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四十七章 分裂铁羌盟?


    仲坚给的那瓶伤药,也不知是何种草药配制而成,疗效端的是非凡显著。刚一涂抹上,马超就感到一股清凉随着伤口蔓延起来,丝丝浸透在胸肺之间,竟使得全力的力气也渐渐恢复起来。

    而一个时辰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对于此时早已人困马乏的西凉铁骑来说,这简直无异于是天赐良机。众人抓紧时间歇息一下,吃了一些干粮之后,才觉得力气已然恢复了七八分。

    而马超经过这一个时辰的休息,虽然不可能一下恢复到全盛时代。但五六分的状态算是恢复了。而这一个时辰,马超还运用现代养生书上那些简单的吐纳养生之法,来助于身体的恢复,最后竟觉得左肺间的创伤似乎已经痊愈了。

    ‘这疗伤圣药,果然神奇!’马超立马将那剩下的伤药瓷瓶,毫不客气揣入衣服当中,只看得那些羌族部落勇士们也不禁莞尔。

    “够了,马超,你已经休息了一个时辰,莫不是还要这样一直赖下去?”阎行望望天上的日头,心中早已不耐。

    “阎行老儿,今日我定要让你尝尝夸口的后果!”马超再度翻身上马,抖擞一下精神后,气势逼人,竟让那些羌族勇士不禁心中暗叹一声好。

    接下来的战斗,嗯,与其说是打斗,不如说是两位影帝在相互切磋演技。

    你看马超直刺过去的一枪,风声啸啸,威力无匹,可若是离得近了,便能发现,那最后刺过去的力道,恐怕连一只鸡都杀不死。同样,仲坚虽然一张老脸涨得通红,看似左右支拙不住,却在别人难以看到的死角下,嘴边还不慌不忙的一翕一合:“侄儿,待会儿我与你日谷得基叔叔......”

    “知道了,不就是反水嘛。”马影帝回道,眼中却暴出丝丝的精光:“叔父,侄儿认为此举并不可取。”

    “为何?”

    “侄儿已经得到消息,长安援军及家父已经率几万大军深入草原腹地,只不过此时尚未寻到侄儿的行踪罢了。叔父待会儿佯败之后,只需悄悄四处派出探兵,引得两路大军前来救援。届时,阎行老儿,唯有死路一条!”

    “当真如此?”仲坚听得已有援兵寻来,心中也是大喜。心想自己与日谷得基原先只想拼光部落,救得马超一命。现在看来,只要自己能及时将援兵引来,不说部落儿郎性命能保下,就说这铁羌盟,也恐怕得受一次重创吧?

    至于说之后的打算,嘿嘿,眼前这侄儿如此聪慧无匹,算无遗策,焉会忘了青衣羌及白马羌的恩德?

    “当真如此,届时我们里应外合,定然会让阎行吃不完兜着走。”马超一边继续与仲坚喂招,适应一下自己此时的状态,一边稍稍思索后,继续说道:“这次彻底与铁羌盟决裂后,两位叔父可举族迁至北地郡北方。那里水草丰美,地域广袤,且毗邻扶风郡,最适合两位叔父远离铁羌盟势力范围。甚至,那蝥牛羌、黄羊羌,以及其他与父亲交好的部落,也都可一并迁移至那里......”

    “侄儿远虑,如此一来,铁羌盟恐怕就得分为两派了!”仲坚早就想与铁羌盟撇清关系,一直苦无机会,可不曾想,经过马超这一番胡闹,居然真的让铁羌盟那隐隐的矛盾,彻底摊开在了阳光之下。那个时候,估计羌族就会分裂成两派:韩遂一派虽然势大,但内部矛盾重重;马腾一派虽势小,却有朝廷支持。两派日后谁胜胜负,全看两人日后的经营谋略!

    “好侄儿,不想你竟早有如此打算!”仲坚心头震撼,差点没接下马超那虚晃的招式,赶紧变招糊弄一下后,继续问道:“那如何拖得我们去引来援军?”

    “侄儿要与那阎行斗上一场,如此一来,定然能有机会拖得援兵前来!”话说至此,马超猛然一个用力,将仲坚给扫落马下!

    他知道,自己这位叔父,绝不想让自己再冒这风险,不过,事到如今,除了这个办法之外,也没什么好办法了。更何况,马超还真想看看阎行的武艺,到底到了何种程度!

    而跌落下马的仲坚也知晓了马超的意思,他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立时就继续演到:“马超小儿,武艺果真了得,今日败于你手,我死而无憾!”

    “你赠我伤药,又给我一个时辰休憩时间。此恩,超莫不敢忘。”马超将大枪驾于仲坚胸前,一幅高人寂寞风范说道:“今日就饶得你性命,日后相见,权是陌路之人!”

    好一番演技!

    一旁的日谷得基若不是心事重重,估计当时就想鼓掌庆贺:尼玛,这两人,无论是假动作,还是真感情,其演技简直比自己强上好几个等级啊!

    那些羌族部落勇士,看到马超如此有情有义,不禁又对马超的好感升了一分。瞅了瞅那脸色便秘的阎行,只觉得两人虽同是汉人,可一位真性情,一位真阴险:这做人的差距,咋就差这么大捏?

    而阎行此时,简直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气炸了!

    以他一代武学大师的身份,焉能看不出仲坚与日谷得基是在跟马超演戏?可此时情况,自己已经处于很不利的境地,又岂能出口揭穿?

    此时,看到仲坚已然一副悲情男儿的模样下场,阎行早已忍无可忍,急声怒喝道:“马家小儿!可敢与我决一死战?!”

    阎行胸间怒火中烧,驾驭胯下那大宛良驹,只在数息之间,便以风驰电掣般驰到马超面前。而马超此时却一副欠揍的表情,环顾了四周那羌族部落及身后的西凉铁骑之后,才缓缓说了三个字:

    “你不配!”

    这三个字,立时引得羌族部落所有勇士哈哈大笑,而马超身后的西凉铁骑,更是笑得前仰后俯,更有些机灵之人,还出口贬低过来:

    “哟.......现在觉得我家少主勇烈了?可先前某人不是很骄傲吗?”

    “我无知,我骄傲啊!”

    “呵......这拉出的屎,也不知道再咽回去,是何滋味?”

    而其中最狠毒的,是跟马超时间最长的庞德,只见他待那些西凉铁骑说完之后,才悠悠念了一句:“生平不识阎彦明,便称脸厚也枉然啊......”

    “尔等狗贼,欺人太甚!”阎行此时简直就像找个地缝钻下去,可想到马超一系列的表现,又知自己今日必须除掉马超!眼下这情况,自己还真被逼得毫无还嘴之力,真生生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辱人者,人恒辱之!”马超信手将大枪一挥,只觉经仲坚喂招引导之后,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恢复适应了七七八八:“阎行,今日,我就接受你的挑战!好让你知晓,西凉之锦的名号,绝不是你这种人可以随意侮辱的!”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