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三十九章 怎么不卑劣!


    两军对垒,马超与多塔木立于阵前,似乎并无太多剑拨弩张的气氛。

    或许是上天眷顾,又或许是自己的探兵幸运。待阎行再一次分兵追杀马超之时,刚离开白马羌部落的马超,撞见的正是黄羊羌部落大军。

    马超也没有一丝要战斗的意思,此时他虽然披盔挂甲、手持大枪,但左手处,却抱着一个三岁的小男孩,正在有意无意逗弄着。而多塔木的目光,就随着马超的挑逗,一愣一愣的。尤其是当马超将那小孩高抛起来的时候,多塔木的目光就恨不得吃了马超、又巴不得舔马超的臭脚,生怕马超一不小心失了手......

    “多塔木首领,令公子真是虎头虎脑、聪明伶俐,想必日后定然也是一个可以撑起部落的首领。”马超似一幅外出郊游的闲情逸致,悠悠纵马向着多塔木走去。

    多塔木看着马超一步步慢慢走来,眼中不禁闪烁着一种希冀、一种企盼:只要马超主动走到自己的面前,自己就有机会拼死将孩儿从马超手中夺过来!至于马超的武艺,身为一个焦灼的父亲,多塔木并没有多加考虑。

    “少将军谬赞,犬子若是有少将军一半威武,多塔木就已死而无憾了......”多塔木目光直直的望着马超,嘴上随意敷衍着,心中却在默数马超与自己的距离。

    五十步

    三十步

    二十步

    十步

    多塔木此时已经可以清晰看到马超的面容,已看得到马超的一举一动,更看见的,是自己的孩儿对自己露出那欣喜及渴望回到他怀中的希冀。

    马超仍旧似乎一幅浑然不知的德行,嘴上随意与多塔木说着话,胯下良马不停。甚至,直至此时,马超的战马与多塔木的战马,相距不过一个马头的距离。

    而就在这一瞬,多塔木眼中精光一闪,似乎就要有所举动。可是出于武者的谨慎,多塔木还是抬头望了一眼马超的眼睛。

    这一望,多塔木分明看到马超一双虎目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他眼中的火光忽明忽暗的闪烁,仿佛一种随性却又暴戾的战意就在他的眼中燃烧。

    多塔木清楚的知道,马超可以随时激发这股战意,因为现在他那双燃烧的眸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目光扫到马超的右手,已经分明看到他虚握的手指正渐渐熟悉那大枪枪体的触觉。马超就那样轻轻松松的坐在马上,右手持枪、左手还抱着自己的孩儿......

    这是一种暗示,多塔木是个聪明人,他知道马超在逼自己选择左边还是右边。

    而此时马超这种掌控一切的姿态,使得多塔木毫不怀疑无论何时何地,马超的大枪都能从右侧挥出!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马超身体散发的淡淡杀气,已经仿佛与周围的环境都溶为一体,更显出他那雄壮挺拔的身姿。

    看到马超这幅气定神闲又随时如猛虎出笼的矛盾错觉,多塔木猛然想起一件事:那就是眼前这个自十四岁就随马腾征战,至现在十五虚岁,已经赢得了一个响亮称号的人——西凉之锦!

    多塔木长长吐出一口气,手指渐渐放松,放弃了出其不意抢夺孩子的想法:马超分明早已看破了自己的企图,既然他已经有了防备,那成功的几率等于零。何况,虽然没有正式过招较量,但从气势的对峙上,多塔木已经明确感受到自己与这西凉之锦彼此之间的差距!

    于是,多塔木放下的手中的弯刀,驱策战马微微走到了马超的左侧。接下来半个时辰后,马超的谈话内容就变成了这句:

    “怎么样?多塔木首领,汉朝的茶叶,是不是羌族必须的物资?”

    不错,半个时辰内,马超已经从多塔木儿子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谈论到了汉羌两族的根本差异,进而又加深了一下针对汉羌两族生活方式的交流。而现在,已经探讨到具体细节上面了......

    多塔木能怎样,只能硬着头皮点头应是,而心中,早已将马超的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个遍:我们现在是在打仗啊!你他娘的来这里,就是为了来开个两族交流会?

    而此时在多塔木身后的阵型之间,几十个羌族装扮的汉人已经对多塔木怒目而视:出了黑水羌那件事之后,阎行特意在这次分兵之前,向多塔木及俄戈烧尔的部队当中派了几名暗探,以此监视这两族首领的动向。

    多塔木自然知道阎行的小动作,他想过马超可能会用自己的儿子来要挟自己,也想过马超可能会打温情牌来劝说自己放过他,甚至,多塔木还想过马超可能会阵前杀子来摧垮黄羊羌的斗志。这么多的设想,已经让多塔木有些崩溃,也就没在意阎行的举动。可打死多塔木也没想到,马超就是抱着自己的儿子,在两军对峙如此肃杀的情景中,与自己不咸不淡的聊聊天!

    如此,那些密探,该如何汇报这一情况?

    想到这些,多塔木又一次升起抢夺自己孩子的想法,哪怕,是自己死在马超的枪下!

    可是,马超似乎完全掌控了多塔木的心理,未待多塔木有所行动之时,马超就已经将身体微微地动了一动:将重心前倾、臀部也成虚坐的姿势,而右手虽然仍旧虚握大枪,但已经将枪尖挪到最适合出击的位置。这分明是出手在即,只待多塔木稍有一丝的举动,就会......

    将所有的招数都在脑中设想了一遍之后,多塔木悲哀的发现,无论是自己如何出手,马超都可以轻易化解自己的攻击,并且,随手将自己的孩子掷于马下!

    不错,多塔木已经看出了马超的心思,因为马超的眼神已经多次瞅了瞅左手上的孩子,以及地下那一块很刺眼的石头......

    “爹爹,你为何还不将孩儿接走?哥哥说父亲要陪孩儿玩一场捉迷藏的游戏,可是孩儿已经不想玩这个游戏了,只想跟爹爹在一起......”奶声奶气的儿音突然响起,彻底击碎了多塔木所有的决心和信心。

    “没错,阿虎要勇敢,身为羌族的子民,你怎么能连一个游戏都玩不好?”多塔木轻叹了一口气,眼中流露出慈父才有的宠溺,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放心,爹爹很快就会接你回去。”

    “少将军,你既是西凉马家的长子,又怎能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多塔木最后嘶声说道,这是他身为一个弱者无力的控诉。

    “首领怎可如此说?超不过是看贵公子有几分超当年的风范,忍不住想跟贵公子多待一些时日,难道这也称得上是卑劣吗?”马超嘻嘻笑了一声,那一幅真诚的神情,真是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他娘的你这不算卑劣,那世上就没有卑劣的事儿了!——悲愤憋屈至极的多塔木在心中嘶吼道。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