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五十章 突围!


    马超欲就地诛杀阎行,抢了他的铁羌令牌,可阎行也是狡诈多谋之人,焉能看不出马超的意图?先前拿出铁羌令的同时,就已经摸到了那被磕飞的大刀,横刀而立。

    马超纵然已经真正领悟到了自己的势,也开始迈入了由势开武的门槛,可先前那石破天惊的一击,已经完全耗尽了他的力气。此时纵然有心诛杀阎行,也没那个能力了。

    幸好,庞德这员成长型、高智商骁将,立刻领悟了马超的意思,纵马便直取阎行。可就是庞德这一击,立刻使得阎行的手下蜂拥而动。而那些臣服在铁羌盟下的部落,此时纵然再欣赏马超,也不得不举兵来攻!

    一时间,尘烟四起,战马长嘶,排山倒海的敌骑如洪流蚁群,翻然攻了过来。即便是之前已经领略过那种数万人齐攻情景的马超,也对着这如包饺子一般的攻击,丝毫没有任何应对之策!

    敌人越来越近,而随着这些铁骑的临近,之前那股酝酿已久的壮烈拼杀之气,顿时也化为了一声发自心灵深处地怒吼,马超知晓一切都无意义,最终竟奋起最后的力量,催马向排山倒海一般的铁骑洪流迎了上去:“西凉铁骑,有死无生!”

    “西凉铁骑,有死无生!”不用回头,马超也知道,身后,是那数百余骑锐士紧紧相随!

    同时,也就在这一刹那,马超亲耳听到了日谷得基的嘶吼:“他奶奶的!人死不过碗大个疤,二十年后老子还是一条好汉!儿郎们,随我一道,反了铁羌盟!”

    日谷得基这一吼,差点让马超从战马上跌下来:这么没技术含量的战前动员,实在是太没水平了......

    幸好,之后仲坚的嘶吼,才将日谷得基的反叛给作了注脚:“韩遂无道,阎行骄横,我们羌人跟着铁羌盟得过什么利益?部落厮杀不断,儿郎血染沙场,为的,就是韩遂的势力越做越大?”

    一些已然奔袭起来的小部落,听到仲坚的嘶吼,甚至停下了马步,这说出了他们心声的话语,使得他们不得不静听接下来的话语。

    “西凉马腾,对我们羌族早有大恩。董卓肆虐之时,马腾曾力护我们羌族;耿鄙当道之时,欲杀我们羌人冒功,又是马腾奋然挥兵反叛!还有,那些受过马腾恩德的部落,你们难道就真的要杀了他的儿子?!”

    此话一落,那些停下来的羌族首领纷纷应和,甚至,一些还在奔袭当中的部落勇士,看到西侧这一方陷入停滞,也纷纷放慢了冲锋的步伐,努力竖起耳朵倾听仲坚的呼喊。

    “今日,我白马羌及青衣羌勇士,为报马腾大恩,也为他反上一次!反正跟着那铁羌盟,除了为之征战外,还要被那些无耻媚骨的部落吞并。老子宁愿战死,也不愿活得如此窝囊!”

    “喝!反了铁羌盟!”血气涌动,仲坚的话,句句说到了那些小部落首领的心中。加之与马腾有过往来,深深敬重马腾的为人,心思转圜之下,先零羌浑图、钟存羌日渥不基等其他小部落竟也跟着仲坚和日谷得基反了起来!

    一时间,这西方一侧,竟生生成了马超的活命之路,而之前一开始的奔袭冲锋,马超就是向着西方而去!

    “仲坚,你敢妖言惑众,罪该万死!”此时被庞德缠住的阎行,听得仲坚呼喊,心中急怒相交,一不留心,便被武艺丝毫不输于他的庞德斩上了一刀!

    而也就是在这短短的一刻,阎行的部队以及那些羌族部落已然冲了过来。庞德无奈,只得放过阎行,纵马循着马超的后尾,拼杀而去!

    冲杀在最前方的马超,于杀入蚂蚁般人潮的瞬间,向前旋转着连刺三枪,迎面而来的三柄铁矟应声而断,鲜血和脑浆溅了马超一身一脸,枪势未衰,向左右来回摆挡,两边的敌军顿时惊呼着掉下马来。

    刚突破第一层人墙,前面七条铁矟不约而同地将目标都对准了马超,一齐攒刺。刚要抬枪抵挡,马超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眩晕,浑身力气早已用尽,手中大枪有些竟然递不出去的感觉。

    赶紧左手拔刀出鞘,在身前搭住一条刺来的铁矟,就势向左面划了一个圆弧,利用它将左面的来矟尽数荡开,同时右手大枪斜斜地向右边一拨,总算把这七条铁矟全都向两旁排开。接着马超深深吸气以压住那左肺间的伤势,在战马交错时双手同时挥舞!惨呼声中,两颗人头和七八条手臂裹着血光滚落到地上。

    可忽然身下战马一个踉跄,马超登时失去了平衡——这匹战马已经奋战多时,此时也如马超一般,丝毫没有气力再奔走了——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正巧左面一敌挺矟当胸刺来!

    危急之中,马超只得微微侧身,这一矟直穿过马超左臂,足透过去一尺长!剧痛和鲜血一同涌出,马超大叫一声,先手腕一翻,用环首刀割断了矟的木柄,随即向前直捅,将刀身整个儿送入那敌兵的腹部。

    此时马超只觉得头晕眼花,前生那种朝九晚五上班的日子,在这战火纷飞的乱世,似乎只是南柯一梦。而此刻最真实的,是前面仿佛还有数不清的长矟向马超涌来。偏偏他左手刀又刺得过深,似乎被那敌兵的脊椎卡住了,马超赶紧用右手催动大枪,在身前连划了两个圆圈,四五枚矟尖都落在地上。

    此时双方都在策马疾冲,稍微迟了片刻,两马交错而过,环首刀已再没机会拔出来了。马超不得不改为全力握枪,一口气向前连环攒刺出十多枪,前方六名敌兵胸口和咽喉中的鲜血狂喷而出。

    敌骑见到马超这般威势,无不惊得呆了,看着马超策马向他们冲去,随着一阵慌乱的惊呼,他们向两边闪开,自动地为马超让出一条路来。

    而再度冲杀了一阵之后,马超豁然感到眼前一亮:自己已然突破了敌军的第一波围困!远处,已经能看到白马羌与青衣羌正跟那些死硬派的铁羌盟部落拼杀!

    马超心中信息莫名,不禁感慨大吼道:“众将士们,我等已经突破敌阵!”

    可突然,竟发现身后竟只有寥寥无几的应和之声。马超蓦然回首,发现原本跟随着自己冲锋的数百西凉铁骑,此时竟还只剩下十余骑!余光尽出,正是一个西凉铁骑被四五名羌族勇士乱刺分尸的惨景!

    战场上,并非每个人都是如马超一般的强者。更多的,是用性命来祭奠士兵使命的英魂!

    马超蓦然感慨,心中竟如刀绞一般疼痛起来。而眼中,也潸然留下泪来......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