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二十八章 偏不告诉你


    “怎么可能是汉军,怎么可能是那个西凉之锦?这根本不符合汉人的一贯作风!”日木大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为部落首领,应该立即有效组织起抵抗!

    而就象是在嘲笑日木大所谓的“汉人一贯作风”般,马超和庞德这两支从侧翼冲杀过来的西凉铁骑已经汇合成了一股钢铁洪流,在营地当中横冲直撞。而营地的后方,也已经被丑哥率领的刑骑营在肆无忌惮的制作着混乱。

    这一瞬间,窒息感如同风暴般横扫过日木大整个身体。在这片不可遏制的混乱当中,日木大终于意识到唯一的选择就是拼死一战。

    “吹号,聚兵!”

    日木大颤声吼完,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自己都觉得没什么底气......

    “首领,快走吧!”亲兵急切说道。

    日木大稍一迟疑,可那滚滚洪流却已到了身前,宛如一架金属刺猥,看到前面挡住路的破羌人,一声大喝,数十柄长枪已是当头刺来。

    日木大急退,回首之间,便看到前方的亲兵部队一连几声惨叫,几名亲兵已经死在西凉骑兵第一波的冲击当中。

    日木大心中最后的战意彻底消失了,随后涌现的,就是无穷无尽的恐惧,心里发寒,脑海当中就只剩下一个意识:跑!

    猛的一拉缰绳,日木大如没头的苍蝇狠命向后跑去。

    而他身后的金属洪流仍是稳健的操纵着战马,沉稳横扫着那些胆敢殊死抵抗的破羌勇士。

    一时间,整个营地一片火光,一边倒的杀戮已经成了主旋律,加之被驱散的马匹牛羊四处乱窜,整个营地已经乱得不可收拾了。

    自然,这样的形势更利于西凉骑兵逞威。那些丝毫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破羌牧民,在面临西凉铁骑的长枪钢刀时,如同面临镰刀挥割的杂草一般。被惊讶和恐惧所禁锢的躯体,惟有眼睁睁看着嗜血的刀枪袭向自己的首级。

    与此同时,丑哥也顺利完成他制造混乱的任务,开始逐渐汇合到马超和庞德的大部队当中。大肆蚕食收割胜利的果实。破羌部落里的羌人数量正以惊人的速度消失,犹如投如黑色染缸的白布,在最后的瞬间一下就被浸透了一大块。终究有少数的破羌勇士拼死抵抗着,但映照入瞳孔中的却都是断裂的肢体,飞溅的红色,斗志很快就被恐惧吞噬的无影无踪。

    伴随着凄厉的惨叫,鲜血织成的黎明缓缓拉开,在西凉铁骑的突袭下,破羌营地的垂死挣扎很快就停止了。此刻战场上只有零星几处还未归于寂静,但未待马超打算出手,那些抵抗便很快消失了。

    一万西凉铁骑星夜突袭,完全打了破羌部落一个措手不及,此役斩首破羌部落将近八余人,而西凉铁骑仅仅损失不到两成。不得不说,这又是一场大捷!

    战后的马超虽然有些气喘,神情也有些疲惫,但他的脸上洋溢着胜利者的骄傲,就连被晨风吹拂起的锦色战袍,也未沾上一滴鲜血!

    “成功了!”马超在心里长舒一口气,这一次不得已的冒险胜得异常轻松,真可算是天佑西凉。

    ‘我爱这个祭天节!’马超恨不得仰天长嗥一声,但当着八千余名西凉铁骑的面,却又不得不保持着威严的面容。

    一面心里乐得要死,一面还要冷酷到底,所谓战神,就是这样炼成的——大捷后的穿越男心中无耻呐喊道。

    “可惜,最后让那个部落首领跑掉了!”丑哥看到马超神情凝重,以为马超在寻找破羌首领。

    “唔?跑了?”马超回首望了一眼浑身浴血的丑哥,嘴角扯起一个诡异的笑容:“茫茫草原,弱肉强食世界,谁还会怜悯那个作恶多端的家伙?”

    丑哥猛的打了一个寒颤,只觉马超此时的气质太过妖厉,心中更是对马超的敬畏又深了一分。

    之后,马超便下令让手下开始打扫战场。而这些身经百战的西凉骑兵,自然知道所谓的‘打扫战场’是什么意思:一夜之间,整个破羌部落积攒的财富,就此易主了......

    “令明,你带几百人解救被掳掠的百姓,记住,不得无礼。”马超顺口说道,转而却又改口道:“还是让丑哥去吧,记住,留意那些年纪在十一二岁的孩子,看到筋骨强健、聪明伶俐的孤儿,就收留起来,我日后有用。”

    庞德和丑哥都不知道马超在打什么主意,但马超既然吩咐了,他们就会无条件服从执行。

    “咦?那边那个俘虏,过来一下。”布置完了任务后,马超正准备思考一下接下来的布置。可目光落到一个俘虏身上后,马超随口就喊了出来。

    几名西凉铁骑立马将那个俘虏押了过来,马超冷冷看了一眼那个俘虏之后,才淡淡说道:“日木大首领,既然已经战败了,何苦还要如此?”

    “你居然认识我?”日木大猛然惊呼,但随即他就看到马超那阴谋得逞的笑容,恼羞成怒的喊道:“小娃娃,你居然诈我?!”

    “没错,本想碰一碰运气,没想到我今天的运气真不错。”马超笑嘻嘻说道,丝毫不在意日木大临死前的愤怒。

    没错,日木大必须死,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他死了,才能为整个战役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而整个破羌部落,也会彻底在大草原上被除名。

    此次前来,马超就是要彻底铲灭破羌部落,给那些蠢蠢欲动的羌族一记响亮的耳光!

    而日木大此时已经穷途末路,当马超猜出他的身份之后,上百名西凉骑兵立刻将他团团围在中央,而在先前逃跑之时,他自己的臂上、腿上也被扎了好几个窟窿,鲜血淋漓,本就零乱的衣裳此时更是被撕扯的七零八落,露出了结实的肌肉,披头散发的他绝望地看着四周冷漠残忍的目光,感到昔日满身的力量正在一点一滴的离自己而去。

    不过,日木大好歹也是部落首领,曾经,他也多次见过那些弱小部落首领落到自己手中的情形,也知道最后的结果。只不过,现在角色呼唤了而已。勉力站了起来,日木大知晓自己已经没有活路,最后破口大骂:“汉朝弱狗,只知偷袭,不敢对战,儒夫!”

    马超哈哈大笑,“两军阵战,只看结果,不论手段,今日你败在我的手下,莫不是还要给自己的失败找个借口?”

    日木大怒道:“呸,汉狗不知羞耻,敢与我对战么?斩你头颅只在翻手之间!”

    听到日木大如此臭骂少主,西凉铁骑顿时嘴角浮起一种诡异的弧度。

    马超仰头大笑,轻蔑的看着日木大:“你莫非在开玩笑?就凭你现在的状况,值得我锦马超出手?”

    此话一出,日木大顿时颓废起来:不错,在先前的战役当中,日木大亲眼看到那一袭西凉之锦征杀的姿态,手下的破羌勇士,几乎没一个能在这恶魔手下撑过一回合的。自己早已没有当年夺得首领宝座时的勇武,此时说出这番话,完全是自取其辱。

    因为,西凉之锦的名号,已经不需要他的头颅来加深一丝丝肯定。

    他的骄傲,早已经是草原上的禁忌。

    “安心上路吧,从此以后,草原上再无破羌这一部落!”马超挥了挥手,属下的亲兵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日木大眼中的光彩顿时黯然下去,因为他知道,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完了,甚至,连名字也会很快不再存在草原上那些部落首领的口中。

    “最后一个请求,少将军,您是如何识破我的......”日木大临死之前,终于想起自己还有这个疑问,他不想最后带着糊涂下去。

    “想知道?”马超郑重的看着日木大,突然脸色一变,笑嘻嘻的说道:“我偏不告诉你......”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