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七章 定计定谋求发展


    “正统朝廷的军队?”马腾此时正当壮年,还未有暮年时渴盼回汉朝的萧瑟。所以,此时他对马超极力想使自己融入汉朝这个思想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自然要融入大汉王朝!”马超可不想一辈子当土匪头子,可如今看来自己这个便宜老子觉悟似乎有些太低,不得不细细解释一番:“父亲,融入汉朝,对我们有百利而无一害。其一,我们是兵,那西凉诸侯便是匪。若是我们出兵,便是替朝廷剿灭叛贼。而它们出兵,便是谋逆作乱,此乃道胜。”

    “嗯,我儿言之有理。不知还有其他原因?”谈话到了现在,马腾已经认命了,开始安安生生扮演一个小学生的角色,听这位马老师来给他上课。

    “汉朝虽风雨飘零,已尽暮年,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其势力仍不可忽视。而我们成了朝廷军队后,便极有可能得到朝廷的资助,这对我们的日后发展,极为有利!此乃利胜。”

    “嗯,嗯,我儿言之有理。”除了这句话,马腾似乎不会再说别的了。

    “汉羌之间,积怨已久,而由此造成的凉州危机,已成心腹大患。而父亲本就是汉羌混血,对于收服羌胡有先天优势。而假若我们又是朝廷官军,借此身份同羌胡结好,那便是邦交往来,此乃礼胜。有这‘三胜’,父亲何乐而不为?”

    “如韩遂一般,结好羌胡?”马腾显然没想到马超会有如此想法,而马超此时冒出的这一水水儿新鲜的念头儿,令马腾很是好奇及惊异。

    马超抚了抚额头,有些疲累的答道:“父亲,难道你认为光凭着自己的实力,就可能击败那有着十万、乃至百万羌胡支持的韩遂?”

    “呃...我儿言之......”马腾正欲再说,马超却接口说道:“言之有理!”

    “竖子!居然都敢戏弄为父?”马腾声色严厉喝道,但看其神色,那明显是一个父亲为有一个优秀儿子而骄傲的得意。尤其是那眼角,都有笑意浮现,更是令马超肆无忌惮起来:

    “父亲,依孩儿所闻所感,韩遂此人,心肠狠辣、手段阴毒,尤其在玩弄权变方面,更是个中高手。此人由一个文弱文士,居然一跃成为雄踞凉州、威震羌胡的枭雄,日后定然是我们的心腹大敌。”

    “嗯,为父以前曾在韩遂手下从事,深知此人手段。韩遂本名唤做‘韩约’,曾担任凉州刺史从事,与故新安县令边允都是金城郡的汉人名士。铁羌盟起兵反汉时,陷金城,胁迫韩、边二人一同入盟,负责盟中军机要务。韩约、边允两人畏惧本名受到朝廷通缉,牵连家族,于是隐姓埋名,改头换面——韩约改名‘韩遂’,边允改名唤做‘边章’。

    后中平三年(公元186年),韩遂请边章、北宫伯玉、李文侯议事,毒死三人,并吞其众,此后拥兵十余万,俨然以盟主自居。但由于诸羌胡对韩遂擅杀北宫伯玉的行为不满,于是韩遂假意先退让盟主之位,背地里却大耍手腕,一面推举王国为盟主,一面有在背后挚肘,造成王国指挥夺取三辅的行动,全盘失败。

    至此契机,韩遂聚众召开新的部盟大会,废了王国,又立边塞名士阎忠为傀儡盟主。而后阎忠忽然因病暴毙,韩遂这才如愿以偿,终于成了铁羌盟盟主。”马腾一口气将韩遂的生平履历说了出来,看来他对韩遂也是做了不少功课的。

    “关西皆以‘黄河九曲’称呼韩遂,讥讽韩遂城府深沉,恶毒狡诈,心思肚肠如黄河九曲一样,七拐八弯。而为父后来也觉得,阎忠之死,或许其中也大有蹊跷......不过,正如超儿所说,这些人讽刺韩遂,却也是因为他们惧怕韩遂!如今,为父同韩遂已撕破脸面,而韩遂却早已羽翼丰满,如之奈何?”马腾最后忧心忡忡问道,或许,马腾一切的烦恼,都源自他这个一生的宿敌吧?

    “黄河九曲?这个称号却也有点意思。然而,父亲,韩遂不过是凉州一枭雄而已。放眼汉朝,枭杰雄主数不胜数。若父亲只是着眼韩遂,未免有些小家子气了......”

    “竖子,又在讥讽为父......”马腾笑骂一声,却也不禁为马超的气魄而倾倒。

    “父亲请看,马家占领扶风郡后,与韩遂的本营金城郡相距甚远。想必,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会发生大规模的厮杀。而借此时机,父亲只要积极结好羌胡,以夷制夷,逐渐瓦解掉韩遂的羽翼。之后,凭借着朝廷的资助,名正言顺拿下冀城......”马超那纤长的手指又在底图上指来指去,犹如一跟施了魔力的棒子,使得马腾的眼珠不由自主的随着马超的手指转动。

    “韩遂老贼,定不会如此任由我们发展的!”马腾看到马超的手指已经渐渐将整个西凉圈了一个圈儿之后,才缓缓说出这番话。

    “不错,韩遂自然不会,但西凉目前可不是他一家天下。父亲莫要忘了,凉州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大汉的官员,还有那些占山为王的流寇,更有势力斑杂的诸侯。而一旦我们选择与世无争、静心发展,韩遂的眼光自然就会放在那些人身上。只要我们再从中稍微动下手脚,想必韩遂老儿也不会太舒心的。更不要说,还有我们结好羌胡一事儿......届时,韩遂老儿哪还有精力放在我们身上?”

    马腾愣愣看了一眼自己这个本来很熟悉的大儿子,怎么都感觉,此时站在自己眼前的,完全就是一个陌生人?

    而马超丝毫没有察觉到马腾的异样,仍旧继续滔滔不绝的说道:“父亲内融朝廷、外连羌胡,修兵事、耕农利,韬光养晦,稳健发展,自会将整个凉州囊括手中。之后,父亲坐镇西凉,静观大汉风云四起,再一举以西凉铁骑斡捍九州猛士,何其壮哉?”

    “我儿何时有此雄心?”马腾两眼愣愣发亮,只如那黑夜里饿狼眼中冒出的绿光。

    “可能是半月前病了一场的缘故吧......”马超看着马腾那火热的眼神,心中不禁有些惴惴,下意识就后退了几步。

    “莫不是天佑我马家,降下如此神迹,使得我儿旬月之间茅塞顿开?”马腾看到马超看副德行,心中不禁窃笑:“超儿,何不再病上一场?”

    老子可不想再穿越一次!——穿越男撕心裂肺的吼道。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