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五十七章 华神医


    一袋子土豆在二十一世纪,价值不过几块钱,但在这东汉末年,那就是万金难换的宝贝!

    土豆,学名马铃薯,一般在沙地、旱地就可生长,亩产量惊人。按照汉朝的计量单位,一亩至少能产十五石。且耐储藏,收获之后,只要存储得当,可以放到来年不坏。宜菜宜粮,穷苦人家哪怕不吃粮食,只吃土豆也能活命。

    假如不是自己无意间将这一袋子土豆带到东汉末年,那它的出现,就需要汉朝大军穿过茫茫的太平洋去美洲才能弄来。

    而且,马超带来的,还不仅仅只有一袋子土豆,还有其他农作物种子,单单说其中最常见的玉米种子,就可以完全改变汉朝一年一季收成的状况!而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在同样一亩地、同一年内,完全可以收获两倍甚至更多的粮食!

    并且,马超带来的还不光这些亩产高效的作物种子,还有西红柿、茄子、四季豆、黄瓜、辣椒等蔬菜种子,它们的到来,完全可以打破并丰富汉朝人民的饮食习惯!

    想到这里,马超的呼吸就越来越沉重,他突然感到那一袋子土豆不是土豆,那些种子也不是种子,而是数之不尽、利人利己的大商机啊!

    可马超他毕竟整整昏迷了三天,才算醒过来。四肢无力,脑袋发昏,两腿更是发软,根本无法行路。不过,经过医生的诊治,问题倒是不大,除了一些皮外伤外,那老中医就留下了一句话,差点让马超暴走:

    “气血亏空,需慢慢调养。年轻人当注意身子,莫要被酒色淘空身体......尤其不要强抢民女,须知一山更有一山高,多行不义,自有人会拔刀惩恶!”

    那老不休的医生说这番话时,目光非常怪异,甚至,还有些厌恶。

    马超快被气死了,那家伙分明是说他纵欲过度所致,还自作聪明的认为马超是上街强抢民女,被人给打成了这些......

    那老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他是在给谁看病?这可是郡守府,自己可是堂堂平西将军的儿子、大汉昭武将军,要是真上街强抢民女,又有谁敢跟小爷动手?呸呸,小爷本身就长这么帅,用得着强抢?呃......也不对,小爷根本没有强抢民女的心思!

    这谁找来的极品老庸医?!

    我记住你了......风水轮流转,你可别落到我手里!

    不过,不管这庸医是否误会,的确是有些本事。他开的那个方子,就是马超昏迷的那些天,一直被硬灌进嘴里的药,硬灌了三天后,这马超还真的苏醒过来了。之后,身体也随之迅速康复,那些虚弱感,也在慢慢消失。

    最后,待那老中医走后,马超忍不住问了问那老奴:

    “这老家伙到底是谁?怎么脾气这么臭?”

    “少爷莫要乱说,这可是老爷重金请来的神医。医术无双、妙手回春!而且,若不是这几日他恰好云游到扶风郡,您还真遇不见他......”那老奴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生怕马超冒犯那老神医一般。

    马超看到这老奴这幅模样,愈加奇怪了:虽说汉末那医生的地位的确不算低,可自己也算朝廷命官,怎么感觉这老奴尊敬那老中医要比尊重自己还厉害?

    “少爷不知,这神医姓华名佗,字元化,乃是当世有名的神医。就连朝廷里的太尉黄琬征召他出任做官,他都没有答应。老奴还听说,徐州沛相陈珪推举他当孝廉的请求,也被他拒绝了。神医一生立志,只愿作一个平凡的民间医生,平日总是擎着金箍铃,到处奔跑,为百姓解脱疾苦,真真是活生生的老仙人啊!”

    “什么?你说那老庸医居然是华佗?”马超这下惊讶了,自己这随便一病,居然连汉末三大神医之首的华佗都见到了?

    东汉末年,共诞生了三位杰出的医学家,史称“建安三神医”。其中,董奉隐居庐山,留下了脍炙人口的杏林佳话;张仲景撰写《伤寒杂病论》,理法谨严,被后世誉为“医圣”;而华佗则深入民间,足迹遍于中原大地和江淮平原,在内、外、妇、儿各科的临证诊治中,曾创造了许多医学奇迹,尤其以创麻沸散(临床麻醉药)、行剖腹术闻名于世。后世每以“华佗再世”、“元化重生”称誉医家,足见其影响之深远。

    而更令人扼腕的,是华佗曾把自己丰富的医疗经验整理成一部医学著作,名曰《青囊经》,可惜因为入狱后所托非人,最终没能流传下来。

    “可不许乱说,少爷。那可不是就是华神医,这几日,若不是华神医施展针灸神技,少爷焉能恢复得这样快?”那老奴见马超仍是一副死不改口的德行,不禁有些恼怒了。可碍于马超毕竟是他的主子,便只能千方百计说华佗的好话。

    “若然真是华神医,那他悬壶济世之举,也确实令人敬佩。”马超看到那老奴急怒的模样,也赶紧改口致歉,不过,马超还是纳闷:那华佗为啥会认为自己是去强抢民女了?

    “少爷有所不知,您昏迷当时,双手死死抱着那名羌族少女,掰都掰不开。而老爷又是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华神医,若不是他扎了您两针,怕是您说什么也不会放开那姑娘,那时,若是让蔡琰小姐看到,恐怕......”说到这事儿,纵然那老奴见惯风雨,但恐怕马超这等昏迷之中,抱得女子都不放的,恐怕还是第一回,因此,他那张老脸有种说不出的表情,明显是憋得笑不出来的那种难受......

    “想笑就笑吧......”马超看着那老奴难受,忍不住一脸落寞的说道。

    而那老奴却是打死也不敢笑,甚至,还直接跪倒了地上,叩头如捣蒜一般求饶道:“老奴不敢,老奴错了,少爷莫要杀了老奴......”

    马超看着那老奴,一脸无奈,心想那以前的锦马超还真是杀人不眨眼,积威之盛,就连自己穿越一月有余,仍未能让这些下人转变看法。

    “不对啊,从塞外至扶风郡,至少也得行走四天,若我这四天一直抱着那女子,那怎么可能?”马超想到这里,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四天里,就算那女子甘愿躺在自己怀里,可她总得吃喝拉撒吧?

    “这个老奴就不清楚了,反正老奴见到少爷之时,少爷就是跟那少女躺在一个担架上的......”看到这个少爷似乎没有当初那么凶厉,那老奴的话也多了些。可无奈还是惧怕马超的性情,最后温声说道:“少爷,您这次气血几乎消耗殆尽,华神医说是需要慢慢调养恢复,否则的话,还可能会酿成大祸。少爷,您还是再歇息一会儿吧......”

    “嗯。”说了一些话后,马超果然感到有些疲累了:这一天脑子里的事太多,一方面是城门外的战事;一方面是农作物的种子;一方面又是华佗神医;还有那蔡琰跟那韩遂闺女......

    想着想着,越想越觉得头疼,不知不觉间,马超又睡着了。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