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十八章 应该是这样的


    正待庞德以无悔气势,六十余名严阵以待的刑骑营准备抗杀那些破羌贼人之时,他们突被一缕说不清的感觉牵引,蓦然听到身后居然传来了破空之声!

    是马超!

    他居然已经屠杀尽了后方的破羌骑兵,纵马如天神下凡一般跨过那杂乱的原木和巨石出现在刑骑营之前!

    身上那锦色战袍丝毫未染征尘,于峡谷的风口处猎猎飞舞,脸上带着死神才有的蔑视,直接就追上了那六十余刑骑营!

    他身后,也有骑术高超的刑骑营勇士纵马越过了障碍,而更多的,却是舍弃战马,直接爬过乱石堆,呼喊着冲杀过来!

    顿时,那一堆石块和原木之上,成为每个刑骑营士兵表演的舞台,众士兵如跃过龙门的鲤鱼一般,化身为龙,裹挟着刚烈无悔的气息嘶声咆哮,宛如百兽怒嚎,无穷无尽的暴虐充盈于天地之间。

    疯狂的时刻已经被那一袭锦色的战袍点燃,这一刻,无论是破羌骑兵,还是刑骑营,都知道这是此役最后一次的厮杀,他们脑子里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杀戳!杀戳!还是杀戳~~

    “少主?”庞德愕然,但随即欣喜起来,脸上的暴虐更加凶戾。

    “竖子居然......”蔡邕张着嘴看着马超纵马驰骋,恍然觉得,乱世需要的,似乎不是他这种治世大儒,而是眼前这如战神一般的骁雄!

    “超哥哥,琰儿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蔡琰早已经哭得梨花带雨,若不是此时马超还在厮杀当中,蔡琰绝对会扑倒马超怀里痛哭一场。

    “刑骑营的兄弟们,我这西凉之锦尚未曾让你们去死,你们怎敢舍下西凉的眷恋?”马超一路奔驰,一路用沉静嘶哑如怒兽低吼的声音说道:“丑哥早已去扶风郡求援,我们只需再撑过片刻,便能全歼这群狗崽子!”

    “果然!”庞德心中大畅,待亲耳听到马超之语后,心中的石块终于落了地:“老子跟他在刑骑营打了两年多,从未见那丑家伙半路逃跑的!”

    ‘不过,话说回来,那家伙的反应,确实要比自己聪明一些哇......’

    不错,之前丑哥及手下均穿着破羌族人的衣服,若是全力与庞德一起抗敌,就会让马超的一番苦心白费,甚至还会招来蔡邕极大的反感。而佯装战败去扶风求援,却足见他审时度势的机巧。

    纵马与庞德相交,马超与庞德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意思:那家伙,当一员战将或许还不太合适,但若是用在别处,可以说是完全胜任啊!

    至于那个去处,马超心中早有雏形:只待扶风郡的事务尘埃落定,马超就会全力打造一支三国时期的特战队!

    不过,此刻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目前要做的,便是化身为鬼神,死死抵住这些胆敢窥视觊觎大汉财富的野狗,待丑哥率援军汇合之后,将他们彻底屠戮干净!

    谁规定穿越过来的人士,就一定会讲人权主义?——那要看是不是穿越入一个变态杀人魔的躯体当中。

    冰冷的杀机挟裹着凝重,战马响鼻声似乎霎时袭至,策马疾进,马超如一袭飘落在天际的锦衣,直接落在汹涌而来的破羌骑兵阵型当中。一抹锦色,此时居然透出有去无回、有死无生的决然和激烈~~

    “得此少主,何惜贱命一条?”庞德眼见马超英姿,也连连嘶声怒吼,疾步奔跑前去,手中弯刀狠狠砍在一匹破羌战马上,回手一刀就结果了那骑士的性命。

    马超和庞德的表现,瞬间便让刑骑营的战意飙升一个等级,加上此时逐渐不断跃过障碍的刑骑营士兵越来越多,那已经失去豪帅指挥的破羌骑兵们终于在气势上有了一丝松动。

    可是,仿佛是还不满意这种怯懦,上苍有意让破羌勇士体验一下心胆皆丧的感觉。

    只见远处烟尘弥漫,滚滚的马蹄声如催命的鼓点儿。漫天黄沙过后,呼啸奔涌而出的,是一万余穿着统一西凉制式铠甲的西凉铁骑!

    一万西凉铁骑,蓦然带来的是苍凉的杀意,如一股汹涌铺天的潮水,急速涌进这狭长的谷道当中!

    “援军...援军来了!”

    “少主威武,西凉铁骑无敌!”

    “杀光这些狗崽子!”

    ‘我去!给我留几个活口,最好是当官的!’马超心中惨嚎,立马打晕几个看似有些身份的骑士,让手下给绑了——穿越人士并不真的完全是以前那杀人魔,也不仅仅只是一位将军。此番破羌两次于春季大肆劫掠汉地,已经让马超他嗅到一股阴谋的味道。

    可惜此役厮杀,完全是临时起意,双方均无退路。所以厮杀至此,破羌骑士大多战死,尤其是马超在后部屠戮当中,竟没留下一个活口。若不是马超刻意提醒,说不定连那几个有身份的家伙也难以幸免于难。

    不过庞德这时却没有考虑到这些,当他看到丑哥那张丑脸,知道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时。心气儿陡然一放下,竟蓦然感到左臂疼痛难忍,歪头昏迷了过去。

    “庞令明,你不能死,我还没胜过你!”远处的丑哥看不到庞德伤势,以为庞德已力竭而亡,心中悲戚,更是如出笼的猛虎,率着手下狂飙而至。

    如洪水漫地一般,剩下这几百破羌敌卒,已经没有丝毫战斗下去的勇气,纷纷束手待毙。

    “剩下那些杂碎,全给我杀了!”马超自然不会认为庞德真的已经阵亡了,然而薄唇紧抿之下,却也轻轻喝出这两个字!

    因为,敢伤马家帐下大将者,必以死来补偿!

    最终,除了那几个打晕被俘虏的破羌骑兵外,五千破羌勇士血洒扶风官道,只留下阵阵阴风前来吊唁。可以想象,黑夜过后,这一地的尸体,会被血腥气吸引而来的饿狼饱餐一顿,只留下白惨惨的骨架,证明他们曾经来过扶风郡......

    于是车马从容,一路埋下英雄血。

    马超看着昏死的庞德和一脸负罪表情的丑哥及韩枫,眉头紧皱,不知在思忖着什么。车中蔡邕经历这一次劫难,也不知道心中是何感想。唯独受惊之后的蔡琰,在被马超安慰过后,沉沉睡去。

    “破羌两次于春季劫掠汉地......”马超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并马行走于他身边的孟达,听了马超的话后,诧*看了马超一眼。

    看来,孟达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毕竟,身为扶风郡守的公子,他更清楚第一次破羌前来劫掠突然当中的怪异。

    不过,眼下还有一件事儿,此时要不要跟这少主说一声?

    “少主,你出城半个时辰后,董卓遣来使者,欲招抚马家......”思虑片刻后,孟达觉得,身为马家少主,毕竟还是有知情权的。

    “什么?小爷的锦囊妙计,外加刑骑营的拼死拼活,都白费了?”马超终于张大了他那张嘴,一脸懊恼、气愤、不敢置信的表情忿怒问道。

    “看起来,似乎、好像、应该是这样的......”孟达斟酌着词句,小心翼翼地回到。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