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十四章 最后一次劝诱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

    这二十个字,是《诗经?无衣》上的诗句。表现是团结一心、同仇敌忾的义愤,蔡邕虽是文官,但一生耿直不阿,心中浩然正气长存,对于犯上作乱之事,向来嫉恨不已。

    质朴的书简上,蔡邕正用狼毫笔写下最后一个‘仇’字。这一字,当真应和了蔡邕心中此时的愤怒,所以下笔之时,他只觉心中感应齐聚手腕,笔下堪堪游走龙蛇。

    蔡邑除通经史,善辞赋等文学外,还是一位书法大家,精于篆、隶。尤以隶书造诣最深、名望最高,后世有“蔡邕书骨气洞达,爽爽有神力”的评价。此时精气神一时齐聚,蔡邕隐约当中有感应,那就是这二十个字,当是他一生之中写得最好的二十字。

    可就在这个时候,蔡邕眼角瞥到那个惫懒的少公子又一次不请自来,脸上还带着那么一丝怪异的微笑,立时让蔡邕满腔的义愤化为厌恶,已经运到笔端的灵感也一扫而空,顿时没有了写下去的兴趣。

    “啧啧,蔡大家果不愧为儒林中人,竟在数万虎狼之士的困囹下,仍泼墨挥笔。此等心志,当真令侄儿佩服。”马超端起蔡邕还未写好的竹简,口中不咸不淡的说着:“只是这二十个字,可是形容兵甲之士上阵前霍霍相惜之义。蔡大家此时写下如此字词,莫不是希冀董相国派兵援救?”

    “小儿倒是脸厚,老夫可不知自己何时有了你这样一位犯上作乱的好侄儿......”在蔡邕眼中,马腾乱贼,用计豪夺扶风郡,视汉朝威严法度不顾,此等行径,已是大逆不道。而更可恶的,就是眼前这个小贼,口中歪理邪说一堆,心中却无半分忠君爱国之意,实在不可教也!

    “犯上作乱?蔡伯父似乎所言不差,可对于关东人士来说,蔡伯父侍奉的董相国,可更是祸乱朝廷、威逼少帝的逆贼。自古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蔡伯父又何必苦苦针对马家?”马超撇了撇嘴,打算对蔡邕进行最后一次说服的努力。

    可蔡邕根本不承认这一点,事实上,史书上虽然记载了董卓的残暴不仁,但一来董卓此时还真未到已经目空一切、做出丧心病狂暴行的时候,二来董卓虽之前有废立皇帝之举,但之后他大力启用党锢人士,使得一些滞幽之士尽皆得到擢拔。所以,在蔡邕眼中,董卓虽偶有不端暨越之举,但却是有识人之明、戮力扶持汉朝的忠相。

    马超有数千年的历史沉淀,蔡邕也是能言善辩之士,一时间,真是王牌对上王牌,一番唇枪舌战、你来我往,搅得这院落天翻地覆、草木含悲。室内的蔡琰被院外的争吵扰得已无心练琴,只得无奈的抚着额头,哀叹着‘他们俩怎么又开始了?’之类的牢骚,出来劝架。

    可无奈蔡琰目前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人小言卑。而马超跟蔡邕此刻又在兴头上,哪能因为蔡琰的几句话就歇了肝火?无奈之下,蔡琰只能抱着琴,蹲在一旁,凭借着前几次得出的经验,静等着两人声嘶力竭后,再行劝导。

    果然,最后两人脸红脖子粗,犹如两只怒发冲冠、却有力有不逮的斗鸡,只剩下大眼对小眼,怒气冲冲瞪着对方,似乎文斗极不过瘾,要来一场武斗才能解恨一般。

    “超哥哥,庄子有云‘挟泰山以超北海,此不能也,非不为也;为老人折枝,是不为也,非不能也’。父亲年事已高,心志已定,超哥哥何苦为显其‘能’,而罔顾其‘为’也?此非舍本逐末、本末倒置之举?”莺啼燕语的声音从蔡琰的口中传出,却是没去劝蔡邕,反而是向马超说道。

    虽说蔡邕此时还未及笄,但容颜极其娇美,头顶如云的青丝用白绢巾系成流水瀑布,衬着肌肤洁白细腻仿佛吹弹可破,双颊可能因为娇羞而略带红晕,却在不知不觉当中更增丽色,镶彩边的青布长裙裹住她那婀娜身姿,皓月一般的右手中,抱着一把古香古色的木琴。

    此时蔡琰樱唇微张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十分纯真可爱,左手却不自觉的扯了扯马超的衣襟。惹得马超这头无冕色狼差点仰天说出实情:丫的蔡邕老头子,你以为小爷闲得没事愿意跟你吵?要不是看在你家闺女又萌又漂亮又有学问的份儿上,早就不搭理你这糟老头子了!

    看看,现在已经有成绩了吧?你家闺女不先劝你,反而央求我不再跟你吵。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家闺女至少认为我比你好说话!

    没错,对于蔡琰来说,父亲耿直固执、极难劝服,越是安抚,那火气就越大。相反,那个最初看起来很怕的超哥哥,后来倒是整天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还经常给自己拿一些好吃的,使得聪慧的蔡琰知道劝导马超反而更容易平息这场纷争。当然,这个很英俊帅气的超哥哥,要是嘴上能不再带着那股子满含深意的坏笑,那就更好了......

    “蔡伯父,至此看来,小侄今日就算说破了天,恐怕也难改变您的理念。既如此,那今日就恕侄儿无礼,不再久留伯父了!”马超佯怒,终于想起今天来的目的,抱拳作揖下了逐客令。

    没错,最后一次努力也化为了泡影,马超也只能赌一把,用一用那个馊主意了。

    “什么?让老夫走?老夫偏偏不......”蔡邕看到蔡琰的手居然拉了拉马超的衣襟,示意马超不要再动怒的祈求模样,当下心火更盛,可听到最后,才觉察有些不对劲:“你是说,要放我们离去?”

    “道不同不相为谋。伯父既然无法认同小侄,小侄再勉强留下伯父也毫无意义。”马超一幅悲天悯人的情怀,心中却暗笑不止:“来之前,小侄已经请示过家父。若伯父有离意,尽可放心离去......”

    “超哥哥......”蔡琰不想居然会有这样的结果,虽说对留在这里还有一些恐惧,但突然要与马超离别,心中竟生出一丝不舍来。

    当然,这可不是蔡琰少女情窦初开,看到西凉之锦就一颗芳心暗许神马的。只是蔡邕平时教导蔡琰太过严厉,使得蔡琰的童年几乎平淡如水,毫无小女儿的跳跃欣悦。而马超浑身上下充斥着那种动脱之气,给了蔡琰一种不一样的感觉罢了。

    不论平民还是帝皇之家,小女孩总是喜欢找一个大她几岁的哥哥玩耍的,蔡琰此时的心态,莫过于此而已。

    而蔡邕看到蔡琰此时如此模样,心中哪能不急:这才几天,琰儿就已经对这叛贼哄得有些不愿离去了。此时若不尽早离开,指不定琰儿哪日就被这无赖给带坏嘞......

    “琰儿,速速回屋收拾行囊,我们即刻启程!”蔡邕拉着蔡琰,急急离去。

    “小侄恭送伯父,愿伯父一路顺风......”马超嘴角又不自然抹出坏笑:丫的,这一路上,你要能顺丰到家,我还就是申通快递呢!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