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四十三章 草原上最后一战前幕


    跨下的战马一瘸一拐,慢慢地走着。

    右眼上方的伤口剧烈地疼痛,头部眩晕几乎令马超无法坐稳马背。低头只见胸甲上满是鲜血,呈现出凝固的酱紫与流动的鲜红。而左胸所中的那一支刺穿铠甲直伤到肺部的利箭,使得马超一呼一吸之间嘴里和创伤不断地涌出鲜血的泡沫。

    回顾身后的士兵们,四千余人的部队只剩下数百人,看着那一张张憔悴的面容,他们都和马超一样的疲惫、一样的濒临死亡。

    西凉之锦,此时再也没有初入草原时那般的耀眼,那般的骄傲。

    锦绣战袍,此时早已不知道丢弃在了哪里。或许,就在那晚混战当中,被乱兵给扯了去。又或许,是自己在奋力厮杀时,它已经随风飘去?

    而这些西凉铁骑,此时也不复当初追随马超时的那般冷漠激昂。不过,他们望向马超的,仍旧是一抹无悔的敬意。

    那一夜,不知是几家部落还是几十家羌族部落同时围攻马超。纵然如此,马超仍是率领他们奋然冲锋出击。奈何寡不敌众,最终还是被五万余羌人包围,若不是最后白马羌和青衣羌两部落出现,暗中放了水,恐怕马超早已葬身于那茫茫的黑夜当中!

    然而,直至那次之后,马超才真正知晓了铁羌令的威力!

    以前,马超与阎行,不过是在这草原上演一出猫戏老鼠的游戏,谁猫谁鼠还尚未可知。因为纵然阎行人数众多,占据了绝大的优势。可马超手下的西凉铁骑,都是配备了马镫的骑兵,并且还是一人双骑。论脚力与耐力,足足要比单凭腰腹双腿来驾驭战马的阎行部落要强上一大截。可后来,自阎行动用了铁羌令、命令所有羌族诛杀马超之后,马超就彻底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几乎找不到一处藏身之地。

    直至现在,马超及手下的西凉铁骑已经三天三夜未休,而那些可恶的羌族,仍旧如见了骨头的野狗一般,紧紧咬在马超身后,并且,时不时还要防备其他羌族部落从一旁围杀.....

    幸好,这几日,马超也从其他羌族部落口中得知,长安援军和自己老爹的部队已经出现在这草原上,而假若老天还给些面子,让丑哥和贾诩顺利找到自己留下的标识,那么,自己有可能还会逃出升天。

    可惜,天不从人愿,就在此时,马超听到了地面微微地颤动,滚雷般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一团尘土自远处地平线迅速靠近不断扩大,阳光下反射出点点光芒。那是敌将阎行统率的西凉铁甲精骑和羌族部队。

    敌人正向此方向急速挺进!

    马超不禁苦笑:自己一直在草原上苦苦挣扎求存,到了今天,难道依然摆脱不了被阎行打败的结局?

    刹那间,敌人的铁骑洪流排山倒海似的压过来。耳朵已经什么听不见,喊杀声在耳鼓中翻滚,淹没了一切。

    面临死亡,马超心中忽然有一种残酷的放松感:什么穿越主光环笼罩,什么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什么改变乱世的终局、强大汉恢弘之音,好象都离他远去,一切不过是虚念妄想罢了,自己一个普通的技术员,以为继承了西凉锦马超的身体和武力,就能改变历史那滚滚不变的巨轮?

    意识渐渐模糊,恐惧和痛苦慢慢离去,这就是死亡的怀抱么?

    用力睁大眼睛,马超忽然发现此时此刻的天与地颜色是那么美丽:美丽得只剩下死亡的瑰奇。

    黄色的天空,绿色的大地,做为最后的葬身之地,不也是一种归宿吗?

    马超笑了,他最后的想法,居然是想看看阎行面对自己,是怎样的面容和神情。而他身旁的庞德,此时虽然也有些神志不清,但还是微微抽动了缰绳,挡在了马超跟前。

    “少主,庞德随你征战草原,也算死得其所了。”庞德苦笑一声,神态,却是那般祥和坚韧。

    “令明,我们不会死,虽然我已经感到死亡的气息,但你要相信我,我们绝对都不会死!”马超也抽动了一下缰绳,胯下那已经疲累至极的战马,仍旧听从了主人的命令,抬蹄走到了庞德战马的前方。

    “属下信!”庞德定定看着马超,说出了这两个字后,他笑了。

    “我们也信!”身后,十来位听到马超与庞德的对话后,竟也情不自禁说出了这两个字。

    “我们相信!”最后,那数百西凉骑兵虽然不清楚马超与庞德的对话,但是,对于这位少主的承诺,他们义无反顾选择相信!

    “好,既如此,那就让我们看看,想要杀死我们的,究竟是哪帮杂碎?!”马超猛然抬起了头,咧嘴一笑,那原先英俊无匹的脸上,竟有一丝狰狞与决然:“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死在冲锋之中!西凉铁骑,架枪迎敌!”

    “诺!”数百决然的声音轰然响动,由嘶哑和暴烈组成的最后一声怒喝,声动寰宇,感天动地。

    回望这些已经全凭着一口气在支撑着身体的将士们,心中悲楚感动和激愤无以复加,忽然只觉得四周所有一切都失去了颜色,只剩下那黄色的天,绿色的地,凄厉而又刺眼。

    面对这些对他流露出寄托依靠、以及无悔决然眼神的部将和士兵,马超尽量努力地想对他们笑一笑,可这表情比哭还难看。转回头伸手罩住了面孔,马超并不想哭,但痛苦的热泪却止不住地狂涌而出:这几日的辗转反侧,那天夜里舍生忘死的连场搏杀,自己与这些将士竭尽心智与敌人斗智斗勇,都是为了什么?最后换来的,就是这样的下场吗?

    不!

    不甘心啊!

    这就是西凉之锦命中注定的结局?这就是这些将士们最后的留念?

    好吧,既然如此;好吧,事已至此;好吧,还用再思考吗?

    阎行,来吧!

    我倒是要看看,你是怎样杀死我们的!

    忽然之间,马超只觉得四肢百骸无不充塞着一股视死如归的壮烈之气。

    打起精神,握紧了手中的大枪,马超本想最后再与这些愿与他同死的壮士们说几句感激的话,但是胸口里被塞得满满的,动了动嘴唇,却一个字也讲不出来。

    敌人正潮水般向这边涌过来,而穿越以来的记忆却一一从眼前闪过,这些记忆,都是马超珍藏在脑海中,永远也不能忘怀的宝物。虽然短暂,却也清晰:人在临死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去回顾自己的一生,因为此时若再不去回顾,只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历史上那位旷世骁雄马超,最后抑郁而终。而此马超却觉得,自己这般地在乱世中走过一遭,比那个历史上的马超,已经幸运了不少,早已不枉此生。

    敌人越来越近,而这边酝酿已久的壮烈拼杀之气终于化为一声发自心灵深处地怒吼,马超奋起最后的力量,催马向排山倒海一般的铁骑洪流迎了上去。不必回头,马超知道,庞德及那些西凉铁骑就紧紧跟在他身后。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