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十一章 抓了条大鱼


    古时讲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三纲五常,虽说汉代还没有朱理学肆虐。但儒家文化,早已深入人心。而‘孝’之一德,更是早就成为考察一个人德行的重要方面。孟达这孩子就算再忠义无双、再情急之下,也不该在数千面前喊出不要他爹小命儿的话吧?

    他绝不是啥白痴脑残,相反,他还聪明的很。可就是这样的聪明,却让马超一下捕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意味:除非,此时此刻,有比孟达他老爹小命儿更重要的东西要去守护!

    马超眼神发愣,努力将自己的眼睛瞪得大一些,直直看向场上的孟达,一眨不眨。而孟达似乎也看出了马超的疑虑,可毕竟心里发虚,还是忍不住向那群人质方面瞟了一眼。

    有门儿!

    这人质当中,定然有比孟他更重要的大鱼,而是还是使孟达不得不极力维护的那种!

    “还愣着干什么,庞德,协助丑哥拿下那少年!”马超神目如电,厉声呼喝。直感自己包龙图附体,一眼窥破天机。

    而他本人,却已经骑着马优哉优哉的来到那群人质当中。

    马超首先就看到了身着郡守官服的孟他,想必这中年人十分眷恋手中的权势,听到府外骚乱后,不先着内衣,却套了官服出来。碰巧运气又不好,上来被刑骑营给抓了个正着。而剩下那些人,无非是郡守府的下人及护卫,实在看不出有啥特殊的地方。

    可马超并不着急,目前情势对他十分有利,有的是时间任他慢慢甄选。

    被马超那目光触及的那些人,纷纷低下了头,即便是孟他,也未发一言,看样子正为自己的前途性命担忧。然而,马超转了一圈发现,一身管家打扮的老人和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却神态有异:那老管家似乎掩饰的很好,但一身儒雅大度气质,却丝毫没有管家那种精于盘算的精明,并且,他还趁马超不注意的时候,仔细瞟了几眼马超;而那个小女孩似乎是老管家的孙女,虽神色惶恐,但其举止神态间的优雅素养,绝不像一个郡守之地的下人做派。

    马超心下有数,微鞠一躬,抱拳说道:“老丈人,既被小子看出身份,何必再遮遮掩掩,徒增笑耳?”

    然而,就是马超这一番话,立时让孟他神色大变。而场上的孟他,更因马超的这番话,立时被庞德和丑哥瞅到一个破绽,合力一左一右虚攻实打,将孟达擒住。

    其实,自打庞德上场,孟达就已无还手之力。马超这一诈呼,只不过让孟达的败退被擒提前一些而已:哼哼,若不是马超知道孟达是个人才,要生擒于他,怕是丑哥一人也早将他斩杀几回了。

    不过,就是孟他、孟达的反应,让马超明白:自己蒙对了!然而,这两人又是何等身份,竟使得孟达不顾自己的老爹,也要保得这两人无恙?

    “老夫姓蔡名邕,字伯喈,忝为朝廷廷随从官。此乃小女蔡琰,随老夫游历扶风讲学。”老者见马超已然识破身份,便不再隐瞒,昂然答道。

    “蔡邕?蔡伯喈?”马超失声大叫,神情一时不知是惊是喜。

    蔡邕乃当世名士,博学有才、独步士林,他的才华在此时非常了得,擅音律,好文辞,而且此时还但任《汉书》的续写工作,才高任重。而蔡邕不单自己才华橫溢,还有一个才情极高的女儿蔡琰,就是眼前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蔡文姬传世之作有《悲愤诗》和《胡笳十八拍》,后人评价非常高。

    此时为初平元年三月,也就是董卓焚洛阳、迁都长安的第二月。蔡邕任廷随从官,历史上也正是此时之事。

    撇下董卓的人品不谈,作为领导,董卓这胖子还是很知才善用的。当初,议郎蔡邕因直言上书汉灵帝而被放逐朔方,后来遇赦返回乡里。当地官吏王智原来与蔡邕有私怨,便弹劾蔡邕有诽谤政府的言论,蔡邕又被迫离家逃命,浪迹江湖,历时十二年。董卓对蔡邕的盛名和才气早有所闻,为笼络天下人之心,便特别征召蔡邕进京任官,而蔡邕不想再涉及政治,婉言托病拒绝。董卓便威胁蔡邕:“如不听命,某将诛汝全族。”蔡邕恐惧,只好回到洛阳。董卓大喜,随即任命他为祭酒,十分敬重蔡邕,后来又不断升迁他的官职。

    史书上载,蔡邕三天之内,历遍“三台”,官至宫廷随从官。而由于蔡邕的引荐,董卓也提拔不少党锢之徒,一时间,洛阳幽滞之士,多所显拔。

    此时蔡邕至此游历讲学,恐怕一部分是托辞,另一部分原因,应该就是来寻访能士为董卓所用吧?

    本想只夺了扶风郡为根据地,可阴差阳错下又逮住了蔡邕这条大鱼,这就让马超颇为头疼了。

    蔡邕是当世大儒,在士林的威望崇高,又极得董卓宠信。自己目前只不过是上不了台面的小泥鳅,一下沾染上这些倒灶事儿,倒真不知是福是祸了。

    难怪孟达这聪明孩子宁可舍了自己老爹,也不想蔡邕落入马超之手了。可是,他不知,此时的马超,还真希望自己没自作聪明发现蔡邕......

    幸好,目前看蔡邕还算面善客气,马超也不敢以囚犯相待,立即说道:“蔡大家勿用惊慌,我等只是,只是......”挠了挠头,马超不知该怎么说下去了,总不能跟人家正正经经的朝廷命官说,自己是来夺朝廷地盘儿、准备单干的吧?

    “老夫观将军勇悍过人,指挥得当,更思量到将军能轻易打开城门,并纵火以吸引郡中兵士,由此可见,少将军可算有勇有谋,只是不知将军家出何门?”蔡邕看到马超此时言语,也知自己已无性命之忧。心态一松,更是对马超的身份有了兴趣。

    “我乃扶风茂陵郡马超,祖上乃汉伏波将军马援。今日之事,实乃欲求一地而归顺朝廷......”马超挠了挠头,有些羞愧的答道:一来是马超此时还真不知道他跟伏波将军到底有没有关系,二来便是即便有关系,那祖先乃汉朝名将,后代却成为打劫朝廷的贼人,这也太丢老祖宗的脸了。

    “原来是西凉马家,怪不得将军勇略非常、智谋非凡!”蔡邕很是惊愕了一把,但还是出自真心的夸赞了马超一把。不过,接下来的话,就让马超有些挠头了:

    “马家乃世起名门,其祖上英姿威扬,却不想后人竟做得如此劫掠叛逆之举!”

    蔡邕声色俱厉,想来真为马援老爷子感到憋屈,另外恐怕也是为马超今夜之举感到愤怒可耻!

    ‘苍’的一声,马超冷面如冰,拔出了腰间利剑!

    “少主不可!”远处庞德疾呼。

    “贼子焉敢!”被俘孟达犹自大喊。

    “将军不可!”近处孟他伏地求饶。

    可偏偏蔡邕一脸视死如归的神色,丝毫没有被马超那寒光闪闪的利剑吓到。唯有那蔡琰小姑娘,倒是轻拽了一下蔡邕衣角,轻轻说了一句“君子审时度势、不立于危墙之下”的什么话。

    马超一听,只觉蔡琰实在太有才了,不过,想到自己造成的误会,赶紧拿着剑讪笑道:“只不过想替蔡大家割开绳索,你们都激动个啥......”

    ‘我倒!’庞德、孟达、孟他三人心中同时被雷到。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