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九章 名字惹的祸


    日头逐渐毒了起来,虽然这春日还有些冷峭,但那暖洋洋的太阳,已经有些夏日的威势了。

    马超百无聊赖的咬着一根新出芽的茅草,静等着丑哥的回报。可这半日的时间里,丑哥竟一点消息都没有,这让马超既有些担忧,又有些恼怒。

    不过,看看人家庞德还是一副泰山崩而不惊的大将风度,马超就觉得自己这西凉之锦有些跌份儿,努力使得自己也淡然一些之后,才听到庞德口中在叨叨着‘黄渊死了,刑骑营可就没人敢跟我炸刺儿了.....’之类的话后,马超直想从马上跌下来!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果然尽信史书害死人啊!

    然而,就在马超和庞德渐渐不耐的时候,那树林当中响起了一个嘹亮的鸟叫,马超心头一喜,急令一亲兵以三长两短的鸟叫声回复。

    少时,一员大汉从树林当中跑出,径直跪倒在马超马前说道:“少主,丑哥已经混入扶风郡,那二百兄弟,也乔装打扮成几对客商,混入了城中。”

    “嗯,不错,可曾探到什么消息?”马超很满意丑哥的本事儿,看丑哥如此适合谋杀刺探,心中已经对丑哥日后的用处有了初步定性。

    “据丑哥那里传来的消息,扶风郡果如少主所料,大部分郡兵都被董卓调往京畿护卫,只余不到一万的兵马,就算征令一些郡民,最多也只能凑够三万余人。少主若是突然来袭,想必里应外合之下,当有七、八分把握拿下扶风郡。”那汉子谈吐不凡,看样子,进入刑骑营之前,应该是读过一些书的。

    “嗯,不错,你叫做什么名字?”马超觉得自己真有些小看这刑骑营了,怎么随便回来一个报信儿的汉子,都有这份逻辑谈吐?

    “草民姓韩名枫,字文德,少时家境尚可,后被奸官逼迫,田产被谋夺。草民气不过,感叹百无一用是书生,一怒之下当街行刺那奸官,之后便被扔进了刑骑营......”

    马超听到这人居然还有字,便知这人应该是有些学问的。正好自己手下还缺一个掌管刑骑营的后勤官,便说道:“你日后就负责这刑骑营的征调用度,敢胜任否?”

    “小人定当全力以赴,不让少主丢了脸面。”韩枫以头磕地,深感马超的知遇之恩。

    “呃...那扶风郡守的名字,可曾打探到?”马超正欲挥兵奔袭扶风郡,想想自己手下随便出来一个都是人才,竟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自己可是让黄渊想办法混入郡守身侧,在自己攻城的时候砍了那郡守脑袋来震喝扶风郡的。万一这郡守是什么历史名人,这要是稀里糊涂就死在黄渊刀下,岂不可惜?

    “那郡守名叫孟他。”韩枫不知为何少主会突然关心这郡守的名字,但还是如实回答道。

    ‘孟他啊?这三国里可没这号人物吧?即便这人真有才华,那也怪自己命不好吧。谁让他不叫孟达呢?’马超心中喃喃说道,就要挥手叱令刑骑营出击时,猛然觉得有些不对了!

    伯郎姓孟,名他,扶风人。灵帝时。中常侍张让专朝政,让监奴典护家事。他仕不遂,乃尽以家财赂监奴,与共结亲,积年家业为之破尽。众奴皆惭,问他所欲,他曰:“欲得卿曹拜耳。”奴被恩久,皆许诺。时宾客求见让者,门下车常数百乘,或累日不得通。他最后到,众奴伺其至,皆迎车而拜,径将他车独入。众人悉惊,谓他与让善,争以珍物遗他。他得之,尽以赂让,让大喜。他又以蒲桃酒一斛遗让,即拜凉州刺史。他生达,少入蜀。

    《三国志魏书明帝纪》注引《三辅决录》中记载了孟他的的情况,穿越前马超酷爱三国,竟差不多将所有三国的资料烂熟于胸,加上‘孟他跑官’这一典故实在太符合当今职场官场的潜规则,还被马超他曾经的大学老师给好好讲上了一课,由此,马超才能记起这位历史奇葩。而今天猛然想起这一段儿,心中不禁就有些乐呵了。

    因为最后‘他生达’这三个字的意思,就是‘孟他生孟达’,也就是说,孟他是孟达的老子!

    而孟达此人,就不用多说了,这人虽然在历史上先叛蜀、后叛魏之事至今还是个谜,但其本事儿确实毋庸置疑的。

    孟达自幼精明强悍,有胆有识,成人后体形魁悟,武艺高强,而且博览群书,精通兵法和文史知识。魏文帝曹丕初见孟达时,便称孟达‘将帅之才也’‘卿相之器也’,还下令将原来的房陵、上庸、西城三郡合并为一个‘新城郡’,委任孟达为新城太守。由此可见,孟达当真算得上是文武双全、能力出众了。

    不过,他老爹不是凉州刺史,怎么又突然成了扶风郡守了?

    几十年间的凉州刺史先后是刘秉、郭闳、梁鹄、左昌、宋因、耿鄙等人,根本没有孟他的任职记载,是孟他没有到凉州赴任,还是觉得凉州太可怕,半路先来扶风试试水?

    这些,马超可想不通。不过,他也不费劲去想:只要得了扶风郡,这点屁事儿,还不是一问就知道了?

    “速去通知丑哥,计划有变。”马超略一沉吟,无奈更改了计策。那韩枫听后,立刻翻身上马,又奔赴扶风郡报信去了。

    “庞德,你速带两百健员,去父亲那里拿些干柴、硫磺、火油之类的纵火之物,越多越好。其余兵士,即刻休息。深夜时分,我们去扶风纵火!”马超待韩枫走后,又沉吟片刻后下令道。

    “少主,为何我们现在又不去奔袭扶风了?”庞德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在计谋这些事上,兴趣忒大,尤其是对马超这满肚子坏水儿的主意,更是感兴趣。

    本来,马超之前的计划,取得扶风郡已经很有把握了。可现在突然变动,让庞德较劲脑汁也想不通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因为那扶风郡守那方面很厉害,生了个好儿子.....”马超苦着一张便秘的脸,无奈答道。

    庞德仍旧满头雾水,马超看到庞德这样,更不愿自己目前手下的头号大将只是一个敢打敢拼的变态狂,便循循诱导道:“先前计策的确能速取扶风郡,然而,城头之上诛杀郡守,这虽然能极大震喝扶风郡的郡兵,使得郡内骚乱。可是,我们这次可不是如平常一般来劫掠的,相反,我们还要以扶风为根据地,实现一统凉州的大计。孟他此人虽贪恋权势、有心计手段,但对治下仍算得上是颇有所作为,而郡下百姓也感激孟他的左右逢源,使得扶风郡不再受豪强欺凌......”

    “明白了,少主是考虑到民心,不得已才改变策略。”庞德不是傻子,相反,庞德还很聪明。不过,越是聪明人,就越容易钻牛角尖:“那这跟他儿子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若是他儿子不叫孟达,小爷管他是生是死!同样,若你不叫庞德,小爷何必费劲去刑骑营里折腾?——气愤难平的马超吐血语。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