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五十八章 马岱


    又过三日后,马超在华佗的精心照顾下,已然可以下榻了。

    不过,华佗对马超的态度,仍旧是不冷不热。而马超也没法解释他抱着那少女的重要性,就一直任由华佗用那种极其鄙视的眼神看自己。

    马超心想,若不是自己老爹的名声要好一些的话,恐怕这嫉恶如仇、耿直磊落的华佗神医,说不定都不会搭救自己吧?

    不过,反正日子还长,而马超一时也没想出留下华佗的方法,就仗着自己大病未愈的理由,死皮赖脸要华佗留在扶风郡给自己诊治调养。而华佗也心忧那些战场上被抬下来的士兵伤势,也就没离开的意思。

    而这日,马超正在榻下慢慢活动身体,便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紧跟着房门被拉开,一位少年端着一个陶碗进来,“大兄,你怎么起来了?”

    “马岱!”

    不错,来人正是马超的族弟马岱,马超仔细看了一眼面前这少年,只见他的相貌与自己倒是有几份相似,剑眉直鼻,英气勃勃,也是一位美少年。只是个头稍矮,体型更壮,肩背俱厚,一副踏实沉稳的模样,浑不似个十四岁的少年。

    马超站起身来:“躺的太久了,身子骨有些发僵。所以起来走走,顺便活动一下筋骨。”

    “嗯,适当的活动,倒也是一桩好事。”马岱虽然还年幼,但说话之间就带着一股稳重的气息,隐然有了些大人的风范。他说着话,便把陶碗放在榻上的圆木墩子上,拱手扶着马超过来:“大兄先把药喝了......城门处的防备不可松懈,一会儿小弟还要赶回去当值。喝了药,再睡一会儿,有空再来看大兄。”

    马超眉头一皱,凑过去看了一眼黑乎乎的药水,嘴巴里一阵发苦。

    但他还是咬着牙,把那陶碗端起来,捏着鼻子一饮而尽。

    原因无他,马超知道,这药水虽然发苦,却价值不菲。为了补充气血,马腾特意吩咐华佗尽管往好药上开,而就这一碗药,其中至少就有五支老参当药引,价值两金。穿越前马超就不是啥金主儿,现在虽说富裕了,可要让他如此糟践一碗至少价值两金的药,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把药水喝完之后,马超复又躺下来,轻声道:“岱儿,我什么时候能够康复?”

    马岱道:“华神医说你似乎是强行透支体内的精血,虽已然提升身体境界,可是基础却不牢固。加之大兄你气血耗尽,想要完全康复,至少还要二三十天才成。不过华神医也说你体质特异,这些日子气血已经有所恢复,已然可以恢复练功了。但要记住,三月之内绝不能强行动武,反而会令气血有亏。”

    马岱皱着眉头说着,最后,似乎还挺惋惜的说道:“可惜,咱扶风郡这里没有百年辽东老参。华神医说,若是有百年老参做药引,说不得能加快复原,最多十来天就能康复。”

    百年辽东老参?

    马超暗自呲牙......他现在食用的老参,大概有二三十年的年份。一支老参便要五六千钱,若是百年老参,这价格恐怕要翻几倍,没有三五金根本别想得到,而且还是有价无市那种。

    战乱之时,医师最为珍贵。

    而那些能够培元吊命的药材,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马超也没有奢求能找到所谓的百年老参,只是看到马岱一脸惋惜的模样。真真儿感觉西凉马家真是土匪出身,太他娘的有钱了!

    不过,貌似自己现在可是西凉马家的大公子,这马家有钱,难道不是好事儿吗?

    “岱儿,那百年老参......爹爹当真打算买?某可是听说那老参价值不菲......”

    丢人啊!纵然已经是西凉马家的大公子,可骨子里,还是那位没见过大钱儿的技术员......

    “大兄这是说得什么话?别说是百年老参,就算是再贵重百倍的灵药,大伯也铁定不会眨一下眼的。”马岱疑惑的看了马超一眼,直感觉这大兄两月未见,有些不一样了,但随即就放下这些猜想,继续说道:“就算大伯不给买,大兄自己现在也是富甲一方,些许老参,还不是要多少买多少?”

    “富甲一方?什么意思?”马超虽然知道自己最近抢了不少钱,但脑中一直没有一个确定的概念。尤其是,目前他自己衣食用度之类的,都还得向马腾伸手要钱。这下,怎么听马岱的意思,好像自己一下成李嘉诚了?

    “哦......大兄有所不知,大伯前几日已经决定,让大兄独领一军,便是由那刑骑营为底子,再招募一些精壮,凑成五千人与大兄。而一切粮草用度,均由大兄自己操办。而之前大兄从草原上抢夺过来的财富,大伯分文未取,全都交由大兄自行支配。”顿了一顿后,马岱可能是感觉有些口渴,喝了一口水后说道:“就连我,以后也要调到大兄部下,听从大兄的安排。大伯说,大兄您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纵横沙场了,而我如今也已经是满了十四岁的儿郎,也当随大兄出来历练一番了。”

    ‘嗯?这马腾,不愧是草原上的枭雄,不仅要马家的子弟尽早接受残酷的现实,还完全给权放养,怪不得这马家的儿郎,几乎没一个孬种。恐怕跟马腾的教育方式,是分不开的。’马超默默点头,对于这种狐狸式的生存教育,还是比较认同的。

    “岱儿,那李堪、程银攻城已有数日......”马超突然想起那城门的战事,碰巧马岱说他还要去城门当值,明显是知道一些情况的,就将心中的疑惑说出:“那李堪、程银不过是草莽之流,纵然手下有六七万兵马,可我们扶风郡也有三万大军,另外,贾诩老狐狸深谋远虑,妙计无双......”

    “大兄不知道?贾军师并未在扶风郡!”马岱听得马超说道贾诩,赶紧出声打断。

    “什么?!贾诩那老狐狸跑了?”这一句话,可惊得马超有些失神:贾诩那老狐狸前脚儿还说要与自己一起,开创一番羌汉平等的新局面,后脚儿就溜得没人影儿了?

    “不,不,大兄误会了,贾师傅并非跑了,而是在李堪、程银未攻城之前,就随那吕布一起回长安了,说是替大伯争夺一些利益......”马岱毕竟年幼,贾诩去长安之事,他只能说出这些了。

    ‘嗯......打得好不如说得好。自己虽然在塞外取得了辉煌的大捷,但若是只让吕布回去报功,那他多多少少会说不清事情的原委。而贾狐狸应该是早就看到了这点,再加上他在长安毕竟有些人脉,此时若他不亲自去活动一下,恐怕他就不是贾狐狸了......’马超心中默默想通这些,才微微放下心来:只要不是贾狐狸跑了,那就怎么着也行!

    “那孟达呢?纵然贾军师不在,孟达他也有勇有谋......”马超纳闷了:那孟达虽说未经大阵,但学识谋略已成,若说已然二十多岁的孟达弄不出一个计策,嗯...不说完全击败李堪、程银,那至少应该击退这些贼寇吧?莫非这孩子还再耍大腕儿,玩儿什么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把戏?

    “大兄......您真记不得了?”马岱忍不住摸了摸马超的前额,以为马超烧糊涂了:“孟将军一直在北地郡,还是您临走前,让他主事汉羌...汉羌贸易一事,根本没在扶风郡。”

    哦?

    两个都不在?

    那怪不得打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打赢......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