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五十九章 有古怪


    在马超看来,将领的勇武与谋略,是决定一场战役胜利的两个不可或缺因素。

    真正的武将,一举手,一投足,一个动作,都可以让三军辟易。真正的武将,决阵于两军之间,拼杀于生死之侧,是战役之魂、士气之源;真正的武将,不知疲倦,不识辛苦,攻似电光火石,动如狂风巨浪,是战场上真正的霸主。

    这些,在任何一场战役当中,都是不可忽略的因素。

    但是,一场战役的胜利,还必须有个前提,那就是如何用最少的兵力,最少的损失,来达到最大的战果,再深远一些,一场战役,有没有打的价值,或者说打赢打败对日后集团的发展有没有助益,这些,却不是一个武将需要考虑的事情,而是一个谋主的职责。

    所以,刘备当年在战场上频繁摇动一面上书“平原刘玄德”的旗帜,奇怪的是却一直没有搞出什么名堂,以至颠簸了十多年,竟得到野心家袁术这样一份评价:“术生年以来,不闻天下有刘备”。而之后,刘备得到诸葛亮,却可以崛起与新野小城,直至后来鼎定益州、三分天下,这充分说明,一位优秀谋主他的谋略的重要性。

    同样,现在这个情况,以马超看来,就是因为扶风现在只有武将,而没有谋主的原因:贼众虽多,但以马腾为首的武将,单凭武力前去破敌,纵然最后会胜利,却也不会轻而易举取得利益的最大化。

    “岱儿,你与父亲说一下,过两日,待我能下床行走时,我要去城墙上看看战况。”思虑至此,马超不由得对马岱说道。

    “大兄,您......”马岱有些迟疑,毕竟,马超现在的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莫要多说,父亲既然已经给了我充分发挥的空间,那我就不能让父亲失望。”马超摆了摆手,示意马岱退下。

    虽然马腾集团现在看似有一个不错的开头儿,但马超还是由衷觉得,马腾手下可用之人实在太少了。例如如今这个情况,单单是贾诩外出、孟达公干,马腾就不得不靠着兵力与贼寇死拼,而且,扶风郡日后还要大兴经济、励志发展,日后千头万绪的事儿还多得很,单凭马超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忙不过来。

    ‘看来,无论是那个时代,人才!还是需要人才啊。’马超闭了闭眼,最终还是继续昏睡了过去。

    又三日,内虚无力的马超在马岱的搀扶下,登上了扶风城的城墙。而这时,也正是众将指挥士兵抵御贼寇攻城的时候。

    这段时间马超身边只有马岱陪同,虽已登城墙,但他一不明战况,二不晓布置,也就没刻意去指挥什么。甚至,连跟马腾、庞德、丑哥等众将领打招呼都没有。

    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那些扶风郡兵们,是如何抵御敌人攻城的。

    幸好,在敌人四面八方同时进攻的这种攻防战里,马超也根本无从指挥,马腾虽不是一员优秀的统帅,但大将之职,他还是担得起的。看样子,马腾对敌人的攻城早就有了布置,四方将领均率领部下各守岗位,另外还有一支机动的候补队伍,随时准备填补攻势猛烈的地方。

    而久经战争的扶风郡战士们,自然也知道如何来应对敌人的进攻,他们以伍为单位,井然有序的排列,威力更大的弩机使他们有了更远的攻击范围和更强大的穿透力,人言临敌不过三,也就是弩机自敌人进入射程之后,只能用三次,就要面对敌军的肉搏,无法再用了。但由这些老兵操纵的弩兵,却以最快的速度轮流发射,大大增加了发射的次数。敌军在射程之外时,没有一个士兵会放出一支弩箭,但当他们进入有效射程之后,从天而落的箭雨便如蝗虫一样,扑天盖地的落了下来,穿透敌人单薄的皮甲,把敌人钉在地上。他们的每一次发射,几乎都使敌军损失惨重。

    仅仅眨眼之间,扶风城外便化为尸体的海洋。战争的血腥,充分的体现了出来!

    弩箭的威力,特别是由久经战场的老兵操纵的机弩的威力,其可怕之处是难以想象的,面对它,除了后退,便只有死!

    ‘千斤之力挂于一寸之牙,发乎半指之力,其妙无以复加矣’马超看着那些老兵熟练得操纵着弩机,当真第一次感到先进武器对古代这种攻防战的重要性,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如果说,敌军的阵容之强大,会令人胆寒,那么眼下扶风郡军弩兵这种几乎是单方面的杀戳,则让人身心皆冷。在如雨的精准的弩箭面前,人的生命是那样的脆弱,一时间,天地间只有弩机的弦声、箭雨的呼啸声、射中身体的钝声、濒死者的惨叫声。

    离城二百步,已成死地!已成绝域!

    马超清晰看到,纵然看似敌军有三万余人还在发起着汹涌的攻城战,而且,似乎已经快冲到了城墙出,但就是这短短的五百步距离,却是用几千名士兵的性命铺就的!

    可是,贼众却仍不退缩,悍不畏死的敌人士兵大叫着,执着巨大的坚盾踏着如山尸骨直冲上来。城头上二千石的守城弩呼啸了,这种巨箭轻易的刺穿巨盾,洞穿数个人的身体,或连人带盾撞得稻草般飘飞起来。

    可是,守城弩毕竟有它的死角和致命缺陷,那就是不能近距离杀伤敌军。敌人在顶过一阵雨射之后,有四千多名贼寇成功扑到城下。他们军纪散乱,士气败坏,没有丝毫令扶风郡兵闻风丧胆的精锐之师的影子,但是,这些人似乎却有着长年累月在沙场中磨炼出的纯熟技巧和战场直觉,他们当中的绝大部分人轻而易举就跑到弩箭的死角,躲过了箭雨的袭击,几乎是毫发无伤地来到城下各就各就位。

    马超知道,先前那一波的士兵,恐怕就是那些贼寇派来的敢死炮灰,而现在这开始登场的,恐怕才是贼兵的真正精锐。

    马超越看越觉得怪异,那双好看的眉毛紧紧拧到了一块:按说,假如这些贼寇真的是李堪和程银临时拉拢起的乌合之众,那是根本不可能组织起如此汹涌的攻击的,也不可能同马腾打了这么长时间的攻城战。

    甚至,进一步考虑,贼众少说也六七万人,而他们久攻扶风郡不下,士气早就该耗尽了。就算士气不低落,那粮草也应该跟不上了。可现在看来,似乎一切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有古怪......’马超摸了摸鼻子,皱着眉给这些贼寇下了定义。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