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五十三章 蔡琰心思


    蔡琰静静凝视着马超那安详而坚毅的面容,那眼神与其说是专注,倒不如说是贪婪。

    是的,虽然自小就接受父亲那里的儒家教化,但爱美之心的天性,又岂能被那些教条圣道所束缚?

    哪家少女不怀春?正何况,蔡琰此时的年纪,正是豆蔻年华一枝春的时候。小小的心灵当中,早已经有了对未来夫君的想象。

    在遇到马超之前,蔡琰一直认为自己未来的夫君,定然是学富五车、满腹经纶的青年才俊。而对于那些马上征战的武夫,在以前蔡琰认为,那是粗鄙鲁莽、满手是血的屠夫,是父亲口中那种祸乱社稷的罪人!

    可自当她见马超的第一眼,就已经被深夜里那一袭锦白色的光芒给吸引。她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脑海中那粗鄙鲁莽的武将,居然还可以那般英武俊逸。他的气质,如刀锋,如利枪,在自己猝不及防的时刻,就以一用防不胜防的姿态,直入了自己的心中。

    而之后,那次峡谷遇袭,马超纵马跃过障碍来救援她的英姿,以及率领万千健儿勇士突袭的勇烈豪胆,就此深深印在了蔡琰的心中、脑中,而每当夜深入睡之前,蔡琰总是将马超那番英姿在细细回忆品味一遍,才能安然入睡。

    也是从那次之后,父亲也就不再教导自己那些经书史集,而是开始传授《战国策》、《尉缭子》等兵书,甚至,更多的,父亲教导自己的,是卫青、霍去病纵横大漠,扬汉武之威的豪情壮举。言谈举止之间,竟对霍骠姚的辉煌倾羡不已。

    蔡琰知道,是扶风郡遭遇羌族劫掠的情况,使得父亲的目光转移到这些上面。但她却不知道,这其间,居然还有马超独领一万西凉铁骑,深入羌族腹地直捣破羌部落的事情!

    那个时候,蔡琰心中竟觉有一丝难以明说的疼痛。她怪马超临走之前都未向她辞行,更怕马超一去不复返。而当她再度听到父亲在那里夸赞霍去病的丰功伟绩之后,她却第一次出言驳斥父亲,她说,霍去病纵然是大汉最辉煌的流星,可他却不是一个好丈夫!

    那一刻,蔡琰第一次将父亲驳倒,而脸上,却羞起一抹红晕:自己何时已经想到妻子丈夫之事......

    可当她得听到马超被铁羌盟围困在草原大漠的消息后,一颗芳心竟再也不能平静下来,每天最多的,就是看向郡府的大门,期待得到马超的最新消息。

    终于,蔡琰等到了马超回归扶风郡的消息。那一刻,她欣喜若狂却极力掩饰。可当她真正看到马超之时,眼泪却无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滴落在地上:她等到的,竟然是已经整整昏迷了三天、伤痕累累的马超!自己的喜悦可以掩饰,可自己的悲伤和疼痛,又怎么掩饰得住!

    之后的几天,蔡琰始终陪在马超的病床,看着马超的伤口渐渐好转,却再也没有看到马超那一抹坏坏的微笑。

    这些天,马超明显瘦了许多,整个人都裹在那一床棉被当中,散发出浓重的药味,直到现在,他的伤势仍然尚未痊愈。

    可那薄薄的嘴唇,两道浓密的眉,以及秀气挺拔的鼻梁,都是屡次出现在蔡琰梦里的。唯一的差别,就是梦中的他模糊而隐约,而这些天,却是那么清晰。

    他也就比自己大一岁,但不凡的经历却在光洁宽广的前额上刻下了一道痕迹,随着两条眉头紧锁在一处,它变得愈加深刻,触目惊心。蔡琰很是担心,他前额上伤疤会不会毁了他那精致无双的容貌。幸好,他鬓角的红色伤疤并没有使他破相,反而有一种勇猛的男子魅力。还有,假如那双顾盼生威的眼睛,此刻能够再度射出那炽热如火、锋利如刀的目光,透露出他始终隐藏的坚忍卓绝,那就更好了。

    可惜,蔡琰知道,这只是她的幻想罢了。

    在马超被抬回来之后,蔡琰就听扶风郡最有名的大夫说了,马超是因为过分榨取体内精气,加之浑身浴血受创,才使得他陷入昏迷状态。若不是马超体质特异,又年轻力盛,恐怕早就命归九泉了。

    然而,此时即便马超留得了一口气,却因为体内的精气已经消耗殆尽,已经是油尽灯枯。若是想醒转过来,恐怕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的。

    今天,已经是马超昏迷的第七天,蔡琰也知晓马超不会如此这么快就醒来。所以,当她看到马超下颌上已经生出柔软细密的青须时,便想用剃刀将那些青须给刮下来。

    而可怜的马超,这些时日一路颠簸,终于到了扶风郡后,才安心静养了一段时日,加之他老爹发了疯一般给他寻来一些山参、何首乌等灵药进补,才算有所好转。可无奈他体内的气息紊乱、脑海当中神智癫乱,却不是药石能够治愈的。

    此时的他,只觉自己仿佛置身一个无限宽广的炽热火海当中,上空笼罩着厚重的滚滚黑烟。

    他喘着气,不停地在大火中奔跑。到处都是哀号和呻吟,无数人在火海中辗转呼叫。而之后,这些哀号的人们却化作一个个索命的厉鬼,在对马超哭泣控诉,要马超还得他们的性命!

    远处有几个人的背影,马超凭借长时间的熟悉,看出那是马腾、庞德、孟达、丑哥、韩枫、贾诩,甚至,还有蔡邕、蔡琰、仲坚、日谷得基、孟他等人的身影,他们谈笑风生,越走越远。马超拼命地奔跑着,却怎么也追不上;想要招呼他们,却发不出声音。

    忽然脚下一空,顿时落入一个火坑。

    马超惊讶的看着自己被火焰包裹,皮开肉绽,一块块地从骨头上脱落......

    毁灭!

    完全的毁灭!

    自己的武道,难道就是这样?

    已经成为骷髅的马超仍未死去,他哀嚎着看到自己的骨架,却又无法挣脱那火海。

    直至场景变幻,他猛然看到那川流不息的人群,一栋栋高楼大厦,一辆辆汽车宝马,最后场景过渡到田间那绿色的植物,以及最后再到他最熟悉的农基站里,看到他前生很讨厌的作物种子真空包装袋,他才猛然想起:自己不是乱世的罪魁祸首,而是一名的倒霉穿越者。

    乱世人命贱如草芥,若没有那毁天灭地的‘破’,何谈他眼中作物和人群生机勃勃的‘立’?

    破而后立!

    唯有毁灭,才有新生!

    想通这点之后,马超才大叫了一声,忽然周围的一切都变得白花花、雾蒙蒙的。但是嗓子里干疼,额头火烫,全身剧痛难当,好像仍在炼狱里燃烧一样。

    而他正欲呼喊他人拿些水来解渴,却扭头一看,只见蔡琰那一脸的花容失色,而她的手中,正拿着一把寒光闪亮的剃刀......

    马超想也没想,扭头又晕了过去......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