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四十章 命苦怨马超
  

  “多塔木又一次遭遇马超?”阎行听到探兵的汇报,疲惫的脸色终于有了些喜色。毕竟,自己四散探兵,几次也摸不着马超的影子。而多塔木,已经算是第二次遇到马超了。

  虽然,第一次马超袭击黄羊羌部落,多塔木看到的只是马超的屁股。但现在这次,便可以说就是天降奇遇了。

  “如何,战况如何?马超手下西凉精骑虽然勇悍,但多塔木手下有近两万部落勇士。想必此时,已经将马超围困起来了吧?”阎行双手互捶了一下,仿佛捏住马超纤细的脖颈,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这个多塔木,还真是个福将。”

  “阎哥哥,我们终于可以杀掉那个比狐狸还狡猾的马超,然后回去向父亲汇报了!”连日来的追踪,使得韩英精致的面容上也浸上了几分风霜,此时听到这个消息,都有些欢呼雀跃了。

  可是,等了许久,也未听到那个探兵汇报战况。阎行和韩英疑惑的将目光望向那个探兵,却看见那探兵一副模样古怪、难以启齿的样子。

  “为何如此神情?是多塔木战败了?”阎行心中一凛:虽然自己刚开始的确低估了马超,但这十几天当中自己也一直在给马超加分。难道纵然如此也不够,马超他能只凭借四千余疲敝之师,就打败了四倍余的敌人?!

  “不是,多塔木首领没有战败,而是...而是两军根本没有交战。”探兵看到阎行那副急迫愠怒的神情,吞吞吐吐的将情报汇报出来。

  “什么?你是说两军至现在对峙近一个时辰,却未交战?”阎行的脸色一下转为阴翳,恼羞成怒的说道:“多塔木到底在干什么!”

  “多塔木首领与马超相谈甚欢,而且黄羊羌的勇士,大多也对马超的出现感到新奇,而且...”

  “而且什么?!”这话不是阎行问的,而是韩英脱口而出:她现在也恨死那个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吃的多塔木首领了!

  “而且多塔木首领与马超相交甚近,甚至可以说是交马语移......”

  交马语移,就是两人的马马头都错过来,甚至可以说是在碰着了的近距离下,两人边走边聊。如此举止,非亲密无间的关系不行!——当然,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也刻意忽略了一个父亲想要看望儿子的事实。

  “他们两人聊了多长时间?现在依旧还......?”阎行脸黑如墨,语气也冰冷如寒刀。

  “是...”探兵不敢再多说,只一个字,就已经说明一切。

  “速带我去!”阎行扬鞭急指,率领着手下一万余骑精兵如沙漠之鼠,竭力奔袭而去。

  而另一方,马超与多塔木这边仍旧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那个就是西凉之锦?”黄羊羌部落里的一粗犷汉子大声喊道,眺着眼想看清马超的长相:“看样子,还是个娃娃嘛,当真有那么厉害?”

  “这该死的西凉之锦,居然屠尽了我的全家,我一定要亲手砍下他那好看的脑袋!”一位被马超夷了全家的汉子,此时正一脸凶厉的神色,欲战之意早已急不可耐。

  “哎,古尔木大哥,你看开些吧。咱们生活在这大草原上,谁不是杀人就是被人杀......”一位年纪较小的勇士,看到马超那威风凛凛的模样,竟开口为马超说起了好话。因为他的族人,在马超来袭之时,已经逃散离去,保住了性命。

  “混账!难道他血洗我们部落之仇,就不报了吗?”另一位汉子见状大怒,但眼神,却也没有离开过马超。

  的确,马超的出现,让这些黄羊羌部落的勇士们情绪纷乱,或恨之入骨、或钦佩仰慕、或爱恨兼之,但不管怎么说,这些人的目光,始终聚焦在的,还是那一身锦袍的少年身上。

  “公子,阎行已经调用了铁羌令,在这片草原上,您已然无立足之地!”面对似乎掌控着一切的马超,多塔木不仅有些气馁。不过,他相信,这个消息,总会让马超动容的。

  “哦?是吗?”马超微笑了一下,此时两人相距已经非常之近,马超甚至还用右手拍了拍多塔木的肩膀:“感谢多塔木首领的直言,超此次若是逃出升天,定不忘首领之恩。”

  “公子,铁羌令一出......”多塔木看到马超仍旧一幅云淡风轻的样子,以为马超根本不懂铁羌令的威力。

  “铁羌令一出,各部臣服。所有羌族部落,均要服从盟主的指挥。”马超笑着将下一句说了出来,他知道,此时自己表现地越是宠辱不惊,越是能给多塔木带来更大的心理压力。

  果然,多塔木听到马超居然能将这句话接下来,心中已然骇然无比。看向马超的眼神,也逐渐由仇视、敌意转化为震惊、惊骇:这少年,知此消息仍宠辱不惊,当真乃人中龙凤!

  而就在此时,多塔木看到自己身后部落勇士们的惊呼,回首望去,只见一飚人马正急速赶来,而苍劲的大旗上,那一个‘阎’字已被猎风刮得狂乱,一如这飚人马此刻气急败坏及恼怒狂乱的气势。

  “是阎行!”多塔木大惊,此刻自己与马超如此亲密在一起,那真是黄泥掉进了裤裆——不是屎也是屎!

  而这时,马超自然也看到了这飚极速赶来的人马,微笑着摆了摆手,随后对多塔木说道:“首领,看来超该走了,下次有机会,再与首领把酒言欢。”

  ‘欢你妹夫!你这货,已经坑死我了!’多塔木在心里哀嚎。

  可马超犹嫌不够,四千刑骑营居然在阎行即将到来之前,挺枪驾马,一幅大战在即的模样!

  看到这个情景,多塔木几乎克制不住自己一拳将马超那笑得很灿烂的脸给打开花!

  阎行没来之前,你手下的西凉铁骑优哉游哉,一幅来旅游的德行。而阎行初至,你就一幅如临大敌的模样,这让阎行怎么看?

  多塔木已经有些崩溃了,可更让多塔木崩溃的是,那西凉铁骑当中身着黑甲的汉子,居然还搭起了弓......

  “不!”多塔木惊呼,这一箭要是射出去,那自己就算是浑身长满嘴,也没法跟阎行说得清了!

  可是,就在多塔木惊呼之时,就见那汉子动作如电,长臂一送,那利箭便如雷轰电掣般袭来,瞬间便穿透了一位混入黄羊羌部落密探的胸间。

  “多塔木首领,这些杂碎,也忒烦人,竟引来了阎行大军,某家替你清理了!”庞德高声呼喊,唯恐姗姗来迟的阎行听不到。

  “首领,今日密谈之事,切勿让阎行知晓。贵公子在超手中,定会安然无恙。待事成之后,超自当送还公子并叩礼赔罪!”远遁的马超速度奇快,同时嘴上也没有闲着。

  而孤零零端坐在战马上的多塔木,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我他娘的命怎么就这么苦?招惹上这样一个敌人?!——痛哭流涕的多塔木语。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