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五十一章 浴血搏杀


    就在马超心思感伤的时候,忽觉小腹剧痛,右侧不知何时杀出一名敌骑。也不知他用什么利器刺中了马超,而几乎就是这一瞬,那已然冲破的敌阵渐渐又有合拢的趋势,马超心中不禁感慨战场上的瞬息万变,一边咬着牙横扫一杆打在那敌兵面门上,那敌兵大叫着从马上摔落,随即那喊叫就变成了痛遭马蹄践踏的哀号。

    一边又忍着伤痛加速向前冲突而去,前方又有一名不肯让开的敌骑挺矟刺到,马超奋起全力一枪纵劈,将他从座肩颈部直切到右侧腹,花花绿绿的内脏流了战马一背。

    再低头躲开来自右侧面的攻击,在马身并排挨在一处时,马超抬腿重重一脚踹在那骑士的战马侧腹上,力气之大,使得战马哀嘶着向另一侧打横蹿了出去,顿时和后面的几个敌人撞在了一起,敌阵乱做一团。但由于抬腿的动作稍大了点,马超只觉得胸口伤口又被扯开,灼热的痛楚袭来,顿时一大口血喷在马背上,两眼金星直冒。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又有几名敌人见马超势弱,不知从哪里又钻了出来,四五条长枪刁钻地向马超身下刺去。一个猝不及防,马超胯下战马的胸腹都被深深刺中。在敌人得意的欢呼声中,这换下的第三回的坐骑,带着马超一同向地上跌倒,口鼻中流出汨汨的鲜血,眼见不活了......

    此时,马超才由衷感觉到一匹战马在战场上的巨大作用。相信,‘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这句话,并不是仅仅指一人一马的神骏,更是因为两者强强联合,使得世人的嫉妒和钦羡最后才化为了这一句评价。

    在战马即将倒地时,马超强撑着就地向右边滚开,大枪随即冲天而起,寒刃顿时化为无数条银线,击杀开去,敌人没有想到马超的反应如此之快,猝不及防下都变成了空中飞散的热血和肉块!

    马超这才有工夫环顾四野,周围的敌兵稀稀落落,回首一看,原来自己已经完全冲破了敌人第一阵那密密的骑兵。而身后庞德等人竟一个也找不见了,马超一咬牙,挥舞大枪赶开靠拢的敌人,返身向来路步行着赶回去寻找他们——必须牵制住敌人的包围!

    假如这次苍天无眼,那马超决定,就是要死,也要跟浴血的同袍们死在一块儿!

    用力将手中大枪直刺一员羌族勇士,将他从战马上掼下来,马超随即爬上那个倒霉勇士的战马继续向回赶,途中有几个敌兵回头看到了马超,随即便被一股惊惶恐惧的气氛笼罩,大约早被马超刚才那疯狂的厮杀给震慑住了,看到血葫芦似的这座魔神竟反身又冲了回来,这些人一时无人敢硬撄锋锐,呼啦一下向两旁为马超让出道路。

    毕竟,战死不可耻。但无意义的送死,却是极其愚蠢的!这些羌民们虽然勇悍,但还不至于连人类正常的恐惧情绪都消失。

    马超此时也无心杀戮,借着自己杀出来的凶煞模样,渐渐追上了阵中央那密集的羌骑兵,然而,此时马超全身上下七八处伤口都在淌血,头晕眼花更无暇跟前方那些敌人厮杀,恰巧那些骑兵也如先前那些敌军一般,见到马超就惊惶避让,马超便索性加急催马穿了过去。

    跑出大约又二百步的时候,猛地一声惨呼传来:这声音马超相当熟悉,赶紧凝聚目力向声音来向望去,只见右前方有一人正被抢骑兵四条长矟前后插着挑在了半空,犹未死透,正发出他最后凄厉的痛呼!

    那人正是自小追随了马超多年的亲卫!他七岁那年便被升任为凉州军司马的马腾买下,侍奉于马超身边,与马超关系非比寻常。

    此刻,马超突见这亲卫如此惨状,如中雷击,一时只觉肝肠寸断,浑然忘却了自己的伤痛,大力催马狂呼乱喊着冲上去。大枪化为手中的光芒,如一条吞噬生命的残影,所到之处,残肢、断臂、头颅、溅血猝向两边急喷,霎时间便开出一条血路。

    势如破竹般的冲杀,也惊动了四周的敌人,见马超这般凶神恶煞似的冲杀,无不心胆俱裂,纷纷后退几步,拉开了与马超的距离。而前面那些挑起马超亲卫的四敌,丢下那亲卫身体转身纵马就逃。有一个稍微慢了一点,被马超赶上去一枪搠中后心,随手挑得飞了出去。

    那名亲卫的身子这时才软软落下,被马超一把接住。只见他全身上下也不知吃了多少矟,早已被鲜血染红。被马超放在马上后,他双眼圆睁而失神,仿佛已经认不出马超是谁了。忽然一会儿只见,他眼睛又亮了起来,想要说话却从嘴里不断地涌出血沫。

    而这时四周敌人又有围拢上来的,马超怒极发疯,将之蛮横斩杀之后。再低头一看,不由大恸:那名亲卫便在这一时间,就已然断气了。

    马超悲声长啸一声,如受伤的头狼对月悲嗥:此时四面人头涌涌,尽是敌骑,亲卫是离主将距离最近的人,下场尚且如此,那其他人的命运可想而知!

    马超脑子昏乱,眼中立时被血色浸染,怒吼着竟再次拨转马头,反向对着敌阵最深处杀去。他这疯狂的举动和无坚不摧的暴虐,使得一小部分的敌阵竟如遇到了沸水的积雪,瞬间崩溃融化。马超所到之处,再无人敢与之为敌,纷纷作鸟兽散。

    忽然之间,疯狂中的马超感到自己的大腿似乎被狠狠刺中,抬眼看去,面前陡然出现一名怪异打扮的人。马超来不及细细查看他的面容,便觉全身猛地一冷,整个人随之就被惊涛骇浪似的杀气所包围!

    鲜血已经粘住了眼皮,马超也没有心情再去分辨那刺伤自己的那敌将是谁,当即也不管其他,只是咬牙猛冲。忽然他又感到一个尖锐的兵器当胸刺来,那种锐利的劲风激得胸口的伤处发出巨痛,才让马超多少恢复了点神智。

    马超赶忙用大枪向外一架,只是那敌人的一刺实在非同小可,这一架竟没能完全架开,长矛一类的武器深深刺入马超的右肩。马超陡然又被剧痛刺激,整个人都暴怒酷烈起来。大声嘶吼一声,也不管什么招数,便趁着两匹马已经贴在了一处的时机,硬迎着那长矛冲去,使得长矛的将自己的右肩狠狠地刺入更深!

    敌人的长矛受不住大力,顿时“啪”地一声折断。而就在这一瞬间,那敌将似乎还临危不乱,擎着那半截长矛,夹头就向马超的缨盔砸下。马超再次吃痛,状若疯魔,睁眼咆哮起来,一张原本英武俊逸的脸孔,竟如地狱里的恶鬼一般:“贼子好胆!”

    那敌人此时真被马超狰狞的脸孔和暴虐的疯狂给吓到,尤其是那声大喝,立时让那敌将失了心神。马超舔了舔嘴边的鲜血,一个回身便伸出猿臂,一把将那敌将从旁边的马上提了过来,那敌将尖细的声音顿时在空中惊恐大声哭叫:她竟然是个女的?

    生死战场上,哪讲什么男女之别?可脑中灵光一闪,马超放弃了立时勒死那女子的想法,福如心至般回想到一个细节:探马回报,给阎行铁羌令的,就是一名女子!

    仔细看了看这女子的面容,纵然马超此时重伤在身,眼力模糊,也不禁感叹:好一个英姿飒爽、姿颜俊秀的女将!

    一想到这个女子可能会带着自己及部下逃出这包围,马超立时便收了杀心,一拳捣在那女将的后脑勺上,将那犹在自己怀中挣扎的女将打晕了过去。

    马超无暇他顾,此时一心想着如何利用这女子的身份,来榨出最大的利益。纵马继续前奔之时,他放声厉笑,声音远远地传开:“你们尽管上啊!谁敢再杀害我西凉将士,我就先杀了这员女将!想必,你们这些人,也知晓她的身份!”

    周围的敌骑看到这一幕,早都骇得魂飞魄散。“轰”地一声,四散奔逃而去,再也没有敢与马超作对之人。仿佛是连环扣一样,这些士兵的恐慌好象水波一样扩散到全阵。

    马超心中一喜,自己的诈唬果然蒙对了!此时战场气势敌消我长,前面骑兵乱冲乱逃,将后面不明所以的敌人一齐冲散冲乱,整个阵型仿佛累卵一般崩塌。马超狰狞狂笑,咆哮着在乱军中往返践踏冲杀。

    最终,马超意识渐渐模糊,恐惧和痛苦都在慢慢离体而去,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在死之前,要报仇,为那些躺在草原上的西凉将士们报仇,为自己报仇......要杀死阎行,杀死所有的敌人!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