。

    马岱双臂大震,那杆枪远远的飞了出去。便在此时,阎行已然脱离战团,正打算逃离这是非之地时,却见那倒在地上的马超猛然惊醒,奋起全身威力,一拳捣在阎行胸前,把阎行击得连退数步,口角都挂了血丝。

    此时那些侍卫已然反应过来,纷纷刀剑并举,向阎行刺去。而就在千钧一发之机,却听到大公子虚弱的说了一声:“留活口......”

    话毕,马超终于倒地不起。

    而阎行似乎也如傻了一般,任由那些刺客将自己绑缚起来,愣愣不知在想什么。

    马超再度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将自己围在了病床中央,一脸急迫关切的神情。

    马腾、马岱、庞德、马休、马铁、马云璐、丑哥、韩枫、蔡邕全都一幅参加葬礼的德行,甚至于外围的蔡琰跟刘氏(马超的姨娘,马休、马铁的亲娘)两个女流之辈,哭得跟泪人一般。

    而在最中央的,赫然是正在为马超诊治的华佗,马超睁眼的瞬间,看到华佗还是一副凝重的表情,可待了一会儿之后,华佗的脸色居然渐渐疑惑起来,口中也开始絮絮叨叨:“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神医,什么怎么可能,莫不是超儿的性命已经救不回来了?”众人当中,自然是马腾为主,他这一开口,所有人都将眼神望向了华佗,就连刚刚苏醒的马超,也不由得向华佗望去。

    “那匕首离心脏堪堪就差一寸,却是连肋骨都未刺伤。看似流血不止,实则只是皮外伤。这种情况,简直,简直就像少主是跟刺客商量好的一般!”华佗一语说出,众人均感觉华佗实在太有才了。而华佗还犹不自知,还继续絮絮叨叨的说道:“纵然是少主想让老朽在扶风郡多盘桓些时日,也不用出于下策......老朽本就已经决定在扶风久留了。”

    无怪华佗产生如此想法,实在是马超的命太大了:阎行慌里慌张的一刺,确实是刺入了马超的胸膛,可是,那一刺实在是神来之笔,看似致命一击,实则只是一点皮外伤。由此,不得不相信,这穿越人士,果然都是头顶主角光环、脚踏北斗七星,中间还是九转不死之身......

    不过,马超可丝毫不觉得自己幸运,更觉得华佗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丫的闲得没事儿会找人玩‘刺客与刺伤’的游戏?小爷没死这是命大,难道非要把自己给玩儿死了,才算是不枉游戏人间一回?

    “华神医,您老还是离开扶风郡吧......我怕我没被人给刺死,先得被您给气死。”马超忍不住出声说道,但凡是身上还有一丝力气,非得揍华佗一顿不可。

    “超儿,你醒了?”马腾第一个反应过来,温情的看着马超,差点虎目含泪,演一出儿父慈子孝的戏码。

    “大兄,您醒了?”马岱、马休、马铁、马云璐随后跟上,看样子,是要演一出儿兄谦弟恭的戏码。

    “少主,您醒了?”庞德、丑哥不甘人后,这次的戏码,应该是主明臣忠。

    “超哥哥,你终于醒了,可吓死琰儿了!”嗯,这一出儿,算得上是夫妻情深吧?

    马超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只觉满屋子影帝影后汇聚一堂,真真儿令蓬荜生辉,顿时觉得心中有些鸭梨山大了:小爷真没事儿,华佗那老货说得对,我只是跟阎行玩一出儿‘刺客与刺伤’的游戏,乃们不要这么深情好不好,搞得人家好像死而复生一般......

    最后,马超的眼神瞟到了刘氏的身上,只见刘氏欲上前慰问马超,却又踟蹰不敢前来,脸上竟是一种患得患失的神情。

    刘氏并不是马超的亲生母亲,这个,从马超日后的字就可以看出来:孟起,其中,那个‘起’是呼应马超的名中的‘超’字,意为崛起超越的意思。而那个‘孟’字,其实是兄长的意思。

    古代用伯(孟)仲叔季来表示年纪的长幼。

    伯,多为长兄。而‘孟’字,和‘伯’的意思相同,一般表字中带‘孟’字,也有长兄的意思。不过,与‘伯’不同,‘孟’字代表庶长子。也就是说,若嫡长子,表字多会用‘伯’来代替。

    别小看这两个简简单单的文字,却有着不同寻常的意味。

    以‘孟’为表字,代表着身后会有一个相对庞大的家族。普通百姓,很少在表字当中使用‘孟‘字。

    而马超的表字为‘孟起’,那就说明,马超是马家的庶长子,而由此,历史上那位马超,对于这位刘氏诸多敌意,甚至于十三岁那次离家出走,除了想要锻炼武技的意思外,其实也有逃离刘氏的因素。

    马超的生母,在马超出生时便因为难产而死。而刘氏则是马腾后来担任军司马时,另娶的北地郡士族大户刘家之女。只不过,历史上那位马超性格偏激,从未对刘氏有过好脸色,这也导致马超重病之时,刘氏却未来探望的原因:非是不来,而是不敢来,原因便是怕惹得马超不快。

    不过,此马超已非彼马超,知晓了这其中的来龙去脉后,又看到刘氏那一幅踟蹰的样子,马超便张了张口,轻声说道:“超儿卧病在床,未能给姨娘请安,还请姨娘勿怪。”

    “啊?不怪不怪,你刚才唤妾身姨娘?”刘氏纵然是大家闺秀,此时听到马超主动与自己说话,也是慌忙应答,而待反应出马超的称呼时,一时眼中竟又流出泪来。

    “姨娘,超当初年少无知,偏激自私,多次伤了姨娘的心,还请姨娘不要怪罪。”看到刘氏一幅激动欣喜的模样,马超只感觉历史上那个锦马超也太不近人情了。不仅嗜杀冷酷,还隔绝亲情,怪不得那个家伙会一败涂地。

    更何况,北地郡刘氏,可是名门望族,马家此时盘踞扶风郡,距北地郡之间,也只隔着一个新平郡,若然能......不得不说,自己这便宜老爹的隐形资源,还真是广博啊!

    ‘超儿,果然长大了啊!’而马腾看着马超的此时恭良孝淑的样子,哪里想得到马超那些花花肠子?

    身为马家族长的马腾,此时直觉心中所有的郁结全都解开了,看样马超的眼神,别样温柔:马家有此麒麟儿,夫复何求?西凉日后的荣耀,定然会落在此子身上啊。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