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三十二章 有内奸!
  

  漫山遍野的火把如滚滚的火潮汹涌而来,天空上滚雷隆隆,如噩梦中情景再现,把西边的天都照亮了。羌族的报复就这样明目张胆的到来了,马超此时心中没其他的感慨,唯一的感觉,就是:他们的人,可真多啊!

  如果按每小队一支火把计算,敌军只怕会有七八万人--整个羌族难道都被号召起来了吗?

  敌军近了,近了,渐渐已经可以听到隆隆的马蹄声和呼啸的呐喊,象是狂风卷过海潮,象是暴雨冲刷森林。地面在微微的抖动着,越来越近的马蹄似直接击打在人的骨头上。马超看着一望无际的火潮,只觉这阵势,就算一头巨龙横在他们前面,他们也会纵马将之踏成齑粉的。

  这才是真正的大的战场!

  这绝不是什么莫名其妙出现在脑海里的一些三国资料文字所能体现的,也不是身边武将几句对战场的解说所能涵盖的,这种气氛,这种肃杀,这种疯狂舞蹈于每一寸空气里的杀戮之气,足以使一个初上战场的人魂飞魄散。

  什么改变历史的豪情,什么名动天下的壮志,全都飞到九天云外,眼中所有,心中所想,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马超的确有万夫不当之勇,但可以确定的是,穿越过来,他始终没有直面如此震撼的场景:之前与破羌的战役,只能算是小范围的厮杀;而后来突袭破羌部落,却是在破羌丝毫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发生的,与此时万马奔腾而来的肃杀完全不同!

  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身边的庞德,却见他如一尊铁铸的雕塑挺立在身旁,连脸上的轮廓如刀刻般,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动。不仅是他,就连他身边的每一个亲卫,每一个士兵,都标枪般站着,眼中没有退缩,没有畏惧,有的,只是如闪动的烈火般浓浓的战意。

  看着这些,马超的心稍稍宁定了一些,可这一平静,那汹涌暴戾的战意又仿佛被点燃的野草一般,疯狂在体内燃烧着,那种火热,刺激着马超恨不得就凭着手中的一杆长枪、率领着身后的五千余西凉铁骑冲杀过去!

  绝对不可以!

  穿越新马超可不能只是如此有勇无谋之人,该死的暴戾热血,此时可真不是奔涌全身的时候啊!

  穿越后的马超,已经学会在适当的时候放纵他体内这股战意。但同时,在不适当的时候,他更明白自己是一个对小命儿很负责的人!

  拼命压制住体内那汹涌的战意,马超不断的对自己说‘淡定,淡定,现在冲上去,可不只会被人给包了饺子,还会让人给剁成饺子馅儿!’

  这个时候,一滴水突然打在马超的缨盔上,马超没有在意。

  七八万的羌族部落,怎么可能?虽然羌族大约有六十万的牧民,但分散在草原各地,就显得没有那么多了。

  而这次居然一下来了七八万的敌军,难道破羌部落是羌族里的三好部落,深受各部落的爱戴?

  又一滴水打在马超的肩甲上,马超还在凝目远眺。

  原来是铁羌盟在从中作梗!

  马超已经看到敌军当中那一杆大旗,上面清清楚楚写着一个‘阎’字!

  西凉金城阎氏,一个以勇武著称的家族,当代家主名唤阎行,字彦明。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韩遂女婿!

  现在阎行可能还不是韩遂女婿,但毫无疑问的是,阎行现在已经是韩遂手下的头号大将,他的出现,就表明铁羌盟时刻在关注着西凉马家的动态。

  第三滴水落在马超的手上。

  马超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这个事实,让马超有种端坐不住在马背上的感觉!

  暴雨忽然倾盆而下!

  酝酿已久的大雨彻底爆发,天空积蓄了许久的雨水,此刻都尽情宣泄出来!刹那间天地恢复了无穷的黑暗:铁羌盟和羌族的火把瞬间全部熄灭。

  顿时一片混乱。

  而马超也是大雨来临之时明白了一件事:西凉马家有内奸!

  突袭破羌部落之事,也算是秘密行动,假若没有内奸的话,铁羌盟不可能在破羌刚被剿灭,就在一天的时间,集结好了大军,连夜追杀自己!

  而就在铁羌盟和羌族都陷入混乱的时候,马超用尽力气回头大声喊:“兄弟们,风紧扯呼!”

  瞬间,五千余西凉铁骑如猛然惊醒的野兽,立时调转马头,如离线的箭一般,逃之夭夭。

  废话,五千对七万,士气又不分彼此。明显打不过,还要硬冲上去,那不是勇武,那是找死!

  马超不想死,至少,他不想死在这荒凉冰冷的大草原上。

  他身后,敌军的战鼓也震天动地的敲响起来,呐喊声,呼喝声,响成一片,那排山倒海般的气势,随着马超的撤离渐渐越来越远。

  “可恶,马家小儿,竟不是莽撞无谋之辈!”阎行恼怒的说了一声,随后嘴角却又弯了起来:“不过,幸好是这样,否则的话,还真不好玩了呢。”

  身旁的俄戈烧尔看到阎行这个样子,再加上此时果真如阎行所料一般下起了大雨。愈加坚定了他不可与阎行为敌的想法,不自觉就离阎行远了一分:“将军,我们还要追吗?”

  “追,为何不追?”阎行笑着说道,但语气却冰冷如刀:“猫抓老鼠的游戏,现在才刚刚开始而已。”

  而长安方面,铁戟无双的吕布终于露出了来到长安后的第一个笑容。

  “那些该死的羌族,居然敢挑衅某家的威严!真是该杀!该统统夷灭!”董卓愤然甩掉了手上的竹简,一张肥肉横飞的脸上此时尽是暴怒的咆哮:“我儿,率领你手下的并州狼骑,将那些羌族部落首领的脑袋提来与某家相见!”

  李儒看着暴怒中的董卓,张口欲说些什么,但随即便隐忍了下来:西凉那韩遂,也确实太过放肆了。铁羌盟实力虽然强悍,但绝对还没有本钱可以嚣张到能够挑衅大汉威严的时候!虽然不甘愿让吕布这匹野心勃勃的恶狼得到一次放纵的机会,但能够让韩遂知道如今董家的威厉,也算是不得已之计了。

  “诺!父亲尽在朝中端坐,静待孩儿扬威草原之时!”吕布抱拳告辞,在离去的时候,情不自禁吐了胸中一口浊气,阴鸷的脸庞上莫名闪现一丝阳光。

  “泰山,这次让吕布......”待所有人都退下之后,李儒才不自禁嘀咕道。

  “无妨,‘黄河九曲’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就让吕布跟韩遂狗咬狗去吧。”董卓此时一脸平静的面容,仿佛先前的暴怒只不过是一场幻境而已。

  “泰山大人远虑,小婿多忧了......”

  烽火狼烟征伐血,难抵朝中三两言。

  历代政治,概莫如此。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