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五十四章 那名少女她在哪?


    这一次,马超又在浑浑噩噩当中,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马超梦见自己孤身穿越数百里不毛之地,打算去探究黄河的源头,结果在万里雪原上遇到了成百的雪狼。

    他凭借自己的勇武,击毙了不下数十头雪狼,但是毕竟寡不敌众,在长枪折断,臂膀被咬伤后,被迫一路向南奔逃。梦中那时自己还小,不仅骄傲,而且无知,所以不愿意就此回头,企图在前进的过程中设法甩掉狼群,继续自己探源的旅程。但这么做,却是最最错误的。在不熟悉的地形里想要甩掉狼群无疑是做梦,反而由于不断踏入陌生的地域,而聚集来更多的狼。

    成千上万的饿狼,紧追不舍。马超的心情惶恐不安、孤独悔恨。

    可是,他还是要在空气稀薄的雪原上,没日没夜的逃跑和厮杀,雪亮的牙齿、数不清的绿色眼睛、滚雷一般的低吼、此起彼伏的望月嗥叫......

    最后尽头,马超梦见自己逃入了雪山,结果狼群的嗥叫引发了数百里的大雪崩,从而结束了这场濒临死亡的人狼赛跑。

    雪崩......

    那恐怕是人生中最为恐怖的恐怖的经历。

    梦中的感觉十分清晰,上一个瞬间,人还在奋力的奔跑,摆脱狼群的追杀;可就在下一瞬间,周围的一切就已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鼻子和耳朵都无法透气,身体仿佛被又湿又潮的雪紧紧包裹着,不由自主随着狂乱的洪流舞动,那感觉好像是在飞,完全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惟一能够做的,就是将身体尽力向上钻,仰面朝天让口鼻保持在雪崩的上层,尽量保持呼吸;屈起手臂保护头部,硬挺着那些被裹住的断树和石块,对身体任何部位的狠狠痛击。

    这种狂暴的运动永无止境,直到自己承受不住而陷入昏迷。

    而昏迷渐渐过去之后,马超发现自己终于清醒了。只不过,这次他醒来,是在深夜。

    床边的蔡琰,已经和衣趴在自己床边睡着了。马超浑身冷汗淋淋,只觉自己刚从冰窖出来的一般。

    不过,过了一阵之后,渐渐分清梦境与现实的马超,反而有些欣喜起来。

    因为,人在虚弱的时候,自然会陷入昏迷,当然也会胡乱做梦,并且大多都是噩梦。而这些梦,有的是完全没有理由的。而有些梦,却是有迹可循的。

    一旦那人做的梦有迹可循,或者说梦境当中就是他以前的经历,那就可以证明这人的脑域正在慢慢恢复功能。也就是说,醒过来的人,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而之前那个梦,完全没有任何依据。但后来这个梦,马超却知道,那是这具身体的真实经历。

    那位西凉锦马超,在十三岁那年,为了追寻武艺的极致,在武艺有所初成的时候,竟为了磨练意志,偷偷离家出走。一路上,就遇到了那么悲催的事儿。后来,马超被人救起,在一处不知名的山麓,足足养了一年多的伤。

    而就是自从经历了这场灾难之后,马超如脱胎换骨般变了个人,内息更加绵长深厚,枪法无坚不摧,武功大进,进入了连马腾都无法达到的境界。铸就了他如钢铁般刚强的神经,以及如同雪狼一般坚韧的耐力。

    同时,他还获得了一种奇妙的才能,那是一种极其强烈,比野兽还要敏锐的感官直觉。根本不需要理性的分析,身体自然而然就会去设法规避凶险,头脑自然而然就会做出百战百胜的决定。马超自出道以来,大小数百战,这种直觉还从未出过错。直至后来自己穿越,这种直觉也一并给继承下来,才使得他能够在生死拼杀间,顺利突破武道的桎枯,顺利达成自己的武势。

    或许,马超在草原上耗尽精力而未死,恐怕就得益于那次雪崩将他的身体神经和细胞全给冰封淬炼一番的结果。

    那次遭遇,马超一年内音信全无,历经九死一生,险些就回不来了。后来他才知道,马腾表面上虽然什么也不说,一如既往支撑着西凉马家,可是每天晚上都要去马超母亲灵前祈祷儿子能平安归来,一跪就是一整夜......

    不对!

    自己第一次醒来的时候,身边只有蔡琰在场。那么,那位可以为自己在一年时间内祈祷一整夜的父亲,为什么会没有在身前?

    还有庞德、丑哥、韩枫、孟达、贾诩等人,他们都是自己一手发掘出来的。即便是公务繁忙,也不可能连个面都不露!

    最最后,马超隐隐约约间,觉得自己还落下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可具体是谁,自己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而这时,可能是心有灵犀、又或者是夜风有些凉,睡在马超身旁的蔡琰竟醒了过来。而当她看到马超的眼睛亮亮闪着光芒,一张俏脸顿时挂着泪珠却又如花笑靥。

    “你终于醒了,你终于醒了......”蔡琰喜不自胜,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马超确实已经很清醒了,他露出了一个很疑惑的表情:我中午不就已经醒了一次嘛?要不是你拿着刀子,说不定我就不会再晕了......

    可是,当马超真正望着蔡琰,看到那小姑娘的面颊都凹陷了下去,使得她精致轮廓更加分明,却将原先仅有的那点婴儿肥也给冲淡了。原本白皙的皮肤毫无血色,几近透明。因为消瘦的缘故,亮晶晶的眼眸显得更大了,虽然突如其来的狂喜使得眼里神采奕奕,但密布的血丝掩饰不住她的疲惫和憔悴。瀑布一般的黑色长发,也变得黯淡而缺乏光泽。

    这些,马超明白,定然是蔡琰衣不解带的照顾他,才使得她成了如此模样。心中不禁愧疚起来,又露出一个抱歉的神情。

    “你烧还没退,”一只温凉柔软的手掌放在马超的额头上:“现在刚过子时,夜深人静的,闭上眼睛,再歇歇罢。羊奶粥一直在火上煨着,待会儿吃一点儿——你已经有好几天滴水未进了。”

    蔡琰说这些话的时候,明显有些慌乱,尤其是在她用小手触碰马超的额头时,更是羞得小脸有些通红。

    而就在这时两眼怔怔的看着蔡琰,他突然想到了那个很重要的人物:那也是一个少女,就是他在草原上、砸晕俘获的那名少女!

    马超之前就从探兵口中得知,阎行手中的铁羌令,是从一个少女手中得来的。而韩遂一生谨慎小心,那枚铁羌令又如此重要,怎么会在一个少女手中?

    加之自己对历史的认识,那唯一的解释:那少女就是韩遂的女儿,也就是阎行未来的妻子!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至关重要的铁羌令为何会在一名少女手中!

    想到这里,马超裂开干涩疼痛的嘴唇,说出了醒来的第一句话:

    “我从草原上带回来的那名少女,她在哪?”

    而蔡琰闻言后,脸色立马由羞红变黑了......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