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十六章 假戏成真!


    估计着火候,马超觉得该自己出场了:再不出来,风头全被底下那两个家伙给抢光了!

    可就在马超准备挥枪带领两千刑骑营冲下去,以正义之士的身份拯救蔡邕于水火当中时,马超突然瞥见了峡谷远处有一丝异常。

    极目看去,赫然看到那是至少五千余人的骑兵正奔涌而来!

    那五千骑兵奔袭速度并不快,还有四方巡探回来梭巡,显然是无意跑到了这个地方。可长安方面并未传来一丝汉军征讨扶风的消息。那这五千骑兵,唯一的可能,就只有是羌人真的来汉地劫掠了!

    马超心中登时大骇,不曾想导演这一场戏,居然假戏成真!

    正欲下山喝止庞德和丑哥的高超表演,但随即看到峡谷两侧茂密的树木和乱堆的石块,马超顿时眼中一亮,急唤左右如此如此准备!

    而这个时候,底下的庞德和丑哥却傻眼了:按说演到这里,少主就应该闪亮登场了,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现身?

    不过,这个时候两人也不能掉了链子,丑哥眼珠一转,心中登时有了主意:“那汉家将军,我看你也有几分勇武,不如跟我过几招,让你也见识一下我们羌人的豪勇!”

    庞德也不是蠢笨之人,立时就明白了丑哥欲借着单挑的举动来拖延时间的意图。于是,庞德将军威武的脸庞上毫无惧色,双目如电,冷冷吐露出了四个字:

    “上来领死!”

    气场何等强大?气势何等嚣张?

    庞德此时说出这句话来,那真是汉家将军特有的、睥睨天下的盖世气概!!

    可这句话也真把丑哥给噎得不轻,待话音刚落下,丑哥气得就拍马上来了!心中憋着火儿,丑哥真没打算跟庞德假打!

    只见他与奔袭当中夹紧马腹,倒转手中弯刀,瞬间进入人马合一的境界,直直朝着庞德冲了过来!

    庞德虎目圆瞪,陡然一声爆喝:“来得好!”

    吼罢,手里抓着长柄大刀,纵马也迎了上去,神色亦是肃穆谨慎,明显是要将一位破釜沉舟、英勇杀敌报国的汉家将军风范演绎尽至!

    在庞德的计划当中,两人双马错开的时候,兵刃相交,相互彼此夸赞对方一声,然后再来来回回激战个百八十回合,显出一番棋逢敌手、将遇良才的旷世大战!

    只要支撑过百八十回合,总该也有两柱香的时候,那个时候,就算少主是睡了一觉,也该醒来了!

    那个时候,再按照剧本完成任务,自己也就算可以交差了!

    可是......

    可是!!!

    双马第一个交错,兵器相交在一起时,就听见“当”的一声!

    庞德手里的大刀看似用尽全力,其实速度并不快,力量也根本就不大!在庞德看来,这种速度和力度,就算是自己手下的任一刑骑营士兵,也能够招架住了——就算招架不住,躲也躲开了!

    可是,就这么一个看似华丽勇猛的虚招,却结结实实的直接打飞了丑哥手里的弯刀!

    那弯刀脱手而出,在半空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圆弧之后,噗的一声远远的插在了地上,而庞德的大刀柄,也直接打在了丑哥的胸口......

    妈的!不!不对!这个丑哥,根本就是自己往刀柄杆上面撞过来的!!

    跌倒的那一瞬,庞德看到丑哥眼中那一抹真实的慌乱!!

    怎么回事儿?

    “这汉家将军,武力的确要比我们羌人厉害很多,儿郎们速速离去!待我们的兄弟来复仇!!”丑哥跌倒之后,立刻又翻身上马,口中呼喊不停,却是带着那四五百骑兵跑了!

    ‘你们的兄弟?复仇?不对,情况有变!!’庞德立时醒悟过来了,他回头一看,不禁眼睛也有些发直!

    奔腾的马蹄杂乱地叩击着干燥灼热的地面,却并没有发出震耳欲聋的蹄声,但就是这种沉闷的声音,一下就庞德的心凉到了谷底!

    什么时候又来的羌族骑兵?

    他们怎么像是来自幽冥鬼城的鬼卒,在悄无声息当中,就向着谷中杀来了?

    少主呢?

    少主莫不是被这股骑兵给击溃了?

    黄渊,你这无胆的小人!!

    庞德脸色大变,但就在一瞬间后,他的脸色就闪现出那种困笼当中野兽的狂躁:“弟兄们,我们本就是该死之身,今天羌人来袭,我们也当一次抗击戎狄的汉军,像个真的爷们儿一样战死在这里!!”

    “喝!”铁血刑骑营的将士,同样也看到了那五千余骑羌人,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

    而这些人本就是将脑袋别在裤腰上的变态,此时有了庞德的命令,竟没有一个临阵脱逃的,反而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如野兽一般蓄势待发!

    没有鲜明的旗帜,也没有森严的铠甲,只有破烂的布袍,还有粗糙简陋的兵器。不过,庞德一眼就认出他们是破羌的人,因为,前些日子,庞德还跟马超一起追剿过破羌勇士!

    毫无疑问,来的是一支惯入汉地的破羌精兵,不但冲杀迅速,而且行动间颇有股吞噬一切的气势,如今看到庞德身后只有百余人,更是气势如虹!

    唆唆唆~~

    圆阵当中的长弓手率先发难,十数支锋利的狼牙箭挟带着刺耳的锐啸掠空而起,然后准确无误的攒落在汹涌而进的破羌阵中,狂飙疾进的破羌队里激起一阵小小的骚乱,十数骑倒霉的骑士已经哀嚎着栽落马下~~

    “嘁......”庞德虽知此役九死无生,但还是无比轻蔑的冷笑了一声。

    唆唆唆~~

    又是一排利箭掠空而起,汹涌而进的破羌队中再次泛起一阵骚乱,又有十数骑哀嚎着倒了下来~~

    不过,刑骑营也就能射这两轮了,因为两轮过后,那破羌骑兵已经冲近了,他们怪叫着从背上卸下角弓,开始挽弓搭箭,以更为密集的箭雨回敬刑骑营,庞德双眼已经泛红,但神色仍旧漠然,从容命令道:“刀盾手,上盾牌!”

    羌族儿郎虽然有奔射奇技,但马上射箭毕竟会减少力度和错失一些准头儿,几十名刑骑营刀盾手迅速抢上前来,在阵前列成严密的盾牌阵,将身后百余名袍泽牢牢护在了盾墙之后,破羌勇士射出的箭雨纷纷被挡了下来,只有极少数箭矢穿透了盾牌的防护,给刑骑营造成了有限的杀伤。

    然而,庞德知道,只要再过一刹那,那些破羌士兵就不会射箭了。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冲到了你的面前,靠着战马的冲击力,立时就冲散这脆弱的阵型!

    所以,庞德打算率领手下那五十余骑,待箭雨过后,以自己为先锋,组织一次反冲击,看看能不能扰乱敌军的冲势!

    要知道,骑兵向来一往无前,若是遏制不住这冲击,自己这百余人,只消在眨眼的功夫,就可以变成一地的尸体!

    可就在此时,庞德听到了那熟悉的、总是带着一丝坏笑的声音!

    “破羌贼人,竟还不知已中我西凉之锦的计策否?!”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