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二十二章 难啊难!


    “少主勿忧,此次寒灾,虽说使得大部分羌族铤而走险,提前于汉地劫掠。然属下观之,也并不见得会是扶风郡崩覆的灭顶之灾。”看到马超脸色阴翳,孟达出言宽慰了一声。

    谁知马超听到这番话后,脸色不但没有丝毫好转,那脸似乎还有渐渐发青的趋势。

    马超知道,羌族其实只是一个笼统的称谓。这个民族的生活习性与汉族不同,倒是同北方的匈奴的生活方式大同小异。

    羌人畜牧牛羊牲畜,逐水草而居。羌族的儿郎们,可以说自出生就生活在马背上,搏杀奔射技能仿佛天生,全民皆民又行踪不定。若不是游牧民族固有的缺点——生活在苦寒之地,没有足够的粮食这种羌人最要直面的苛酷——那羌族可能已经同西汉初期的匈奴一般,成为东汉政权的心腹大患。

    而到了如今,羌族的发展已经不亚于南匈奴。对汉朝的侵扰也日益频繁,甚至,对于曾经强盛一时的匈奴,羌族也多有劫掠。而之所以还未对让整个东汉政权受到锥骨之痛的打击,是因为羌族本身内部还混乱不堪。

    羌族虽是一个统一的民族,但却因为生活习性及活动地域而逐渐认同融合的。严格说起来,羌族当中崇拜的信仰各个不同,对于一些事情的看法,更是千奇百怪。

    羌族当中,由蝥牛羌、破羌、白马羌、青衣羌、黄牛羌、烧何羌、黑水羌、河曲羌、发羌等数百个部落构成,其部落强盛者可达五万余人,小部落甚至只有几百数千人。其中破羌的实力应该在羌族当中属于强盛的部落,大约有四万余人。

    此次寒灾,破羌除了夺取那些小部落的牛羊牲畜外,就将主意打到了这风雨飘零的大汉朝头上。而其他部落,虽说可能受灾较轻,但可以想象,不出一段时间,其他羌族也会如潮水一般,喧然叩关、劫掠汉地、抢夺粮食及人口,以保证他们的部落能平安度过今年的冬天。

    而更严重的是,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一些羌族部落已经趁着东汉局势大乱之际,大举侵入了凉州领域并定居下来,开始与汉人杂居。这些羌族部落还逐渐与当地的豪族联手,或是划地为界、或独力举兵劫掠,更多的,就如铁羌盟一般,成了别有心机野望汉人的工具。

    可以想象,待那些还保持着羌族传统的羌族部落们大举劫掠之时,那些已经杂居在凉州的羌人,定然会掀动其那些诸侯军阀,同那些劫掠的部落联合起来,祸乱整个凉州!

    一想到二、三十余万的控弦之士,如蝗虫蚁群一般涌入凉州杀烧劫掠,马超就直感到脑仁儿生疼。

    “诸位,我军新得扶风郡,正欲以此为本,进而平定凉州。今日羌族之事,诸位以为该如何处之?”马超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好办法,最后只得开启头脑风暴功能,群策群力,或许能商量出办法。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何惧之有?”丑哥很得意自己这番霸气并很有学问的话,可换来的却是马超的无视。

    “少主,羌族全盘劫掠,目标并不见得就是扶风郡。我军手下能战之兵也有四万有余,加上城高墙厚......”韩枫的想法同孟达差不多,但马超并不仅仅想保住扶风郡。

    “尽早通知凉州诸阀,或许可......”庞德试着说道,可只说了半句,便觉得这个办法没什么可行性。

    唯独老狐狸贾诩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德行,让火烧屁股的马超大为光火。马超不禁没好气的问道:“贾先生既已为我军军师,不知可有良策破敌?”

    “当年铁羌盟内乱之时,诩可是记得破羌是一直听从韩遂指挥......”贾诩淡淡开口,说完似乎还想喝口茶掉掉众人胃口,可抬眼看到马超那张已经黑得冒烟儿的脸时,便又继续说道:“破羌虽说受灾严重,但第一次劫掠扶风郡算是情有可原,但第二次明知扶风郡已有防范,为何还要故计重施?”

    “先生是说,那破羌已经知道马家夺了扶风郡,想趁此变动之机,来此浑水摸鱼?”孟达心中一惊,一来为自己没有想到这层而懊悔,二来为扶风郡的局势担忧。

    “不错,马家与韩遂已经分裂,况终于从韩遂手下拉拢不少旧部,早使得韩遂恨之入骨。若是老夫所料不错,破羌此次再度侵扰扶风郡,当是韩遂授意所为。”贾诩看了一眼孟达,眼中并无甚特别意思,或者,最多的,是感叹这个年轻人思虑敏捷吧。

    “若是破羌袭破扶风郡,那韩遂也算报了仇;若是未能攻破扶风,那也探了虚实。待到羌族大举进攻之时,破羌一马当先,兵锋仍指扶风郡,那即便不用联盟,羌族大部也会随着破羌袭劫扶风。届时数十万羌族大军兵临扶风郡,恐怕是孙武在世,恐也无回天之力。”马超一字一句将这番话说出,最后咬牙切齿的说道:“韩遂老贼,此计果然甚是毒辣,竟想不费一兵一卒置马家于死地,真不愧对他‘黄河九曲’的绰号!”

    马超深深看了一眼贾诩,在百般愠怒之时,也感到一丝庆幸:若不是恰逢这老狐狸到了扶风,恐怕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啊?这老贼,当真该诛!”丑哥顿时明白了自军的处境,对韩遂的心机和城府,深为忌恨:“少主,不若我们趁羌族尚未袭劫扶风郡之前,先发制人,直捣金城......”

    马超很是郁闷的看了丑哥一眼:这个丑哥,在狠辣及急智变通方面,却有别人难以企及的地方,但要说道军略大计,那可真是有些拿不出手......或许,今早打造出自己心中的那个特战队,让丑哥的才能今早发挥到应去的地方,才不算暴殄天物。

    不过,眼前,还是想着如何度过这个难关吧。

    韩遂此计,一环扣着一环,就算马超此时识破了他的毒计,却也丝毫没有应对的办法:数十万羌族大军兵临城下,马家远无援军,近无退敌雄师。莫非真的只能强征扶风百姓入伍,与羌族大军死磕?

    那即便能击退这羌族大军,又剩下多少实力来应付韩遂的下一条毒计?更不要谈日后还欲独占凉州、威临天下......

    看来,自己的想法还是太过简单了,以为看过一些历史资料,就真的可以跟那些架空历史小说的主人公一般,在风云涌动之计握住历史的痛脚,一举成改变历史那滚滚行进的车轮......

    扯淡!

    完全扯淡!

    如今之计,马超想到的,只有让自己老子放弃扶风郡,在凉州大地上寻求一个夹缝空间,待羌族大军退去之后,杀个回马枪,厉兵秣马、励精图治、立誓报仇、厉害无比之后,再去找韩遂狠狠报这一箭之仇。

    可有这可能吗?

    想想那个可怜的大耳贼,飘零了大半生,才终于依靠新野那块根据地,抓住了赤壁大战的商机一举崛起。自己若是要跟大耳贼一般,恐怕也只能一辈子打个游击战了。

    再说,第一次就被韩遂给玩儿残了,以后哪还有底气敢去跟人家死磕?

    难啊,难!

    不穿越不知穿越的苦。

    可那些穿越大神,哪个不是仗着不死之身、顶着主角光环来这里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玩的?

    为啥到了自己这里,就这么千难万难呢?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