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十章 夜袭扶风郡

  月黑风高,
  马超很满意今晚的夜色,他认为这将是一个绝妙的杀人放火夜。
  三千铁骑齐齐奔驰,那隆隆的蹄声,犹如夜间的惊雷,一下便惊醒了扶风郡城墙上的守夜士兵。
  “敌袭!”一位校尉打扮的将领当下大喊,可接下来,他就彻底傻眼了。
  因为,白天明明已经放下的那坚厚的城门,此时竟毫无征兆的缓缓被拉开,似乎是要迎接这股滚滚洪流践踏入扶风郡。
  ‘有内鬼!怪不得白天巡视的吴老六没有回来汇报。’这校尉也是恨透了自己,这些时日朝廷那方频频变动,郡守等人纷纷关注朝廷大局,松懈了对军务的整顿,才导致敌人钻了这个空子!
  而深夜时分,正是人们困顿至极的时候,纵然这校尉厉声大喝,可一个个疲倦若死的士兵们慌忙地站起来,又是去拾武器,又是去拉战马,待到明白是这么一回事儿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
  身体内的火热兽性瞬间呼啸而出,马超一马当先,拨开城墙那里射下稀稀疏疏的箭支,纵马便跃过那还完全合拢的吊桥。身后骑兵士气大振,奋武冲散了前方散乱的敌军。马超枪光闪烁,纵马闪电般冲上城垛,马蹄重重踏在一个还来不及站起的扶风郡士兵身上。筋断骨折的声音尚未结束,手中大枪继续盘旋飞舞,鲜血飞溅——马超所使用的大枪要比一般长枪粗长过许多且锋利无双,每次挥舞必有死伤,轻者缺胳膊断腿,重者命丧当场。
  围绕在城垛周围的六七个敌军已经倒在了地上,形成了一个由残肢断臂组成的圆圈。伤者在地上辗转哀号。来不及顾及他们,马超催动战马便向另一股即将要聚拢的敌兵冲去:此时消灭敌兵倒是其次,必须首先使惊慌散乱状态的敌人根本没法凝聚,无法组成有效的防御才是首要。
  三千刑骑营完全冲入城内之后,两千西凉铁骑跟在马超的身后,犹如虎入羊群一般,左冲右突,竟如入无人之境。
  而庞德也未闲着,率领一千余骑,一面纵马冲锋,一面将敌人所竖立的火把统统带倒,更可恶的是,庞德等人还将大量引火之物抛洒在那火把之上,不待一会儿的时候,倒地的火把便又引燃更多的可燃物。此刻夜风正猛烈刮起,使得火势迅速蔓延开去。而受到这种刺激,先是散乱寄放在城墙下的战马惊恐嘶鸣,随即这种恐怖波及了城墙边缘所有的战马棚:战马长鸣声中,腥臊恶臭一齐涌了出来——无数的战马被大火吓得屎尿齐流,四下里乱冲乱撞,使得业已混乱的城墙变得更加不堪。
  远远看到敌人成功聚拢了数十名士兵,正拼命想去灭火。马超看到其中一人端坐马鞍,似乎正在跟手下指点什么,正是先前在城墙上呼喝的校尉。于是取下弓箭,第一箭就射倒了他,连珠射出几箭后,再摸箭壶却摸了个空,箭已射完了。
  当即催马赶将过去,伏下身子从地上捞起一支火把,在那许多战马身上一通乱捅乱戳,这下不少战马的身上都着起了火,狂性大发,拼命挣扎着乱蹿乱跳,正在辛苦收拢它们的一伙郡兵,登时被战马大军反撵得狼狈不堪。
  马超不禁哈哈大笑,身体和血性在火光和杀戮当中,竟愈加适应和喜欢这征杀的暴虐刺激,随后便招呼士兵们火把人手一支,专门去点战马的尾巴和长鬃,这下大混乱再也无法遏制,数百头战马在扶风郡城墙下乱冲乱跑,郡兵全都陷入莫名的恐慌之中:他们根本不知道马超会从哪里出现,也不知道马超为何会出现。但可以知道的是,他们人人都早已心惊胆战,无所适从。
  已经有将近四十多人死在大枪之下,马超一面下令战士们用火把驱赶着大股疯逃乱窜的战马,将郡兵军阵冲击割裂得七零八落,一面努力汇合庞德,直冲着城内郡守府冲杀过去。因为,此时城内中心方向已经传来鼓噪之声,想必,是丑哥已经率领白天混入扶风郡的刑骑营开始动手了。
  这个时候,城门处厮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火势的蔓延,使得郡兵根本没有战斗之心。而离城门处居住近的被喧闹惊起郡民乱窜,使得整个城门处更加混乱不堪。马超知道这个时候,便是一举攻破郡守府,生擒孟他,一举掌定乾坤的时机。
  只要熬过几个时辰,天明之时,马腾大军到来,那扶风郡就一切都是姓马的说了算!
  一路上倒是没再遇上多大的抵抗,大部分军卒都去城门那里救火了,只剩下城内那些沉睡未醒的郡民,偶尔有小股儿敌军冲杀过来,也被马超和庞德这两员虎将一个照面就给收拾了。
  郡守府已经遥遥在望,而眼力不错的马超已然模糊看见,丑哥似乎正在跟一个少年交手,而其余刑骑营,似乎已经冲入了郡守府,生擒了孟他等人。
  马超愈加兴奋,急忙驭马前进。可惜这胯下马匹虽是西凉骏马,奈何并不是啥优良血统,跑将起来,仍不能让继承了锦马超一身骑术的无耻穿越男满意。而这时他也不敢抽刀子捅马屁股,唯有颠颠儿向前行进。
  待到近处,马超发现之前所料情景尽皆不错。唯有郡守府中还停有两辆马车使得马超生疑:莫不是今日正赶上有人来拜访孟他?
  马车仍停留在府内、未曾在府外驿馆放置,就说明人也是今日刚到。可就是白天刚到,晚上就赶上马超来袭击郡守府,一下就成了阶下囚。好吧,这真的很需要一定的霉运......
  不过,最让马超感兴趣的,还是那正跟丑哥打斗的少年。要知道,丑哥的武艺,可是在五十回合内不输于庞德的。虽说庞德武艺还未到巅峰时期,但由此也可以推断,丑哥的武艺数值,少说也在八十左右。而这少年能与丑哥斗上这些时分,还能让一些刑骑营插不上手,这就充分说明少年的武艺着实不低。
  当然,马超一点都不为丑哥的武艺喝彩,反而十分气愤丑哥的蠢行:这郡守大人都抓住了,还需要跟一个少年打什么打?就算一时手痒,那不能有空儿去找庞德练练?
  “郡守大人已在我们手中,尔等莫要再做无谓抵抗,还不速速束手就缚?”马超一声清喝,顿时让场中的丑哥和那少年一愣,分开身来。
  可让马超惊讶的是,那少年居然出声喝道:“尔等这些蟊贼,竟敢袭掠京畿三辅,实属灭门之祸。孟达今日就算赔了父亲性命,也不会让你等叛逆之贼得手!”
  我勒个去!孟达这娃,居然连自己老爹都不要了?——马超惊惧困惑语。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