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三十四章 孩子!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虽然在那些铁骑面前,马超一派镇定自若的嘴脸,可实际上他心里却紧张得不行“面临生死抉择,没人能够无动于衷。马超不是什么神或者魔,他只是无意穿越到这并属于他的世界当中,并且想在乱世当中生活得更轻松一些的小人物而已。

    然而,乱世不会轻易给他想要的结果。所以,他唯有靠着自己的一些小聪明和坚韧来向乱世谋取。

    终于,该来的还是来了。

    等已经可以看到黄羊羌当中的确只剩下一些稀稀落落的灯火时,马超心头的一块巨石终于落地,又赌对了!黄羊羌接受铁羌盟阎行的调令,部落内所有的精壮勇士都随首领一起上了战场,留在部落里的,就只剩下一些老人、妇女和孩子。

    “咻!”

    锐利的破空声中,冰冷的杀机已经霎息袭至,黄羊羌部落里的那些老人和孩子都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就看到一飚骑兵如风一般风驰电掣而来。

    统一的汉朝制甲,殷红色的流苏,外加那冷漠无情的杀意,瞬间就让整个部落惊乱不止。

    “杀呀~~”

    马超一马当先,率先冲杀过去。而当他看到这部落当中果真尽是老人和孩童之后,却不得不狠心用手中的大枪来残杀他们的性命。

    无他,乱世当中,从不存在什么怜悯!

    今日你怜悯了敌人,明日敌人的刀剑可不会怜悯你的性命!

    所以,马超此时宁愿让身体内的那股杀意将自己渲染成鬼神,来抹灭自己情感当中的那丝怜悯!

    “杀呀~~”

    “杀啊~~”

    排山倒海的喊杀声从黄羊羌部落的前后两方骤然响起,庞德听到喊杀声后,率领这两千西凉铁骑突然如鬼魅般出现,潮水般向着部落大营掩杀过去。很显然,在刑骑营当中生活了几年的庞德,在其情感上,是要比马超冷漠残酷很多的。

    “汉军!是西凉之锦那魔鬼!”黄羊羌部落当中的一些老人心胆俱寒,认出马超的标志性装扮后,赶紧向四周大喊道:“跑,快跑!西凉之锦来了!”

    由于马超几次刻意的留名,西凉之锦此时已经深深存在了每个羌人的心中。在那些对马家友善的部落当中,西凉之锦是战无不胜的天威神将军;而在那些与马家为敌的部落当中,西凉之锦就是屠夫、是魔鬼、是心底最恐惧的梦魇!

    早已经寒了胆魄的那些妇女和孩童顷刻放弃了抵抗的意志,四散奔逃而去,而一些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的羌人,被那些慌不择路的马匹惊吓到了。待他们看清楚潮水般掩杀过来的西凉铁骑后,慌乱中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汉家人马,赶紧跟着转身就逃。

    这场战役胜得一点都不光彩,至少,马超是这样认为的。

    “杀!”

    庞德大吼一声,一刀劈翻一名跑得慢的黄羊羌牧民,心下感到说不出的畅快,这几日像狗一样被羌族牧民撵着到处跑,现在却反过来被自己设伏痛击!诚可谓世事无常、变幻莫测。

    心中积累的仇怨一下释放出来,直让庞德有些暴乱的倾向。

    仰天长笑三声,庞德舞刀正欲再追,却被马超一把拉住。

    “行了,不要追了,马上收拢士卒,进行一些必要的补充后,立即转进。”

    “为何?”庞德愕然。

    “此时不走,则死无葬身之地耳!”马超厉声喝道,立时让庞德有些清醒过来。

    庞德眼中的赤芒渐渐消失,终于也意识到了自军的处境,挥手即刻下令让手下立即原地补给。而看向马超的眼神,也渐渐由畏服转为敬服。

    果然,就在马超的刑骑营离开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之后,黄羊羌的首领便率领着一万余骑勇士赶来。可此刻留给他们的,入眼竟是烧毁的帐篷和已经四散而逃的牲畜,以及,更多的,是部落里老人和妇女的尸体,和那些在目前身旁痛苦的孩童......

    “西凉之锦!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黄羊羌首领多塔木两眼冒火,奋力将手中弯刀掷于地下,咬牙切齿嘶吼道。

    “首领,您的帐篷里,有一封信......是那个马超留给您的。”手下的勇士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和愤怒,将部落营地巡视了一番,而在首领的金帐当中,发现了这一封能让黄羊羌首领暴跳如雷又无何奈何的信件:

    ‘借贵部落少公子一用,同游草原,望首领勿怪......’

    多塔木今年四十余岁,在汉代,这样的年纪,已经可以自称‘老夫’了。当年在与汉军的厮杀中,他的子孙根被汉军的流失所射中,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其生育能力却大大受到影响。直至前几年,才有了第一个、也算可能是唯一的儿子。

    多塔木晚年得子,宝贝的不得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如今,他那才三岁的儿子,却落在了马超手中......

    “西凉之锦!难道真是我们羌族的噩梦吗?!”多塔木虎目怒睁,却又不争气地流下了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尤其是草原上铁血铮铮的汉子。可是,多塔木除了这种憋屈的情感流露外,再也没有任何方式能表达他对马超既恨又惧的情感了。

    “你能确定,这是多塔木唯一的孩子?”纵马奔驰当中,马超听了庞德汇报后,一脸惊愕。

    “是的,少主。当时很多妇女和老人都在拼命保护这个孩童,属下觉得有异,便劫持了过来。现从他的生母当中,已经得知他的身份。”庞德一边回答着,一边努力保护好身体的平衡。因为,在他的怀中,有个安睡得很香甜的三岁男孩。

    马超再次凝重的看了一眼庞德怀中的孩儿,嘴角不经意扯出一抹狡诈诡异的弧度:这孩子,假如运用的好,几乎就可以抵得上数万黄羊羌儿郎。而假如自己的花样再玩得高明一些,使得黄羊羌从此叛出铁羌盟,也不见得不可能啊......

    而庞德看到自己的那位少主脸上,再次露出这种阴险的神情。哪里还不知道马超又把主意打在了这孩童的身上?

    又一次看了一眼怀中的孩童,庞德第一次开始为这可怜的孩子的命运而感到悲哀。心中同时默默对那个丝毫没有一点礼义廉耻的少主做出了一个评价:

    禽兽!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