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六十章 坚城防守


    趁着城上之兵难以冒头出来垂直向下射箭,那些攻城的贼寇高举盾牌,飞快而有条理地竖起众多的云梯,开始向上攀登;另有二三十人推着以大木桩简陋钉成的冲车,也在顶着数层厚牛皮的庇护下来到了城门下,巨大的撞击声把号角和军鼓都压过了。

    城上的守军一阵慌乱,似乎还有不少人摔到在地。马超看到这些,心中竟对马腾的能力有了怀疑:自己这老子,就如此不中用?怎么自己刚一来,就看到城门快被攻破了?

    马超虽然还从未有过坚守城池作战的经验。但他从电视上也见过,遇到这种情况,守军应该立即放下滚木和落石,同时用拒杆将云梯撑倒,稍有迟疑,容攻城军登上城墙,那便大势已去。

    果然,马超看见,十几名贼寇先登已经快手快脚的上来了!

    马岱看到情况危急至此,一把抽出腰刀,似乎就要上阵拼杀,可马超却是冷静的皱了皱眉,对马岱说道:“冷静,现在还没到需要你拼杀的时候。”

    “大兄,你没看到,城要破了!”马岱急道,若不是他素来以马超为偶像,恐怕就要跟马超吵起来。

    “不可能,父亲就算准备仓促,也不可能如此。想来,父亲应该是还有什么后手......”马超从来不敢小瞧历史上任何一位人物,尤其是他那个能以一贫寒农夫混到西凉军阀的便宜老子。

    可是,如今这情况,貌似还真没什么热闹瞧的了:城墙是城池重要的防御工事,也是守军赖以御敌的心理屏障。如今才遭受一击就迅猛地被突破,这对守军的斗志是极大的打击,素质稍差的部队十有八九就直接崩溃了。

    “大兄,快看!”马岱突如其来的惊叫,使得马超抬头张望到。

    以马超此时的视角,他正好看到两名贼寇先登拖着鲜血的尾巴,正手舞足蹈地从城头坠下。接下来是第三个、第四个......没几下功夫,刚上去的贼寇军士兵统统变成了尸体,被丢下城墙。

    马超睁大了眼睛,感到有点惊奇:炮灰过后,这攻城的先锋最最关键不过,所以担任此职的,要么是军中武艺出众、视死如归之勇士;要么就是犯了军法,欲借此戴罪立功的死囚。扶风郡兵明明被突袭得手,看似军心已经大乱,怎么现在又反将那些死士切瓜砍菜一般斩除?

    “喂喂,大兄,你快看,原来是庞叔与黄叔”马岱眼明,一把指向远处。

    马超扭头一看,正好看到一名贼兵跳上城头,还没站稳,血光迸溅之中,人头飞上了半空,无头的尸身被人一脚踹得向后倒,将云梯上跟在后面的几名士兵都带了下去。而那个勇猛的彪形大汉还在垛子墙后探了探头,随即又快速缩了回去,看样子,那彪形大汉似乎是想看看那贼寇飘落的轨迹美丽不美丽......

    而更远处的丑哥似乎要好一些,但马超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这丑哥其实更是丧心病狂,因为他从来不杀死敌军,而是始终靠着蛮力,将那些爬上城墙的敌人,活生生再给扔下去......

    “这丑哥,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风sao啊......”马超无奈捂头,只觉自己挑出来的那些大将,没一个将性命当回事儿的。

    而随着庞德和丑哥的发威,这个时候,城墙上的形势已发生了逆转。

    这一瞬间的喘息,那些郡守军已经从一时的慌乱中镇定下来,开始了反击。

    二十多具云梯被长长的拒杆一具一具连人撑翻。上百名贼寇落下来,有的摔在地上,一时爬不起身;有的砸在别人身上,几人撞在了一起;还有的正落在别人的兵刃上,大腿被捅了个窟窿,坐在地上惨号不已。

    此时,滚烫的油自城头浇下,接着落下来的是点燃的火把和干草,城下顿时变成一片火海。一些身手敏捷的士兵连滚带爬地躲开,但还有不少人都被裹在里面,惨叫之声不绝于耳。二百多尚存余力的士兵冲出火海,全身着火,挣扎着往回逃,他们中的有些人因此被城头弓箭射倒,有些人跑到一半就力竭倒地,任火焰将全身包裹;还有些伤得不重,先脱了沾了油的甲胄战袍,滚倒在地扑灭了火苗,灰头土脸地跑回来。

    而最后,那些守兵又对准城门处厚牛皮下的冲车,倒下了大锅大锅融化的锡汁还是铅汁。顶上的牛皮有数层之厚又浸了水,本不可能被烫穿。但掉到地面的液体溅起来,正粘到一人的腿脚上,那人站立不稳,惨嗥着摔倒,又撞到其他的士兵,使严密的盾防御登时露出了好几条缝隙——闪亮的液体淋下来,那二十几人无不体糜肉烂,倒在地上辗转呼号,最后一动不动。

    看到这里,马超有些明白了,这城墙上的郡守兵,除了那些操纵弩车的老兵外,剩下的,应该都是新征召的新兵蛋子。毕竟,扶风郡虽然有一万郡守兵,但这攻城战已经有了至少三四日的时间,那些老兵纵然死伤不多,也应该被马腾编成临时机动队或者候选队,用以关键时刻的补充和拼死一搏。

    当然,马腾还有两万余的西凉铁骑。但是,那两万人可都是骑兵,不可能用在在守城上面。或许,这两万人,才是马腾最后的底牌儿,打算用来跟城下贼众拼个你死我活的。不到生死存亡的时刻,马腾应该会打死也不用的。

    所以,这段时间,马腾应该是临时征召了一些新兵前来守城。而这次的攻城之战,马腾还有可能是用那些新兵的性命,来练兵了。

    慈不掌兵!

    这一点,马超不认为身为大将的马腾那里做错了。但身为一郡统帅,只是这样跟敌军拼消耗,实在有些不智了。

    就在马超还在思索的时候,他突然听到城墙上一片欢欣鼓舞,士气大振。

    此时敌军攻城器械尽毁,剩下的数千名贼寇又难以靠近城下,箭矢和石块雨点般落在他们的头上——原先由于攻城军冲得太快而难以瞄准,可现在却大大地不同。前进无路也没有听到鸣金的攻城兵们进退两难,变成了一个个活靶子——守军里大约有不少优良的射手,他们三五人一组,隐蔽在城头涌涌士兵当中,就着火光,专挑什长、都伯等下级小将官放箭狙杀。而那些操纵弩车的老兵,更是奋起威风,一时间,但凡箭矢离弦,目标必定溅血倒地。

    这个时候,攻城军被打散了建制,这些下级将官的阵亡,使士兵们没有了指挥。无所适从、心慌意乱的他们开始掉头逃亡,开始是一个两个,然后越来越多,最后数千人全都变成散乱的队伍败退下来。

    看来,这场攻城战,今日到此就应该算是结束了。而马超,眉头却越皱越紧了......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