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三十七章 马腾的羌族朋友


    “什么?那黑水羌竟然退出了阎行的部队?”马超听得那探兵的回报,一脸吃惊的问道,

    此时的马超,没有在朔风刺骨的草地上驻扎,也没有啃那些又硬又没味道的羊肉,更没有一身如逃荒几十年般的狼狈。此时的他,正坐在温暖的帐篷中,喝着虽然有些腥、但很滑口的马奶酒,吃着精致烹烤好的小羊羔肉和一些新鲜水果......这生活,简直跟梦里的差不多,假如不是因为听了这震惊的消息而使得自己那英俊潇洒、器宇轩昂的气质有些走形之外,完全就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羌族贵人。

    当然,马超知道自己很帅,但也没有自卖自夸的低俗癖好,这‘英俊潇洒、器宇轩昂’八个字,完全是面前这两位大叔的夸赞。而且,这种夸赞,似乎还在不断提升当中......

    “两位叔父,那阎行既然已经拿出了铁羌令,为何黑水羌还敢在那个时候回营,莫不怕羌族所有部落的征讨吗?”马超恢复了一下自己的气势,谦恭有礼的向自己面前的两位大汉请教道。

    “贤侄果然家教甚严,仪态万方......”一黑脸大汉憋着脑袋,终于又想出两句夸赞马超的话。

    “贤侄果然恭谦有礼,可见寿成兄家教甚严啊......”一黄脸大汉,似乎也是黔驴技穷,憋了半天后,同那黑脸大汉应和道。

    ‘这两人,不是来这里搞笑的吧?’马超挠了挠头,一脸郁闷的想到。不过,关系到自己的小命儿安危,马超还是不得不继续保持着一幅‘谦恭有礼’的姿态说道:“两位叔父谬赞了,可如今小侄是在两位叔父的大帐当中。入乡随俗,况且小侄自小就最敬佩粗犷豪爽的草原汉子......不曾想,两位叔父居然如此客套,莫不是还将小侄当外人否?”

    “哈哈,原来小子你喜欢纯爷们!我日谷得基可是咱青衣羌响当当的汉子,若不是寿成兄老是一幅谦恭有礼的......”这名叫日谷得基的黑脸汉子听到马超如此说,一下就放开了姿态,只拍着自己的胸脯自夸道。

    “大侄子你早说啊,也省得你玉强伯伯装得如此辛苦,你不知道,你玉强伯伯以前就是个马贼,要不是被你婶子给掳了去......”相当奇怪的是,这位一身羌族打扮的黄脸大汉,居然是一名汉人。而当这黄脸大汉说道这番话时,一旁三十余岁、一身御姐气质的羌族少妇就狠狠瞪了他一眼。

    不错,马超眼前这两位大汉,就是青衣羌和白马羌的首领。

    袭掠了蝥牛羌部落之后,马超的确想北上再去袭击黑水羌的部落,可不曾想这一路上竟有如此多的部落盘踞,而正待马超惊恐欲逃之际,那部落当中飞奔出一骑,高声喊问‘来者可是西凉马家之子?’

    马超从来不打算隐没姓名,在他心中,即便是死,也不能让历史上那位西凉马超蒙羞。可在自己做好拼死一战心态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后,想不到竟得到了白马羌盛情招待,而闻讯而来的青衣羌首领,跟马超也是极其热乎。

    东拉西扯了半天之后,马超才知道,这一切果然又要得益于自己那便宜老爹马腾:青衣羌首领日谷得基曾在一次征战中,受了重伤,昏迷不醒。是马腾这老好人暗暗私自将他带到了凉州,请凉州名医前来诊治,救了日谷得基一命。后来私下交往,才知道原来日谷得基居然是青衣羌首领的儿子。

    而仲坚仲玉强就更有意思了,他跟马腾原本就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关系相当之铁。后来马腾与仲坚一起在彰山砍柴的时候,遇到白马羌入汉地劫掠。白马羌首领之女当时只有十六岁,看到这两人武艺非凡又怒而不屈的神姿,竟然隐隐对这两汉人有了好感。

    是的,不错!

    准确来说,是人家是对仲坚有了好感!

    仲坚是扶风郡有名的美男子,而马腾的长相嘛......虽然马腾是混血儿,但不得不说,马腾这货十分不会长,除了身躯雄武挺拔外,他那鼻子和眼,一点都比不上人家仲坚。而那时偶尔从事马贼这一很有前途行业的仲坚,在其英俊的外表下,又多添了一丝粗犷野性的男儿气息,更是让白马羌公主芳心暗许。

    结果......结果就是白马羌公主在听了仲坚的请求后,放了马腾,将仲坚掳到了白马羌......

    仲坚不愧是当了几年马贼的人物,身陷白马羌之后的他,非但没有堕了汉人的气节,相反凭借过人的武艺还让多数羌人敬服,加上仲坚那精狡的聪明以及后来马腾有意的通风报信,不仅没有使白马羌被汉人剿灭,反而在一次次围剿当中壮大起来。后来老首领寿终正寝,仲坚凭着超高的人气,当仁不让地坐上了白马羌新首领的宝座!

    而最令马超气愤的是,那仲坚的婆娘这时可就在马超面前,成熟妩媚又有羌族特有野性英气的大美人儿,简直就是后世可望不可求的风范御姐!——仲坚这货占了便宜不说,还老是抱怨自己命苦神马的......

    哎,不知自己那老爹心中,是不是对当年白马羌公主的选择耿耿于怀又艳羡不已?

    这两人,可以说是与马腾关系最瓷实的敌人。当然,这个‘敌人’关系,只是明面上的,暗地里,这三人可是暗通曲款,好不默契。

    好容易绕了一圈儿回到正题后,仲坚才一脸严肃的说道:“大侄子居然还知道铁羌盟,果然比阎行那狗东西强太多了,当初他拿着铁羌令......哎,哎,不要扯我耳朵!”

    果然,仲坚这大叔父的思维,不是马超能够理解的。幸好,自己那便宜婶婶,是个很善解人意的婶子。

    待仲坚夹七夹八将铁羌盟的规矩给马超讲了之后,马超终于明白了黑水羌对阎行的反应。不过,就算少了黑水羌那一万余骑兵,阎行手中还有五万余大军。而更可恶的是,阎行此时拿出了铁羌令,那明显要对马超赶尽杀绝了。

    因为,听探兵汇报的情况,那韩遂留给阎行铁羌令,绝不是专门让阎行追杀自己用的。极有可能是待阎行灭了自己之后,趁自己老爹心境悲痛、一怒之下兴兵报复时,号令整个羌族部落一举灭了西凉马家的!

    ‘黄河九曲’啊,虽然尚未谋面,已经让马超领教其手段了:当真如黄河之水,弯绕曲折又防不胜防!

    而正待马超苦思破解之策时,又一探兵汇报,而听得这探兵的消息后,马超看了自己身边那个吃得很香的小男孩,微微一笑:说不得,该让你老爹也叛出铁羌盟了......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