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三十八章 用不用计?


    穿越前的马超,根本没有研究过什么三十六计,也没耍过什么阴谋诡计。但在这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马超已经开始对这些阴谋有些跃跃欲试了。

    别的计谋,或许他不会也学不会,但手中有了多塔木唯一的儿子,加上阎行之前杀了黑水羌部落首领此事,马超已经看出阎行跟这黄羊羌之间并不是主下令从、或者亲密无间合作关系。之后又听仲坚说了铁羌盟里的规矩,马超越发对自己的离间之计有了几分把握。

    而具体的操作步骤,马超心中早已有了计较。

    当初,哦,按现在来说,是以后......

    历史上马超跟曹孟德死磕的时候,马超联合了韩遂及旗本八部十余万大军。在战争的初期还打得曹操丢盔弃甲,落荒而逃。甚至,假如韩遂听从马超的意见,在曹操率军北渡黄河的时候阻止曹操渡河,说不定真可能将曹操击灭。可惜韩遂那老家伙深信兵书,来了个兵半渡而击,虽然取得了局部小胜,但却让曹操渡过黄河于河东就食,丧失了断了曹操粮草的战略良机。

    ‘马儿不死,吾无葬地矣。’曹操后来评价马超,就是夸赞马超的战略眼光。

    不过,这段历史,不仅留下了马超杀得曹操割须弃袍的英武战姿,还留下了贾狐狸那一高超的离间之计。而在马超的眼中,那一招离间之计,当然算是无懈可击。而此时自己还有多塔木唯一的儿子在手中为质,这要是还不能让阎行怀疑多塔木,那马超就只能哭着对罗贯中说‘三国演义都是骗人的’.......

    “多谢两位叔父的款待,超今日得见两位如此豪爽粗犷的好汉子,当真三生有幸。家父能结识两位如此豪杰,也是我们西凉马家之荣幸。今日,超代表家父,在此谢过两位叔父了。”马超目前根本没啥能力给这两位便宜叔父封官许愿,唯有说些真诚又轻佻的话语,来感激这两位真心待他的羌族首领了。

    果然,这两人虽然粗枝大叶,但也都看出了马超的小聪明。日谷得基轻拍马超一巴掌,笑着说道:“咱这大侄子真会说话,放心,就看在当年你老子救我一命的情义下,我青衣羌也绝不会为难于你,另外,若是真的没地方藏了。来我青衣羌部落,我保证哪个部落都不敢动你!”

    而仲坚听完之后,也欲夸夸海口,不过思考片刻后,还是凝重的说道:“贤侄,阎行既然已经拿到了铁羌令,那则必然会动员整个羌族部落与你为难。毕竟,他追杀你,已经将近十天了,此时急火攻心,定会让无所不用其极......”

    “两位叔父好意及提醒,超自心领了。然超既然敢来到了羌族腹地,也自有所依仗。届时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马超真心看到这两位是由衷想帮他的,不过,越是这样,马超便也越不能将祸水引向他们这里。深鞠一躬之后,马超继续说道:“侄儿就此拜别,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刚要走入帐篷,马超似乎又想到什么,转身又说道:“两位叔父,去年你们部落大概也受了寒灾影响吧?”

    日谷得基和仲坚均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说道:“大侄子就不用担心我们了,你老子早就在前几日写来书信,告知扶风郡已经打算开设交易所。而我们派出的商队,相信很快就会回来了。”

    “嗯,如此甚好。只不过,羌族内部纷争不休,且对汉态度有仇视者、亦有友善者。两位叔父务必谨言慎行,莫要韩遂那老东西捉住了把柄。”想想也是,自己老爹跟这两位如此之铁的关系,那孟达开起交易所的时候,老爹又怎么会不先给这两位通信儿?故此,马超最后也只能说说这些客套之言了。

    “嗯,侄儿所言有理。不过,汉羌仇怨,以及马家与韩遂的纷争......哎!”日谷得基和仲坚均是胆大心细之人,然而处于这个漩涡当中,他们在夹缝当中挣扎求存已是不易,若是说来改变这个格局,恐怕他们还力有不逮。

    “两位叔父切莫妄自菲薄,汉羌仇怨、马家与韩遂的纷争嘛......”马超先是恭敬回话,待说道后面两件事儿后,语气逐渐坚韧高昂起来:“两位叔父以为,侄儿这西凉之锦,莫非还斩不断这些恩怨?”

    仲坚与日谷得基听闻后猛地一愣,随即对视一眼,感慨马腾这家伙倒是生了一个有志气又带种的好儿子!

    而另一方面,吕布看着前方的贾诩,神情已经有几分不耐。

    “贾先生,你究竟要等到何时,才肯出发?”吕布始终一股金属般的磁性嘶哑嗓音,总会让初听着有些头脑发颤。而在他身后,三万并州狼骑果然如狼群一般蠢蠢欲动,仿佛时刻要去撕裂猎物的恶狼。

    “吕将军勿恼,老夫已经发现少主留下的标志了。”对于吕布的不耐,贾诩丝毫没有一点不悦。他在一块巨石背后指了指后才说道:“如此看来,少主并未返回扶风郡,而是直接奔袭黄羊羌部落了......”

    “什么?”吕布此时的神色才有所松动,犹带着一丝不信说道:“你是说,马家少年,以区区十五岁年纪,居然有胆放弃返回汉地的机会,反而选择去奔袭羌族部落?”

    吕布仔细看了一下眼前的马蹄印,待看到那一大片被践踏的痕迹之后,才悚然动容:“不是这少年不肯回汉地,而是他料到了敌军必然会在这里守株待兔,才毅然置之死地而后生。”吕布最终叹了一口气,有些欣喜或落寞的继续说道:“吕某自忖在骑兵技艺上举世无双,却不曾想,这世间居然还有此等神驹儿!就凭他这一点,也值得吕某高看他一眼了。”

    “将军仗武冠世、冲锋陷阵犹胜霍骠姚,当可谓现世‘飞将’。以少主之能,尚且与将军相距甚远,乃萤火之光不可与皓月争辉......”贾诩也是一个妙人,此时的他,还没有完全消磨掉心中的夙愿,且因为马超的出现,使得更有了一丝期盼。由此,对于这人情世故,他也有兴趣玩转一下。

    而吕布听了贾诩的话后,果然脸色转缓,持戟说道:“贾先生谬赞了。现既已经知晓马家少年行踪,想必此时他也处在万分凶险之下。我可不想届时看到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不得不说,吕布此人,说话就是令人毫无好感。虽然贾诩听出吕布是想去救人,但这话,怎么听都不吉利。

    不过,幸好对方是贾诩,微微一笑也不计较,抱拳说道:“全仗将军虎威。”

    “儿郎们,随我去会一会这西凉之锦,切莫让那些羌族蛮夷跟抢了先!”吕布纵戟一挥,胯下赤兔奋然腾越,身后,三千狼骑如影随形,只如一股如在月下跟随头狼觅食的狼群。

    ‘这吕布,当可称为举世悍将!若是与少主相较......呵呵’贾诩捋了捋颌下三缕胡须,眼中精光熠熠闪烁......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