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二十五章 无情亦有情


    那日商量的计策当中,马超要从马腾手中要来一万装备精良的凉州铁骑。带上足够的干粮,孤军深入羌族腹地,直接捣毁破羌部落!

    这一招釜底抽薪之计,是贾诩整个计划的前提。而当马超向马腾汇报了羌族有可能会大举进攻扶风郡的消息后,马腾立刻同意了马超的计划。不仅毫不迟疑地让马超统兵深入羌族腹地,还给了马超几封信。

    马腾说的很简单,只说自己当初在凉州刺史耿鄙手下时,参与过不少征伐羌族的战斗。那时,耿鄙诸部均不论对错,只取羌人的头颅来领功。而马腾却锄强扶弱,不仅只对那些仇汉的部落进行征讨,还帮助一些弱小、亲汉的部落复仇或与之交易,甚至为此,还与耿鄙其他诸部翻脸。由此,马腾结实了不少的部落首领,赢得了他们的尊敬。

    马超当时以为马腾也就是帮助了几个不咸不淡的小部落,可不曾想,羌人民风淳朴,竟然对马腾的所为感恩戴德,一些亲汉、但未受过马腾帮助的部落,只要听到马超是马腾的长子,不仅敌意尽消,还主动告诉马超破羌部落的位置。

    也由此,出现了之前的一幕。

    “破羌这次在雪山之下受了寒灾,居然大肆抢掠屠杀我们这些弱小的部落。少将军既然来此,老家伙豁出这把骨头,也要帮少将军铲除这破羌部落!”在知道了马超的身份后,日渥不基果然同之前那些部落成员一般,信誓旦旦且自告奋勇的来帮助马超。

    这种待遇,让马超都觉得有些纠结:娘的,你们好歹也是一个种族,怎么会对那个面目洪异,好吧,事实上,是长得不咋样的老爹如此掏心掏肺?

    我们是汉人啊!

    是奴役剥削了你们几代人的汉狗啊!

    好吧,自己骂自己是狗的,恐怕也就我们西凉大公子有此逻辑了......

    “漠北蛮荒之地,民风骠悍而又愚昧,最是崇尚武力,在这片土地上,实力决定一切!强者杀死弱者,占据弱者的妻子儿女,被视为天经地义之事。就像狼吃掉羊一样,从来就不会有人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也由此,这里的民族概念非常淡薄。生活在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和受过王化地汉人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草原上根本不存在民族感情的归属问题,所以,无论你是汉人、还是匈奴人,或者鲜卑人,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你就是这片大大漠的主人,就是万民之王!”

    “可以说,顺昌逆亡,才是少主针对草原最好的统治策略。”贾诩看出马超的疑惑,竟当着所有羌人的面,说出了这番话!

    马超脸色大变,急欲指挥大军护住贾诩。可转头看到那些羌人似乎对这番话不仅丝毫没有愤怒,反而都是一脸认同的神情,马超知道,自己还是太过简单了。

    以二十一世纪那种人人平等的心态来推测这个乱世的习俗,实在有些缘木求鱼、南辕北辙。不过,即便经历过不少的厮杀,也渐渐对人权什么的概念日渐淡薄,但如贾诩这般,赤裸裸要奴役整个种族的事情,马超心理还是有些接受不了的。

    “军师所言确实字字珠玑,然超虽狠辣残酷,但如军师所说,奴役整个羌族......这种事,超还是难以接受。”马超沉默了半晌,静静问了自己的内心后,说出了这番话。

    “顺昌逆亡!自古便是如此!少主可要知道,慈不掌兵,善不治国!”贾诩步步紧逼,眼中精芒如利剑一般,直刺马超的心扉,似乎要将马超的心刺透一般!

    马超从未看到过贾诩有过如此气势,心中不禁松动了堤防。可随即心念一闪,对于自己的原则和执念立时又如钢铁一般浇铸,其滚烫的心绪,如岩浆一般,似要将贾诩的利剑融化!

    “我,说,过!以平等之身待羌族!”马超一句一字吐出这番话,语气渐渐冰冷如刀锋,狠狠撞上贾诩眼中的利芒,丝毫没有动摇!

    两人就在旷静的大草原上,针锋相对。虽未拔刀相向,但其气势,皆如刀剑利刃,使得这草原上偶尔刮过温煦的风,都带上了一抹锋利!

    或许是一段历史滑过,又或许只是过了一刹那,贾诩眼中的利芒瞬间消失于无形,仿佛之前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只是一场幻境、一场梦一般。而之后,马超清楚的看到,贾诩脸上居然露出了笑容,那是又内心深处发出最自然、最温馨的笑容。

    “少主仁慈有度,心怀苍生,诩拜服!”因为还在马上,贾诩未能行跪拜之礼,但马超知道,贾诩此时的心意,是真实的。虽然,这只老狐狸可能已经忘了真实的滋味,但马超宁愿相信这是真的。

    “军师不可如此,超愚钝,不知军师为何......”马超顿时也收敛了气势,对于贾诩这突然间的拜服,有些不知所措。

    “诩自幼生活在武威,自幼便看多了羌人与汉人的恩怨屠杀。羌人仇恨汉人吞噬了他们生存的土地,汉人又恨羌人蛮横无理,掳掠他们为奴。”贾诩静静说着,似乎一下又回到了年少时那种无力无奈的痛苦:“诩亲眼看到一位羌人的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儿,任由汉人在她身上任意肆虐,而最后,那汉人仍旧杀了那她的孩子,并且还杀了她!诩还亲眼看到,那些汉人被掳掠后,那种麻木绝望的眼神,以及被羌人随意砍断肢体来祭祀天地的恶行!那个时候,诩就想过,难道汉人与羌人就不能和睦相处?可随着年纪的增长,诩翻阅过任何的书籍典故,均是记载汉羌之间的仇怨,以及无尽的厮杀和屠戮!”

    说到此,马超等人尽皆沉默,他们虽未经历过贾诩的遭遇,但从贾诩的口中,他们听出了贾诩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和日渐被寒冰封住了心的疼痛。

    “今日,遇到老主人和少主,诩才看到了汉羌和解、和睦的希望。少主真心一视同仁,诩自殚精竭虑,尽心辅佐少主,若是真看到汉羌和睦的一天,诩虽死亦而无憾!”

    似花还似非花,无情亦真情,这一番真情流露,正可见贾诩本色。马超此时亦感慨唏嘘不已:若不是自己亲耳听到贾诩的志愿,真不知道这位肆意放纵自己的阴谋才华,一手毁了大汉四百年基业的乱世谋臣,心中竟还怀着如此卑微真情的夙愿!

    “军师言重了,超虽不才,亦多不仁。但以万物为刍狗之事,还断断做不出来!”马超于马上抱拳,向着贾诩斩钉截铁的回道。

    “既如此,那还是依计划,先扫荡了破羌部落再说罢。汉羌若是真想在乱世当中和睦相处,不用一些非常手段,恐怕是不行的。诩虽有情,但可绝不是什么滥情之人啊......”

    贾诩此时诡秘的抿嘴一笑,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远方。那里,可能就是破羌的营地,正幽幽的转出烽火......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