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十七章 峡谷厮杀


    随着马超的一声大笑,两侧峡谷当中顿时滚下原木、石块等物,立时使得那些破羌骑兵的冲击出现了混乱,不少破羌士兵看到天空黑压压的滚下的重物,慌乱勒马拐弯。可大军冲锋之时,又怎么来得及?

    不少马匹被大力生生拉扯,纵马扬蹄将马上的骑士给掀了下去。即便有骑术高超的勇士,也被后来汹涌而至的骑兵给撞成肉泥。一些倒霉的骑士,更是在惊恐慌乱当中,被原木或石块砸中,瞬间就连人带马化作一堆破碎的血肉。

    五千骑兵如洪水一般的吞噬一切的冲锋,竟被马超的计策生生给截住,犹如一条吞天的蟒蛇被天降利刃砍成两节儿!

    峡谷上的马超是玩骑兵的祖宗,自然知道骑兵的大忌:那就是必须一气呵成、一往无前!

    一旦骑兵的冲锋被搅乱,不说敌人杀伤多少,就是自家骑兵的混乱,也立时就会折损小半儿!而更可恶的是,骑兵的冲势一旦被遏止,那就如剥了外衣的少女,只能任由敌军前来践踏!

    庞德在刑骑营当中征战多年,又岂能不知这些?此时看到少主如天神降临,大发神威,立时就觉得胸中燃起一股气血,猛然举起手中大刀,嘶吼着喊道:“拒马阵上前,挑落那些冲过来的骑兵。长弓手继续射击,刀盾手保护车队,剩下的骑兵,随我冲!”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在一阵疾风暴雨的打击后,峡谷的两侧,又涌出两支骑兵。马上骑士西凉制式皮甲,丈二长枪驾于马头,如一支坚硬巨大的钉子,正准备狠狠刺入这已成碎豆腐的破羌骑兵中央!

    “无耻汉军!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要来扶风劫掠的?!”破羌骑兵的那位豪帅目眦尽裂,望着那锦衣白跑的马超怒喝道。

    “想知道?下去问阎王吧!”马超挥动大枪,一个虚招横扫,待那豪帅欲举动格挡的时候,骤然用柔力将手腕转为直刺,那枪尖就犹如吐着信子的毒蛇,猛然转入了豪帅的脖颈,带起蓬天的血雾。

    “哈哈哈......”被鲜血点燃刺激,马超如今越来越厌恶、但同时也越来越迷恋这沙场了。

    他喜欢用尖锐的大枪刺破或撕裂鲜活的肉体,让他们的生命在血和火当中飘荡。他喜欢这种随时都可以杀人却又可能被杀的瞬间,更喜欢在这瞬间当中用性命为赌注,来赌一赌输赢!

    唯独厌恶的,就是那猩红湿热的血液。马超喜欢看到它们渲染天空的颜色,却极其讨厌这些鲜血玷辱自己闪亮的战袍!

    一袭锦色银袍,化为索命的招魂幡,带领着麾下两千虎狼之士,呼啸如风,似犁庭扫穴一般狠狠将破羌骑兵后部犁了一遍。

    马超这边士气如虹,厮杀酷烈。可庞德那边却渐渐有些支持不住,虽然破羌骑兵已经被原木、石块给截成两段,但先前冲到庞德车队面前的破羌骑兵,也足有四五百众,其间甚至还有一名豪帅正鼓噪着喊道:“那汉家将军誓死保卫马车,车中定有极其重要之人,儿郎们奋勇起来,夺了那辆马车!”

    敢来汉地劫掠的破羌勇士,体内都留着狼一般酷烈无情的血液,听到豪帅如此呼喊,更是不理会身后那些被残杀的同胞,将那股怒火凝聚弯刀之上,冒着那锋利的箭支,硬是生生冲击了一遍车队的圆盾阵!

    而只有六十余人的刀盾手,立时就被冲过来的破羌骑兵给搅了一番。那圆盾阵明显脆弱疏松了许多,明显支持不住下一阵的冲击!

    “贼子焉敢?!”庞德双目尽赤,看着那羌族豪帅犹在呼喊指挥,愤然将手中大刀投了过去,那豪帅一时不察觉,登时被大刀削掉了胳膊上的皮肉,滚落马来。

    可就是此时,庞德已然手无寸铁,面对前方那冲杀过来的破羌骑兵,硬是靠着精湛的马术,堪堪将那骑士给撞飞出去,骑士手中的弯刀也随之落到了庞德手中,然而就在庞德夺得弯刀的瞬间,一支流失便射入了庞德的左臂。

    “啊...庞将军受伤了!”庞德倒是丝毫没有为胳膊上的箭支而喊痛,倒是时刻观察战况的蔡邕心中大骇:“敌强我弱,将军当速速与马将军汇合为上!”

    “放屁!”庞德怒喝一声,猛然折断左臂上的箭支,又顺手劈死一个冲过来的破羌骑士后说道:“五十骑兵已尽数拼光,靠着阵型固守,或许还能坚持下来。若是步卒稍动,那我们立时就成为移动的靶子,被这些贼人给砍成肉泥!”

    “可前方已被那些原木、巨石堵死,纵然超哥哥想来救我们,也爬不过来啊!”惊恐至极的蔡琰已经吓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但心中却是明白眼前已是凶险重重。

    “小姑娘放心,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的!”庞德似乎有些恼怒、又有些羞愧说出这番话,弄得蔡邕和蔡琰满头雾水——庞德心知,少主自然一时半会儿过不来,但丑哥那家伙,却绝不可能真的临阵脱逃!

    此刻真不是再询问的时机,蔡邕虽满腹疑惑,但也不敢再多言扰乱庞德心智。探头向外一看,顿见那剩下的三四百破羌骑兵又归拢成一股,正欲再次冲击这已经千疮百孔的圆盾阵!

    庞德心中一凛,沸腾的杀意顿时在眸子里野火般熊熊燃烧。望了一眼前方仍在厮杀的少主,庞德呼出了一口气,只觉那气息都灼热起来:“弟兄们,我们本就是将死之人,幸得少主赏识,才脱离奴籍,杀了不少残杀掳掠我们百姓的羌人,打出了我们西凉刑骑营的名号!”

    “今日,我无话好说,唯有一死来报少主!弟兄们,全力抗敌!”

    虽然庞德和手下刑骑营兵士已然知道这圆盾阵经不起破羌骑兵的一次冲击了,但他们所有人都没无一人露出半分胆怯和迟疑,唯有疯狂的战意从双眼当中喷薄而出,使得他们的蓄势如一头头嗜血的恶狼!

    “为少主拼一命,老子值了!”

    “一辈子杀了那么多人,老子今天倒是要看看是谁砍下老子脑袋的!”

    “老子也早就活够了,二十年后又一条好汉!”

    刑骑营的士兵不想死,但他们从来就不怕死!庞德出击的命令正好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上,因为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血和火的战场!

    来吧,来吧!

    就让这些破羌蛮子领教一下西凉刑骑营的兵锋!即便是只有六十余人,也要杀出刑骑营的血气来!狼群,终只有胜利和覆灭,绝无退缩和乞降的选择!

    这次,究竟是破羌骑兵把西凉刑骑营斩杀在冲锋的前进路上,还是刑骑营顺利厮杀吞噬掉这条胆敢来汉地觅食的贼蟒?今天,让整个扶风军好好看看,看看究竟是谁会笑到最后!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