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六十二章 貌似有门儿!


    “父亲,敌军与我军接战多日,难道连我们扶风郡的兵力都未摸清?”父子一番寒暄后,马超的注意力也被昨夜的‘攻心战’给吸引了过来,出声问道。

    “嗯,应该是不知道的。我一直未让西凉铁骑出场,想来,这贼寇昨夜就是打得如此心思。”连日来的守城,使得马腾也有一丝疲累,眼睛里布满血丝,却仍是声音洪亮的回答道。

    “既如此,那李堪、程银第一次看到您登城时,是何反应?”马超神思一动,但看得马腾神色还是有些忧虑,便又继续问道。

    听得马超如此问话,马腾思考一下之后,似乎还真想起了什么:“确如你所说,貌似我第一次登城的时候,那李堪和程银,似乎有那么一丝的错愕......看样子,似乎就想立刻退兵,可是后来不知为何,才又开始决定攻城的。”

    “这就对了。”马超点了点头,继续对马腾说道:“父亲,若是庞德与丑哥还有余力的话,就让这二人各率领五千西凉铁骑去冲杀一阵。”

    “嗯?如此不可,那西凉铁骑,可是为父最后的底牌,若是被敌人知晓了虚实,那扶风郡岂不是暴露在敌人的耳目之下?”马腾听到马超如此安排,一时不知为何,急忙拒绝,但似乎又想到自己这个儿子在草原上的战绩,试探的问道:“超儿,你为何会出此计策?可知现在天色已明,贸然出城袭营,甚是不智。”

    “父亲,昨夜您只想到敌军是攻心战,想来试探我们扶风郡的虚实,但您可曾又想到,这莫不是贼众的疲军之计?”马超本欲将所有来龙去脉都跟马腾说说,但此时他身体毕竟虚弱,无力说太多,只是简单继续说道:“若是孩儿所料不错,贼众此时定然在养精蓄锐。毕竟,这些时日的攻城,已经耗费了敌军的不少心力。而李堪、程银无谋之辈,对于我军袭营,必不多做准备;李堪又多不体恤士卒,恐怕士卒也心怀怨恨,此次冲杀一阵,说不定还有不小的收获......”

    “哦?”马腾深深思索了一下,只觉得马超说得也在理,便说道:“若如此,我便去试上一试。超儿你安心养病,料想那些乌合之众,还攻不下扶风郡,超儿毋须多忧。”

    “那超儿在此恭祝父亲旗开得胜。”马超拱了拱手,笑嘻嘻说道:“哦,对了,这次战后,务必将战果与孩儿说一下,若是如孩儿所料一般,那破敌之日不远矣。”

    马腾点了点头,看到一旁眼睛发亮的马岱,不由得说道:“岱儿,莫要学你大伯如此无谋,你大兄胜大伯十倍,若你有意,可要多向你大兄学习。”

    “岱儿知晓,不过......”马岱欲言又止,而那眼神,却瞅到了马超身上。

    马超笑了笑,焉能不知马岱想法?想了想之后,便对马腾说道:“父亲,城中应该有两万西凉铁骑,若是可能,便让岱儿领两千军,去接应庞德丑哥,父亲可领众军压阵。如此一来,纵然超儿所料有错,亦不会折损太多。”

    “然。”马腾复又点头,直叹马超算无遗策,马家后继有人。

    “谢大兄!”马岱听得马腾同意自己领兵,虽只是接应,却也兴奋不已。

    马腾与马岱走后,马超准备再睡个回笼觉,如今他伤势未愈,睡觉又是恢复身体的最佳办法,他自然睡得丝毫没有心理压力。

    可还未闭上眼睛,便又看到华佗扯着一张脸来与自己瞧病。马超自从知道这老头儿就是华佗之后,便对华佗甚是恭敬,毕竟,这位悬壶济世、心忧天下疾苦的老中医的医德,可是现代社会几乎要绝迹的珍贵宝藏。

    而由于马超近些天的改变,华佗虽说没什么很明显的回应,但脸色却是好了许多。闲暇之时,也肯跟马超说上几句话。不过,今早华佗的神色看来甚至疲累,马超心中一动,便知是为何了,心中思忖着:自己是不是试探一下华佗,看看他有没有留下来的意思?

    要知道,华佗神医,也是扶风郡一份求不来的大宝藏。若是发挥运作得好,那作用绝不亚于三万西凉铁骑!

    “公子天赋异禀,这些天看来已经过了危险期,只要悉心调养,不再贸然动武,相信一、两月之后,自然会痊愈。”查看完马超的伤势,华佗的神色才稍有缓和,毕竟,像华佗这样的医生,看到患者的伤势有所起色,心中总是会愉悦几分的。

    “多谢华神医连日来的诊治,小子无以为报。”马超躺在病床上,仍旧做了一个简易的拱手之礼,然后才问道:“超观华神医神色不愉,想来,是昨夜一番攻守,又使扶风平添不少伤员,惹得神医操劳一夜吧?”

    华佗看了一眼马超,心想这公子虽然色心滔天,但察言观色及推测论断的本领倒还是真有几分,但同时想到马超也是一员将军,便没什么好气的说道:“乱世无义战,公子可知,一将功成万骨枯?”

    “老神医言之有理,但身逢乱世,大丈夫自当进可达济天下,退可保郡安民。昨夜一战,按说自不是什么义战,但老神医可知,若是我们扶风郡的士卒不奋死抗击,任由那些贼众攻入城中,那扶风郡十余万百姓,将会陷入怎样的悲惨境地?”

    华佗听到马超所说,也知是自己太过悲天悯人了。身在乱世,又岂能避免战乱?不过,想到他这些年来的所见所闻,心中仍不禁一悲:“公子所言有理,只不过,元化生年,战乱频起,天下动荡,疫疠流行,民不聊生。当今居世之士,只知竞逐权势,追名逐利,不问民间疾苦,不留心医药,精究方术,以解民疾苦?所以我痛下决心,苦学扶危济病之法,幸有所成。然一番云游救治下来,最后却痛心发现,我需要的医治的,不是疾病,而是这个患病的世道啊!”

    “老神医心念苍生,小子敬佩不已。然老神医医术精湛、妙手回春,正当为天下苍生解除痛苦,切不可妄自菲薄。然圣手只有老神医一位,被医治者却遍布这大江南北,老神医纵是分身有术,亦不能全都救治......”马超眨着眼睛说道,这番话,却是已经在试探华佗了。

    而马超却不知,这番话,恰恰说道了华佗的痛处上,所以,未待马超说完,华佗就插口道:“公子所言极是,堂堂汉朝,多少黎民每时每刻都在遭受疾病困扰,而江湖那些行走郎中,大多又是半路出家,胡乱医治,反而使一些患者病上加病,甚至于一命呜呼,老朽每每看到这些,均心如刀割......”

    听到这里,马超眼前一亮:这,貌似有门儿啊!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