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四十五章 一枪


    在阎行看来,马超虽有西凉之锦之称,但此时他已经负了伤,且连日来的征战,已经使得马超成为了强弩之末。

    让俄戈烧尔去挑战马超,一来可以使马超枭首,二来,也让俄戈烧尔体验一下困兽犹斗的威力,知晓汉人的武力。至于说马超能赢俄戈烧尔,阎行是不看好的。

    而说道自己亲自去挑战马超,哼,那岂不是让马超在临死前还捞足了名声?

    他还不配!

    阎行十年前便已经成功挑战过西凉所有的猛士,近些年来,武艺更是精进。马超虽是后起之秀,但在阎行眼中,不过是浪得虚名罢了。

    之前马超还并没有将心思放在与俄戈烧尔的单挑上面,可是当他看到阎行那一脸自负的神情时,一下猜到了阎行的心思,心中不禁一怒:历史上阎行与马超的确交过手,并且,大约也就是在马超这个年纪的时候,可那结果......

    假如马超没有穿越,那么按照历史的发展,马腾此时应该正与韩遂争夺凉州河湟之地而相互攻击。那个时候马超新锐骄强,正是少年英武,所向无敌之时,韩遂敌不住,便派他的女婿阎行出马刺杀,结果,阎行用矛刺马超,铁矛禁不住他的大力,矛头折断,阎行便用折矛击马超颈项,几乎杀了马超!

    “阎行,你如此激将俄戈烧尔将军,莫不是怕了我?!”马超厉声大喝,心中陡然愤怒起来:西凉之锦,纵然是虎落平阳之时,又岂能容得如此羞辱?

    “你在挑战向我挑战?”阎行眼中冷芒闪烁,静静说了一句:“若是你此时安然无恙,我还不介意取了你的脑袋。只不过现在嘛......你还没有资格让我亲自动手!”

    心中这样想是一回事儿,可阎行真的如此说出来,却又是一回事儿!

    马超眼中瞬时就燃起了一星火焰,凝望着远处那骄嚣的阎行,同时用睥睨不惧的语气说道:“便是你那武艺,小爷此时亦能取你的狗头!”

    “好,好......”阎行怒极而笑,扭头看了一眼俄戈烧尔说道:“俄戈烧尔将军,看来,这马超似乎没有将你放在眼中啊......”

    俄戈烧尔本就是一个鲁莽之辈,此时听得阎行激将,哪里还耐得住脾性,重重对阎行喝了一声‘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后,纵马便向马超冲去。

    而阎行听得此言,立时恼羞成怒,恨不得放冷箭射死俄戈烧尔。狠狠想着待剿灭马超后,自己有百千种手段让这俄戈烧尔当炮灰送死,心里才渐渐平顺了一些。

    而马超看到俄戈烧尔纵马袭来,心中却也凛然不惧:俄戈烧尔看似剽悍勇猛,但对武艺一途,实乃莽汉痴人之流,全凭一身蛮力作怪。

    马超自继承历史上那位纵横西凉无敌的锦马超武艺后,又经数十次拼杀搏斗,早已对武艺一途有了自己的理解。

    在穿越者马超总结看来,这天底下的武将,无非三个等级。

    用力者层次最低,以蛮力取胜,不晓虚实变化之道,算不得厉害。一旦力气用老,或被人瞅到破绽,便是身死命丧之时。而三国时期的那些三流武将,大多是这个层次。

    再高一层级,则属于用气者,以气养力,以气用力,虚虚实实,变幻莫测......武艺能达到用气的水准,基本上已经算是登堂入室,可称之为骁将。像三国上能留下名号的大将,如华雄、纪灵、管亥、武安国、周仓、沙摩柯之流,他们对于力量的运用,已经有些初窥门道,便属于这个层次。

    而用气御敌之上,则是已经领悟了‘武道之心’的虎将。

    所谓领略了武道之心的层次,就是对气力的运用已经达到了存乎一心,心动力生,掌控自如的境界。而其中的佼佼者,自然是三国第一虎将,被誉为‘世之虓虎’的吕布。

    虓虎,便是咆哮的小老虎之意,形象指吕布万人敌之勇猛。

    马超自忖,自己此时的境界,也就是在融合了历史上那位骁雄的武艺后,最多能达到用气者巅峰的境界,而对于武道的领略,还是差那么一段瓶颈未突破。但眼下,对付这俄戈烧尔这莽汉,莫说是全盛之下的马超,纵是马超此时负伤疲累、气力不逮之时,也能将俄戈烧尔刺于马下。

    不过,为了使得这场战斗更有震撼性,狠狠掴阎行一脸。马超冷目如电,凝神静气,待看到俄戈烧尔已经将狼牙棒举过头顶,欲用力狠砸之时,他才舌绽春雷,大喝一声,连人带枪向俄戈烧尔刺去。俄戈烧尔大惊之下,急忙中途变招欲将狼牙棒横架胸前,可一声响亮之声过后,只见那狼牙棒被马超的巨力击中,竟碎成千片万片,四下飞溅。而马超的大枪余势不息,已深深刺入俄戈烧尔的胸膛。

    一招之间,竟然便分出了高下!

    俄戈烧尔这羌族上有名的剽悍之士,此时如一只被残杀的鸡,二百余斤的重量竟被马超生生挑起!

    俄戈烧尔被挑在空中,张嘴笑了一下,鲜血从口中狂涌而出,声音似被戳破的破囊:“好,好个马超,死在你的手中,我不算冤。西凉之锦,果然名不虚传。”说完头一歪,就此死去。

    马超把俄戈烧尔的尸体丢在地上,看了片刻,脸上表情的表情波澜不惊:别人不知,但马超自己清楚,他是在抓住这极其珍贵的一分一秒,来恢复平顺自己先前爆发时紊乱躁涌的气血。

    而就是马超这不惊不喜的神情,却让整个羌族部落掀起了波澜。

    “俄戈烧尔可是我们羌族有名的勇将,听说他曾经生裂虎豹,怎么.......”一部落首领,看似与俄戈烧尔有些相识,此时竟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不可能,俄戈烧尔首领有万夫不当之勇,怎么会连一招都......”另一外部落首领虽与俄戈烧尔不熟,但看到那九尺的大汉那般被马超残杀,心中惊恐莫名,竟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一招,只一招。而且,那西凉之锦还是带伤之身......”这是站在阎行身边比较近的一位首领,心中不禁嘀咕道:‘就算是你阎行,也不可能一招干掉俄戈烧尔吧?先前夸下什么海口,说人家马超不配与你交手,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场上唯一有些惊愕并欣喜的,恐怕就是白马羌的首领仲坚和青衣羌的首领日谷得基,两人相互对望了一眼,那眼中的意思很是明确:马腾那家伙,生了一个好儿子!

    而阎行此时看到场上一幕,心中也是大惊。不过,随后阎行的眼色便杀机四射:这妖儿只有十五岁,谋略机智不说,就说这武艺,竟已经到了用气巅峰。此子不除,日后定是西凉的大患!

    阎行正待食言,打算亲自去结果了马超,免得日后噩梦不断时,却看到身旁已有一人纵马而去。细看之下,原来是一员羌族猛将。

    草原上的汉子,向来尊重英雄,更是将斩下英雄的头颅作为最高的荣誉。马超那一击惊艳才绝,的确使得羌族的勇士士气大降,但同时也激出了羌族汉子的热血!

    如今,不正面杀死马超,便难以抹灭羌族的耻辱!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