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八章 丑哥丑不丑?


    东汉右扶风,治内史右地,与京兆尹、左冯翊合称三辅,是两汉的政治中心。在今陕西咸阳县东,后汉治槐里,在今陕西兴平县东南,汉末征西将军马腾,曾屯兵于此。

    当然,此时的马腾还没有被汉庭招安,也不会在这里屯兵。但因为那位无耻穿越者的西凉大策,马腾或许会早上几年在此屯兵。

    此时的扶风郡仍旧一如往常,民庶炽盛,兵谷富实,一幅太平盛世的景象。然而,若是细看扶风郡那外城新砌的城墙,便会看到那城墙已经渐渐沾染了丝丝的风霜,上面的墙砖和石块上都约约绰绰能看到一些刀火的痕迹——这座坚固的郡县,由于缁临羌胡、匈奴等游牧民族,使得此郡在一幅太平盛世的繁荣下,似乎也并不那么平静。

    所以,这百余人的巡视小队于城外哨戒,也就可以理解了。

    这百余人的巡视小队,隶属扶风郡的郡兵,此刻正由一个年长的伍长带领,例行巡视职责。本来,这也只是例行公事,可当那伍长看到前方那一怪异的大汉之时,便觉得有些不同寻常了。

    那大汉的服饰确实是汉朝打扮,可他一看到这巡视小队,便频频回首张望,脚下还疾步匆匆,使得那伍长越发生疑。

    “呔,前方那汉子,站住!”伍长登时大喝,可不想,那汉子听到喊话后,非但没有停止脚步,反而加速朝着树林一方逃去。

    此时,便是傻子也看出这其中必有蹊跷,不待伍长吩咐,纷纷亮出手上兵刃,向着那汉子赶去,而伍长更是同时喝道:“前方那汉子定是羌胡细探无疑,兄弟们,给我抓回来!”

    这一喝,算是正式拉开了猫抓老鼠的好戏。可这老鼠实在太过刁滑,脚下跑步生风不说,还偏偏捡那茂林野草丰盛之处跑去。而这些官兵苦无百步穿杨之能,不能将那汉子射倒,便只得奋力追赶。

    “他娘的,这汉子怎么如此熟悉这片地形,真跑得比耗子还快!”约莫追了半个时辰后,那伍长发现自己已经跑离扶风郡近五里之外,居然还愣是没抓住那汉子,不由得更对那汉子起了疑。

    可奈何那汉子脚程实在快于常人,百人追逐这么长时间,不但没有包围捉住那汉子,反而到了现在,连个影子都看不到了。

    “真见了鬼了!”伍长喘着粗气,深觉今日这事怪异。可肺部又如火烧一般,使得他不得不就此作罢。可就在此时,那伍长察觉到自己等人已经身处在密林之中,当下心头一凛,失声喊道:“逢林莫入!那汉子是在故意引诱某等入林!弟兄们,快......”

    “快撤?”此时,那汉子居然现身在这百余人面前,虽然也有些气喘,但听其语气,竟在平缓下带有一丝肃杀之意:“已被我丑哥带入林中,此时才想到撤退,莫不觉得有些晚了?”

    那伍长这时才看清那大汉的面容,心中不禁一凛:那汉子生得十分魁梧雄壮,肌肉虬实。往这些郡兵面前一立,竟有种豺狼噬猎的凶残和兴奋。而更让伍长失态的是,那汉子面部刀痕错布,直将面部的容貌毁得只剩下彪悍凶厉,犹如现世的厉鬼,欲取这百余人的性命一般!

    ‘怪不得这人自称丑哥,原来他的容貌早已经被......’伍长心中大骇,却在一时之间感受到那丑哥的杀气,竟忘了吩咐手下退走。

    就在这瞬间,一声尖啸,一只利箭犹如一道黑色的闪电穿梭而至,径直射透了那伍长的脖颈。而那伍长倒下的瞬间,只看到那林中猛然涌出无数兵士,犹如一头头饥饿的野兽,挥舞着手中的兵刃,向着自己手下那些已然吓傻的郡兵奔袭而去!

    ‘这伙人,究竟是哪方势力......’那伍长临死之前,脑中蓦然升起这个疑问。可惜的是,他永远也不知道答案了。

    而那吓傻的百余郡兵,立时有几个眼活心巧的几人,望向趁乱跑将逃去。可未待他们拔脚,便看到那四方竟已经那群‘贼人’围困,而树上,甚至还有专门儿防止他们趁乱逃脱的射手......

    虽然对方也只有几百余人,但其战斗力,竟要比这些平时操练的郡兵强上许多,只在一炷香的时间,便如恶狼一般,撕裂了这些有着武装的绵羊。其犀利与凶悍,让这个静谧的树林里突然升起的惨嚎和求饶之声,都有了一丝别样的冷漠肃杀。

    “快些快些,换上这些人的衣服,少主还指望我们打探消息呢。”那位自称丑哥的大汉呼喝着,立时消弭了那种凶厉狠辣的气息,反而有些像狼王在指挥狼群一般。不过,之后他就暴怒了:“这是哪个兔崽子砍的?娘的,老子不是说过了吗?要尽可能砍头、不要毁了这皮甲。这兔崽子直接将人家都砍成了两段儿,让这皮甲还怎么穿!”

    一彪形大汉原本气焰凶旺,但当听到这句话时,竟一下消了那凶气,只如见了猫的老鼠一般,还将那庞大的身子往后缩了缩......不消说,那两段的皮甲,恐怕就是他的杰作了。

    幸好丑哥也没在这件事儿上纠缠,只是让九十多人穿上能穿的皮甲之后,自己也混入其中,竟直接向着那扶风郡走去。剩下那两百多人,自然不消吩咐,便开始打扫战场,毁尸灭迹了。

    “这就是扶风郡?”远处的马超眯起了眼睛,打量着那座还有些模糊的坚城。身后,是三千余刑骑营赫然如新塑的雕像,巍然不动。

    “这时辰,丑哥应该已经混进去了吗?”马超随后向庞德问道,心中却对自家那老子极为不满:本来,马腾在被马超忽悠后,是想率领三万西凉铁骑直接进攻扶风郡的。可马超就悠悠说了一句话,便使得马超只能率着这三千刑骑营来打前锋了。

    “父亲,我们的确是要杀官造反,可你这样咋呼呼杀过去。那阵势也太拉风了。真惹得朝廷震怒,董胖子为了树立威信,发兵围剿也是有可能的。为今之计,当派遣一员*前去试探一番,若可行,风雨不惊拿下扶风固然好。若不行,全力攻打也未嫌晚也。”

    马超是这样说的,可说着说着,马超就有些恨自己了:马腾目前光杆儿司令一个,手下还真没几个拿得出手的将才。而庞德也只是初展头角,根本不可能被马腾委派这一重任。所以,自己口中的那员*的人选嘛......

    果然,看着马腾那副贼笑不语的样子,马超认命了。自己带着刚刚划分到手中的三千刑骑营,开始了这‘风雨不惊拿下扶风’的战役。

    “丑哥勇厉非常,且心智果敢、行事机巧,想必,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在探听扶风的消息了吧?”新上任的讨贼校尉庞德不愧是员名将,刚有了校尉之职,说话办事儿便有板有眼,堪称大将之才了。

    马超知道庞德就是属于那种有志难伸的大才,此时说出这番话来,当算是意料当中之事。而对于庞德所说之话的可信度,也是极为相信的。

    无他,只因为那个丑哥,就是马超他自己慧眼识人而被派去的。

    马超在刑骑营当中,除了发现庞德这员历史虎将之外,剩下的,就是发现这位丑哥了。初见丑哥的时候,马超亲眼看到丑哥正一脸云淡风轻的平静面容扭断了一个敢挑衅他威严的兵卒。那个时候,马超便觉这丑哥非同凡人。当后来知道,这丑哥能跟庞德交手五十回合而不败,并赫然是这刑骑营第二号人物的时候,马超就兴起了重用丑哥的心思。

    这丑哥姓黄名渊,因出身贫寒,便未曾有字。几年前,羌人犯境,黄渊一人独力抵挡数百羌人而不退,最后被羌人劈中脸庞数刀后昏迷。醒来之后,面容已毁,并躺在了马腾的刑骑营当中。自此,便在数十次血战当中磨砺,心性极其狠戾,手段也越发毒辣有谋,若不是庞德技高一筹,说不定刑骑营就是黄渊的天下。

    而马超绞尽脑细胞也没想起三国史上有过黄渊这人,后来拍拍脑门儿也就恍然了:乱世风云当中,不见得有本事就能留名。那些能留下名字的,更多的,恐怕还要感谢运气吧?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