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二十七章 草原上的锦色


    破羌部落,木栅寨门早已关闭,寨门前的哨楼上灯光昏然,上面的哨兵昏昏欲睡。这批刚刚被换来的哨兵,在先前狂欢的时候,就喝了不少的马奶酒,此时不能搂着女人发泄兽yu,却被赶到高高的哨楼上吹寒风,心情自然都是大为不满。

    “所有的部落今天都在庆祝祭天节,那还需要什么警戒?”哨兵嘟嘟囔囔的说道,从怀里又掏出一袋酒,仰头灌了一大口,递给了身边的同伴。

    “来,喝一口,那些首领、贵人们在温暖的帐篷里操娘们儿,我们却要在这里吹冷风!”同伴也是一脸的不满,伸手接过酒,喝了一口后,忽地感觉不对:“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先前那个哨兵迷胡说道:“什么声音,他妈的,老子就听见女人喊床的声音!”接过酒,又仰头向肚内灌去。

    可那哨兵的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就在之前那哨兵仰头喝酒的一瞬间,一支利箭呼啸而至,卟哧一声钻入了他的脖子,哨兵哼也没有哼一声,便倒了下去,马奶酒合着鲜血顺着哨楼沽沽流淌下去。

    “敌袭!”刚刚站起来,他的脸色就变了:那是一支骑兵,一支庞大的骑兵!

    只在须臾之间,那支骑兵就近了,当那哨兵看清那一杆迎风招展的烈烈旌旗时,因为马奶酒的麻痹而变得漠然的心脏也不争气地跳动了一下,因为那杆旌旗上,赫然绣着斗大的一个“汉”字。

    汉军?

    怎么可能!

    没待这个哨兵反应过来,又是数支羽箭飞来,瞬间穿透了这个哨兵的身体,他张大嘴巴,无神的看到另几侧的哨楼上,几名哨兵也正从楼上摔落。之后,他沉重的身体从哨楼上摔下,重重砸在草地上。

    丑哥顺利解决了哨楼,纵马呼啸着如同一股洪流,直冲寨门,薄薄的寨木在骑兵们的合力冲击下,只晃了几下便轰然倒塌,刑骑营一声纳喊,蜂涌而入,凭着着矫捷娴熟以及马镫加持的平衡,他们一个个弯腰俯身从营地仍在燃烧的篝火中抽出一根根火把,一边向前冲击,一边将火把仍向帐蓬。

    冲天的火焰从一个个的帐蓬燃起,片刻便将整个营地再度照亮。许多不明所以的破羌牧民赤裸着身体刚刚跑出帐蓬,迎面看到的便是一股钢铁洪流,不容反应,雪亮的长刀,长矛已是当头砍扎过来。

    尤其一马当先的丑哥更加阴险,他汲取了马超当初袭击扶风郡的高招儿,专门带领着手下往牲畜棚里冲入,将手中的火把狠狠朝那些牛羊马匹的身上捅去。

    牛羊牲畜本来就怕火,被丑哥这样一弄,更是受惊暴躁起来,一个个挣脱绳缰,惊惶暴怒着向着营地的帐篷冲去,瞬间就将整个营地弄得鸡飞狗跳,混乱不堪。

    游牧民族营地的牛羊牲畜能有多少?丑哥没有计算过,可他也不用计算,他只知道,假如这些畜生再聪明一些,全都都朝那些营地方向冲去,那整个营地就会像被一根巨大的铁犁给狠狠犁上几遍!

    “那家伙虽然丑,但说起杀人放火来,的确干得漂亮!”从右侧赶到的庞德看到丑哥这腹黑的举动,一面有些好笑一面又兴奋不已,转身对着三千西凉铁骑大喝道:“聚成锋矢阵,随我冲锋!”

    三千西凉铁骑迅速展开,手中长长的矛尖并举向前,只如一支锋利无光的箭矢,凌厉射向那已经骚乱不堪的破羌营地。

    另一侧,马超高举长枪,策马狂奔,三千骑西凉铁骑如影随形紧紧跟随在他身后,庞大的骑阵仿佛来自地狱的幽涛,挟裹着踏碎一切的威势,如天崩地裂,如惊涛拍岸,向着前方那脆弱的破羌营地漫卷而来。

    脚下的大地在黑夜之下如潮水般往后倒退,天地间只有成千上万匹健马同时叩击大地所发出的轰鸣声,整个草原都在战栗、在颤抖。

    环宇乾坤,天地唯我!

    烈烈豪情在马超的胸膛里熊熊燃烧,灼热了他的双眸。

    “杀!”

    马超大喝一声,唯有这个字才能说出他此时的欲望。

    “杀!”

    身后三千西凉健儿轰然回应,声若炸雷,数千只铁蹄搅起漫天草屑,如滚滚铁流瞬时摧枯拉朽越过了那粗陋的围栏继续往前冲刺,最前面的一排骑兵将直指虚空的长矛压了下来,几百支锋利的长矛刺碎了冷冽的朔风,形成一片令人窒息的死亡森林。

    后几排骑兵将手中的斩马刀高举过顶,锋利的冷辉令天空的灰暗都为之消退。

    这不是战斗,这是一场屠杀。

    经过祭天节狂欢过后的破羌部落,压根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到袭击,丝毫没有准备的他们大都在刚刚奔出帐蓬的时候便被砍死或刺死在草地上。

    初露新芽的野草,瞬间就浸染上了温热的鲜血。或许,这样的血,会使得今年这里的野草更多丰茂许多。生命换来的新生,总是带着奇异瑰丽的美。

    然而,直至这个时候,破羌的首领日木大仍旧还不知情。他今天很兴奋,因为成功主持了一场祭天会,嗯,一场特别有意义的祭天会。

    回到帐中后,日木大仍觉没有尽兴,又喝了一袋马袋酒后,方才拖过一个抢来的汉朝女子,三两下撕掉她的衣裳便合身扑了上去,身下的女子挣扎着,嘶喊着,却让他更加兴奋,嘴里胡乱喊叫着,用力按住女子,身体不住耸动,如一头激烈交战的野兽一般快意不已。

    可就在他沉浸那种征伐快乐的途中,营地外的喧哗让他不由一呆,虽然还想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暴躁凶厉的他立时如被触怒的雄师,从仍在哭泣不止的女人身上一跃而起,胡乱套起衣衫,一边招唤着亲兵,随后便提着大刀冲了出去。

    可刚出帐篷,映入眼帘的钢铁洪流就让他一下呆住了,酒意瞬间清醒了不少。

    那制式战甲让他记忆犹新,那是西凉军,是曾经那个董屠夫率领过的残忍狼群!

    怎么可能?

    西凉军怎么会再度出现在这里?

    那个董屠夫不是已经到了长安当丞相了吗?

    日木大可是亲眼看到过,董屠夫是怎样率领着手下的西凉铁骑,如狼群一般肆虐羌族草原的。他们如恶鬼、如豺狼,他们会砍下所有能看到的头颅,来充作军功!

    不可能,

    绝不可能是那个屠夫!

    日木大已经清晰看到那一袭锦色的战袍,那飘逸灵动却又邪恶恐怖的身形,根本不是那个庞大粗重的董屠夫所能拥有的。

    锦色?

    西凉之锦?

    日木大眼中的惊恐更加明显了,因为他想到了羌族里渐渐开始盛传的一句话:

    唯有马家妖儿,堪称西凉锦绣!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