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二十三章 一窝狐狸


    记得穿越之前,网上有个段子十分有趣,说四大名著分别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

    悟空救我!哥哥救我!妹妹救我!军师救我!

    穿越之后,马超才算是真正切身体会到了‘军师救我’这四个字的威力:不是贾诩说出破羌入扶风劫掠的内幕,马超恐怕还傻乎乎打算跟破羌部落死磕呢。

    “贾狐狸,屋子里没外人,我也不跟你耍什么心眼儿。如今这情况,我是除了逃跑之外一点办法都没有,但我又是绝对不会逃离扶风郡的。”马超心绪低落之下,也不打算跟贾诩玩什么‘君主王八之气征服’了,直接惨兮兮的说道:“我知道你这老狐狸是头流脓脚生疮,满肚子坏水儿,你有什么办法,能破了韩遂的毒计?”

    ‘噗!’的一声,贾诩立马将快要咽入口中的茶水给喷了出来,一张老脸那是被气得一边青、一边红,连连咳嗽不止。

    庞德、丑哥、韩枫、孟达这四人也傻了眼:以前少主挺正常的啊?怎么这次如此......如此有才!

    “咳,咳,少主,您这是夸赞老夫,还是在损老夫?”贾诩气得不行,但想到马超的武力值后,只能如此抱怨道。

    “别装了,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别说一个韩遂,就是曹......”说道这里,马超猛然警醒:丫这是咋了?自己要泄露天机吗?

    “就是曹操、袁绍、董卓、李儒、蔡邕那些所谓的枭雄能士,也没你聪明......”哼哧哼哧憋了半天,将自己认识的一些人都说了一遍之后,才算勉强没有泄露自己是穿越人士的天机。

    “少主从何知晓诩有如此能耐?假若诩真有如此本事儿,何不在朝堂之上混个一官半职,封妻荫子、光宗耀祖?”贾诩不禁疑惑起来,细品马超的话后,觉得马超似乎对自己很了解一般。

    “贾狐狸,你就别装了。什么朝堂之上,一官半职、光宗耀祖?哼,你骗鬼去吧!”要是贾诩以别的方式询问马超,或许马超还真有可能被贾诩逼出原形来,可贾诩偏偏说起这个,马超气势立马就足了:“你这老家伙,你就是一个热衷于放纵你那满肚子阴险邪恶的老狐狸,朝堂之上,先不说是否适合你,就说李儒以董卓女婿的身份出道,能让你在长安那里得瑟?恐怕你这老家伙,早就想着跳槽了!”

    “跳槽?此词倒是生动有趣......”贾诩看到马超那副隐隐已经有些气急败坏的德行,知道自己不能再去逼问了。毕竟,眼前这个少年,可是‘喜怒无常、杀人如麻’的!

    喜怒无常,是贾诩之前就得到的结论;至于说杀人如麻嘛...除了这少年那一身的杀气不谈,就说这少年居然能收服‘丑哥’这穷凶极恶的家伙,便可知道马超有多魔高一丈了。

    好吧,可怜的丑哥只是因为丑,就躺着也中枪了......

    “诩有一策,不仅可以让数十万羌族不敢侵扰扶风郡,更可让韩遂焦头烂额。”正了正衣襟,贾诩沉声说道:“不过,在此之前,诩想问少主,为何少主非要据守扶风?”

    马超无奈,转念一想其实这也不错,正好老狐狸在这里,把自己给马腾定的那个什么‘马家军发展规划纲领’的内容说说,看看贾诩这老家伙能不能给指点一下。毕竟,自己只是异想天开出了这个大规划,终究没有这阴谋家的眼光毒。

    庞德、丑哥、韩枫这三人在与马超的相处当中,多多少少也听马超说过这些,虽说基本上没领会精髓,但却不算太过失态。而孟达和贾诩二人,可是第一次听马超说起这个,不由得心境巨变。

    待马超说完之后,孟达竟第一次张开了自己的嘴,似乎要说什么,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而贾诩这老头,也完全陷入了思考,最终眼中精光隐没......

    “少主未及弱冠之年,便有如此雄才大略,诩自忖不如,甘拜下风......”贾诩毕竟是只拿得起、放得下的狐狸,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马超现在是他的顶头上司,拍拍上司的马屁,根本不算什么。

    而孟达就不同了,这货以前可能一直仗着自己聪明绝顶,而对马超集团有些抗拒的。可一来是峡谷那里的征战,让孟达彻底认可了马超及西凉刑骑营的战斗力,二来又是贾诩的加入,让孟达感到了一丝危机,直至马超说出这番大略后,孟达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可能有些妄自尊大了。

    “行了行了,马屁就别拍了,我姓马,却不见得就爱听人拍马屁。”马超看到贾诩这老头似乎很认可自己的方针战略,心中不禁也有些小得意,挥了挥手继续说道:“老狐狸,这下你明白我为什么一定要留在扶风郡了吧?那么,你那破敌之策,到底能不能使得扶风郡逃过这一次灭顶之灾?”

    “嗯,诩此计,虽有些繁杂,但若实施的好,非但不仅可以使扶风郡逃此大劫,还可能加快少主大策的实行!”诩也被马超给激出了傲气,拂了拂衣襟,缓缓说出了他的计策。

    一屋子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诡异起来。庞德静目凝思,直觉感慨良多;丑哥一会儿恍然大悟,一会儿有贱兮兮说出一些伎俩,惹得马超及贾诩嘿嘿奸笑;韩枫倒是瞪大了眼睛,只感觉自己跟着马超算是跟对了,若是马超成了他的敌人,那真算是倒了血霉;孟达这家伙这时也不再装清高了,不懂的就问,问完就再说出自己的见解;而两个起主导的家伙,马超和贾诩,那一张老脸和一张小脸上都挂着一幅标准的狐狸神情,浑似一大一小两只精狐狸带着四只半精不傻的狐狸在密谋如何爆了金城韩遂那老秃鹫的菊花。

    而最可怜的莫过于门前两位看门的护卫,两人只是听到屋内的谈话声立刻小了许多,但却多了几许奸笑之声,隐隐约约听到了,就有‘什么?蔡大家在扶风?’‘造谣啊?这丑哥很在行!’‘没问题,属下虽不才,但扶风郡的财帛粮食,属下是最清楚的’‘从老爹那里再搞些兵马来?嗯,问题应该不大’之类的话语,惹得门外两护卫既想听清,又怕听了不该听的话而倒霉。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两护卫才松了一口气,因为里面的声音终于又大了起来。

    “此番计策,全仗西凉之锦的威凌之姿,不知少将军有胆否?”这声音,是老狐狸的——嗯,明显的激将法。

    “西凉之锦,超自称得起此号,又何谈无胆?!”马超气势汹汹说出这番话,中气十足!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