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四十一章 最骄傲的儿子


    “阎将军,我说我跟马超其实根本没啥,您信吗?”多塔木苦着一张脸,嗫嚅着说道。

    “多塔木首领,那你与马超密谈一个时辰有余,都谈论了些什么?”不得不说,阎行确实一员大将之才,越是在暴怒的边缘,脸色便越冷静。

    “无,无所言也......”就是什么都没说啊!马超那小子抱着我儿子当人质,又东拉西扯跟我聊天,我能不搭理他吗?

    可说这番话时,多塔木自己心里都不相信:两个人,都跑到两军阵前,马头贴着马头了,彼此亲亲热热谈了两个半小时,最后说没谈什么......嗯,事实上,就是谈了谈汉羌两族的文化差异,生活习俗,外加感慨一下今天天气真晴朗啊之类的......这他娘的谁信啊!

    而那该死的马超,恐怕就是料定了这些,才堂堂正正使了这这一招不是阴谋的阴谋,使得阎行对自己不得不猜忌,这叫阳谋!

    之前阎行斩杀黑水羌首领的时候,多塔木就在眼前。此时他看到阎行一幅脸沉如水的模样,心中自然犯起了嘀咕。不由暗暗握紧了手中的弯刀,同时身体后仰,随时准备跳开阎行的攻击范围,并准备打算向自己手下的勇士发出进攻的信号。

    可出乎多塔木意料的是,阎行的脸色非但没有继续阴翳下去,反而露出了一种由衷的微笑,一种想通了某个关节时的那种微笑:“我信!”

    “嗯?”

    阎行突然的回答,不仅使得多塔木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就连一旁的韩英,一双美目当中也是充满了疑惑:这马超最后都说两人之间有约定,阎行哥哥最后怎么还会相信这嘴里都没实话的首领呢?

    “马超狡诈如狐,其本意,恐怕是想仗着他手上有小公子为质,欲对铁羌盟使离间之计吧?”阎行并不是一员鲁莽将帅,在韩遂手下的耳濡目染,使得他早已深知战场上的阴谋阳谋:“多塔木首领的黄羊羌,一直乃盟主手下最忠诚的部落,而盟主又曾不止一次夸赞过多塔木首领的忠诚与睿智。马超小儿虽然狡诈,却也别想如此就小看了我们铁羌盟中人!”

    阎行最后将温情信任的眼神望向多塔木,那是一种凝重与企盼的眼神。

    而多塔木此时心中也的确翻荡不止:阎行这一番话,直如一股暖流汇入他的心间。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多塔木觉得,纵然自己损失一个儿子,却得到韩遂与阎行如此的信任,也算......

    不!阿虎是自己唯一的儿子,也是自己所有的一切。失去了阿虎,自己苟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纵然能得到盟主的信任、得到阎行的尊重,甚至,还可能在韩遂与阎行的暗中支持下,将整个黄羊羌发展成草原上最大的部落。可失去了血缘亲情,失去了阿虎,自己辛苦打拼下来的这一切,又有何意义?

    血,毕竟浓于水!

    所以,即便是多塔木此时对阎行极其感激,但一想到阿虎刚刚离去时那双不舍的眼神,多塔木就感觉有一把尖刀在剔自己的心。

    “阎将军慧眼识破马超奸计,多塔木感激不尽。”心中还惦记着阿虎的安危,多塔木的声音并没有多慷慨激昂,反而显得有些低沉。

    而阎行看到多塔木如此反应,脸色不禁心中恼怒,脸上阴鸷之色一闪而没。

    “我已经四出探兵,将铁羌令传令草原各羌族部落。马超纵然再狡诈,也插翅难飞!”无奈假意激励了一下全军的士气后,阎行又想到了他刚得到马超从长安求来的援军一事:现在自己与马超,拼得就是时间!

    若是自己先行剿灭马超,那长安援兵则师出无名、自然不会再妄然挑动整个羌族的怒火,只能无功而返;而假如马超先一步寻觅到长安援兵,那他们便可一路杀回汉地!毕竟,羌族虽强盛,却也不敢直撄汉军兵锋。而那个虎踞在长安的董卓,更是羌族的噩梦......

    想至此,阎行再也没有心情去搭理多塔木,纵马扬鞭呼喝道:“儿郎们,就让阎行看看,究竟是马超的马跑得快,还是我们的战马剽壮!”

    “追上去,活捉西凉之锦!”阎行嘶声怒吼,一马当先踏尘而去。

    “追上去,活捉西凉之锦!”身后数万健儿的血性被调动,舍弃一身的疲累,再度扬鞭纵马,追寻着阎行的身影绝尘而去。

    ‘这马超与阎行,当可谓是棋逢高手,当世宿敌啊!’多塔木看了这滚滚的洪流,心中不禁哀叹一声:乱世当中,强者为尊,可为何却总让自己这种弱者成为牺牲品?

    无奈苦笑了一下之后,多塔木也驾马高呼:“儿郎们,杀死我们部落老人和孩子的屠夫就在前方,我们该怎么做?”

    在多塔木心中,他认为自己这样的呐喊,会换来勇士们激昂的咆哮。可出乎意料的是,部落当中的那些勇士,竟然只有几百人应和!

    惊愕之余,多塔木立刻就明白了:自己先前与马超交谈那么长时间,若是真要诛杀马超的话,那为何之前在两军对阵之时,不如此呼喊?

    马超这一招,不仅让阎行对自己有了猜忌,甚至,还让自己的手下对自己离心离德!

    ‘真正的强者,不仅把控着战场的胜负,甚至,还把控着将士们的心!并且,无论敌友!恐怕,那个阎行,还真不是马超的对手.......’心中如此思忖着,多塔木也陡然调转马头,随着阎行骑兵的踪迹,纵马而去。

    他身后,那些部落勇士,或是响应首领的号召,或是一心想要诛杀马超,或只是服从命令。但不管怎么说,这一万余马上健儿,也逐渐汇成一股庞大的蚁群,汹涌而去。

    而就在阎行与多塔木消失后的三个时辰后,一飚大军也呼啸而至。其中一位满脸伤疤的汉子下马在这片草地上寻觅了许久之后,终于在一堆土丘上,发现了一个怪异的符号。这时,那丑脸汉子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欣喜激动的神情。

    “主公,少主之前的确在此停留过。不过,看这痕迹,似乎未与羌人交战,而是向着西方跑去了......”黄渊抱拳说道,一脸急迫关切之意。

    “西方?哪里可是白马羌和青衣羌的营地。莫非超儿已经结识了仲坚与日谷得基?”马腾回首望了望身后那两万精骑之后,两眼又眺望着西方:“若如此,超儿此时应该就在白马羌或青衣羌当中!”

    “来人,速去白马羌和青衣羌当中探查!”马腾挥了挥手,身后顿时有几名亲兵领命:“你们俱知我与这两部落之间的渊源,记得,不需要暗中探查,只需急速得到消息便可!”

    “诺!”两名曾经去过白马羌与青衣羌的亲兵领命,很快便溶入这夜色当中。

    “今晚原地宿营!”马腾看着那两名亲兵离去,随后下令道。

    “主公,少主此时身陷虎穴,我们......”丑哥黄渊看到马腾居然下令原地宿营,急切想建议马腾继续寻访马超的踪迹。

    “黄渊,我已知你对超儿的忠义。不过我军已日夜不停奔袭了三天,此时若不再休整,届时恐怕见到了超儿,也无力帮超儿打败那些羌族部落......”马腾欣赏地看了一眼丑哥,仍旧坚持让手下原地宿营休整。可待所有人、包括黄渊都开始忙碌的时候,马腾才情不自禁低语道:

    “要知道,我此时要比你们任何人都想见到超儿。毕竟,他是我最骄傲的儿子啊......”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