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二十一章 惨绝人寰的消息......


    董卓不是傻子,而董卓手下的第一号谋士李儒,更不是傻子。

    马腾军此时的重要性,董卓和李儒都能意识到,但最终还是派贾诩前来宣诏,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可以毫无疑问地推定,贾诩在董卓集团当中混得不咋样。要不,也不会领到这样一份功劳不算、但失败责罚却会很重的差事。而假如用心想一想的话,就可以猜出,贾诩领这份差事,极有可能是李儒的主意。

    贾诩之能犹胜李儒,而李儒又是董卓女婿、目前董卓集团当中无可争议的头号智囊。让贾诩来担任招安的使者,极有可能是李儒意识到贾诩的才能,是对他李儒地位一个很大的威胁,才期借此差事来给贾诩一个难堪。

    马超没必要知道贾诩跟李儒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龌龊,他只需知道,是李儒的这一手儿臭棋,才使得他有机会掌握了先机,在阴森鬼谋的贾诩面前使出连蒙带骗的绝招。

    既然知道贾诩是被人穿了小鞋来扶风郡的,那毫无疑问可以推出,贾诩心中是不可能没有想法的。而堂上马超先故意对贾诩流露出杀机,是先为了让贾诩摸不透自己对他的处置心思,之后再故意说出贾诩以区区二百石品秩从事中郎的身份来招降马家,就是为了让贾诩自乱阵脚。

    可想不到的是,马超所有的心思举动,早就被贾诩看透了。贾诩毫无征兆的直接说出自己愿投靠马家的话,使得马超之后一系列的劝诱词汇都没了用武之地。

    所以说,堂上的较量,事实上是贾诩赢了。

    但马超输了吗?

    他赢得了一只绝顶聪明老狐狸的合作,而且还极有可能是长期的合作,难道他不是人生赢家?

    所谓双赢,不见得非得全都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尤其是在两个聪明人之间。

    不过,马超还是需要将这些弯弯绕绕一句不露的说出来,因为面前露出恍然大悟神情的那个人,是他老子。嗯,确切来说,是这方面不太聪明的老子。

    “竟没想到,我儿与那贾先生的对话当中,还有如此多的意思!”马腾捻了捻颌下的胡须,那本来就大的大嘴此时更是显得洪大,有些吐字不清的继续说道:“如此看来,那贾先生当真有些通天彻地的本事。”

    “那是自然,那家伙装上尾巴简直就是猴儿,精得已经不像人了!”马超的一番心血被贾诩一个‘愿降’两字给付之东流,心中不禁有些挫败感:“父亲以后对于此人,应给予极大的敬重,但也不可过于相信此人。毕竟,这老狐狸还未真心归附。而且这老狐狸人品也有些靠不住,别到时候他把我们买了,我们还替他数钱......”

    “为父恐怕是没那份能耐了。纵观整个西凉,也只有我儿可与之匹敌了。”马腾笑呵呵的夸了自己大儿子一番。内心当中,对帐下新多了一位善奇谋诡能的高人之事,也是高兴之极。

    “哎…….老爹,这老狐狸聪明绝顶,若是只靠着耍心眼小道,是留不住他的。唯有我们日益壮大,待手下能臣谋士如雨似水之时,才会激起他的骄傲,死心塌地为我们马家效忠。”结合一下历史,马超得出这个结论,但随即眼中精光一闪,又不甘心的说道:“不过,先不管是不是能留住他,单说他现在在扶风,那就不能便宜了他。岱弟、休弟、铁弟、云禄不是已经到了扶风郡吗?那就让岱弟、休弟、铁弟、云禄都拜贾诩为师,能榨他多少心力算多少!”

    “此计甚善,既能显出我们对贾诩的重视,又让马家与他有了师徒之义,更还能让马家下一代的锦绣学到一些谋略,实乃一石三鸟的妙计啊!”马腾抚掌大笑,对于马超这一主意,那是相当赞成。

    马腾攻下扶风郡已过数日,除了已经可以上马征战的马超之外,其族弟马岱、大弟马休、次弟马铁、妹妹马云禄及母亲等家眷仍在陈仓,算算日子,差不多就是这几天,便该到扶风郡了。

    “父亲,若是暂无他事,孩儿就此告退。”马超拱了拱手,想到破羌两次来犯扶风之事,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超儿不......”马腾张嘴便欲说些什么,可看到马超已经起身,便转口说道:“我儿自便,今父亲能有今日,也全赖我儿的锦绣妙策了。”原本,马腾的意思,是让马超也拜贾诩为师,可后来想到马超近日来的所有举动,其心府谋略,恐怕不在这贾诩之下咧......

    马超起身对马腾拜了一拜之后,便转身离去。对于这个很慈仁且充满父爱的西凉枭雄,马超心中还是很认同的:毕竟,在西凉这粗犷剽悍的地方,能出现马腾这样一位顾家、珍重亲情的父亲,还是很难能可贵的。

    “怎么样了?”回到自己的小屋当中,马超张口就问道。

    此时这小屋内,庞德、丑哥、韩枫、孟达四人已经就座,唯独贾诩还阴森森的站在一处角落当中,像一只隐匿在黑暗当中的鬼狐,悄无声息。

    不过,马超可不想让贾诩就如此轻松在扶风郡混吃混喝。未待手下回答的时候,便一把拉过了贾诩,将他按在了左首的座位上,并向诸人介绍道:“贾先生已拜为我军的军师祭酒,日后我军所有军事政略,军师皆有权参赞。”

    “诺!”庞德、丑哥、韩枫三人齐声应道。

    而马超特意瞅到,孟达虽然也起身行礼,但其目光当中,似乎隐隐有光华闪动。马超知道,那是一种受了侮辱、挑衅和受伤的眼神。

    而贾诩也丝毫不谦让,只是虚回了一礼,对于三人的敬意,坦然接受。而在收礼之时,眼睛似乎也瞟了一眼孟达......

    ‘有门儿!’马超心中不禁大乐:越是聪明的人,越有骄傲。孟达二十余岁的年纪,正是心高气傲的时候,而如今贾诩贾狐狸的出现,让他感到了一丝危机。

    并不是说孟达有多想替马超效命,但毫无疑问的是,孟达绝不想让马超将他当做无用之人!

    本来就是以其尴尬的身份进入马超这小集团当中,尤其发现马超手下还未有精通谋略之人后。孟达就有了一丝轻视之心,但贾诩的出现,恰恰就激起了孟达的好胜之意。

    ‘嘿嘿,不怕你们斗,就怕你们俩都演徐庶进曹营!孟达啊,你就安心认命为我谋心出力吧,论智商和阴险,你是斗不过贾老狐狸的......’马超心中得意的想着,面上却仍是装作一副平静沉重的神情,静待属下的汇报。

    “少主,落在刑骑营手中,有几个不开口的硬骨头?即便骨头再硬,某家也能将他拍碎了!”丑哥咧着一张大丑嘴说道,看得出来,这个以前英俊无匹、老实巴交的汉子,早已经变态得不轻了......

    “甭废话,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破羌春季两次劫掠扶风郡?”马超可不管丑哥那些‘高明’的手段,他要的是结果!

    “少主,是因为去年冬季大寒,大部分羌族的牲畜被冻死不少。而破羌尤为严重,所以......”孟达毕竟是接受过正规教育和生活在正常环境的好孩子,知晓马超需要什么样的回答。

    马超瞥了一眼孟达,静默无语。

    丫你倒是真的开始主动张口了,但为毛带来的却是这样一个惨绝人寰的消息?!——忧郁纠结到极致的马超心中哀嚎。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