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五章 终于出现了


    “父亲,孩儿此次斩敌九百七十六人,俘虏八百七十三人,其余贼众逃窜。我军伤亡二百四十五人,救回五百余人百姓....此战大捷,全赖父亲武运昌隆、英明神武、运筹帷幄......”一身征尘的马超刚回到营地,便被唤到了大营当中。述功之时,尽显穿越者那通有的口花花技能,把马腾说得一愣一愣的。

    马腾自然还没有完全接受自己大儿子的改变,然毕竟知子莫若父,听到马超如此大费口舌来拍自己马屁,焉能不知是何原因?

    “罢了罢了,既然如此,那依据赌约,刑骑营日后就归你统领。不过,为父有言在先,刑骑营一切花销事务,均由你自己来想办法。”

    “孩儿谢过父亲!”马超立刻知趣的拜了一拜,对于这位既是西凉日后的黑涩会头子,又是对自己蛮不错的便宜老爹,马超对于跪拜还是没什么抵触心理的。

    “嗯,超儿,为父不明白,为何历代无人敢统御的刑骑营。你不但可令他们不生逃匿叛乱之心,甚至,还可使之用命效死?如此统御之能,当真令为父好奇......”马腾以手托额,终于问出了这个自己思考了一天都未想通的问题。

    “父亲,为将统御之道,莫不是恩威并施而已。然刑骑营却有所不同,这些人都抱有必死之心,对军队将领也丝毫没有归属感,甚至还有极大的仇视情绪,这便是其他将领不能统御的根本原因。”马超很是得意的将自己这番见解说了出来,深为自己能给这位历史上西凉军阀头子上课而自豪:“孩儿统御刑骑营,从未允诺过任何好处,也未斩杀过任何一人立威。孩儿所做的,只是收服了一个人而已。”

    “哦?此乃何人,竟然能将整个刑骑营都收服?”马腾自然被吊起了兴趣,出声询问道。

    “此人姓庞名德,字令明。因当初为友报仇而连杀三人而被打入死牢,后父亲攻掠南安,又将其编入刑骑营。”此次庞德斩杀了破羌豪帅,其勇武已经展露无遗。而马超可不希望历史那位气节豪迈、纵横沙场的庞德就混个自己私人保镖的角色。所以,一方面为了继续收拢庞德之心,另一方面是为了更有利培养庞德,便在此打算跟自己老爹替庞德要官儿了。

    “哦?此人何能,为何让超儿如此看重?又与超儿收服刑骑营有何关系?”马腾不知不觉已经掉入了马超的语言陷阱,顺着马超的话就发问起来。

    “此人肝胆有义、勇武非常,于刑骑营当中震慑营众。又于此役中,搦战斩杀贼首,方使我军士气大胜,一举击溃贼军.....”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就不能再多了:马腾那么聪明的人,还能不知道这是啥意思?

    “呵呵,我儿病愈之后,言辩之才大有长进啊!”马腾先是对马超的停顿有些不知何故,可一下反应过来之后,继而抚掌大笑:“既然如此,就擢升这庞德为讨贼校尉,听你调遣可好?”

    “孩儿谢过父亲!”再一次跪拜,马超觉得只需弯弯膝盖就能捞回一个校尉来,嗯,买卖很划算!

    虽说马腾现在只是一伙子乱贼,但手下也有三万余众。其编制调度,皆沿袭汉军军制。这一点,也是马超相当认可和佩服的地方:嗯,本身是窑姐儿,还就是以贞洁烈女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嗯,有个性,有前途,怪不得马腾日后能混成西凉大军阀呢!

    “嗯,超儿,这庞德跟你收服刑骑营......”马腾无奈的看着马超咧着大嘴傻笑的样子,不得已才提醒了他一句。

    “哦,哦.....是这个样子,父亲。”光记得高兴了,居然忘了自家老头子最关心的话题,马超赶紧收敛一下得意之情,沉吟一下之后说道:“刑骑营对整个军队将领不仅没有一丝归属感,甚至还有极大的仇视情绪。可是,对于本营中当中的强者,他们便没有这种情绪。而假如让这位强者来统御刑骑营,一切便可迎刃而解......”

    “嗯,可以这样说,假如刑骑营就是一群狼,那么只要将头狼收服手中,狼群自然为之驱使。”最后,马超用这样一个比喻,生动形象说出了自己收服刑骑营的办法。

    “妙!”马腾拍案而起,深为马超这一手段而喝彩:如此手段,自己怎么从未想到过呢?

    “嗯,我儿病愈之后,其心志、谋略、统御之能,确实大胜从前。”马腾略一沉吟,又想到了那个‘马镫’之后,便说道:“超儿上次提到马镫之物,看来此次已在此役当中发挥了效用。既如此,那百余名铁匠,日后也交由超儿打理,其花销用度,皆由大营承担,超儿只需继续醉心研究便可......”

    “孩儿再次谢过父亲!”这次,马超是真的有些欣喜若狂了:赶上这样一位开明的老子,自己何愁不能大展拳脚?

    本身马超起点就高,再加上马腾的大力支持。嗯,自己穿越时还带来了二十一世纪的农作物种子......日后只要管理好‘菜园子’、‘铁铺子’、‘兵营子’这‘三子’工程,那西凉、甚至是大汉版图,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错,身为农基站管理员的穿越男,其穿越原因十分、尤其、特别扯淡,那天本该上班的老技术员的狗跑丢了,心情异常低落。穿越男马子建本着尊老爱幼的优良传统美德,便主动去农基站替那老技术员的班。可不想,就在自己整理货架的时候,被一袋子土豆给砸了脑袋。而醒来之后,便发现自己成了自己的本家老祖宗......虽然马子建不知道自己的姓跟马超到底有多大关系......

    “我儿今日终于长成,然为父征战多年,此时虽有建树,可西凉局势动荡、大汉风雨飘零,不知我儿对此有何看法?”马腾自刑骑营、马镫以及马超为庞德谋官这三件事后,终于看清马超是真的大有长进,甚至,隐隐已有了一份谋主的风采。由此,马腾终于下定决心向马超问出了这个自己很担忧的问题。

    马腾本是带着一丝忧虑的心境说出这番话的,可看到马超的神色之后,马腾眉宇之间的忧虑,嗯,更加忧虑了......

    因为当马超听到了马腾这番话后,竟然先是一愣,接着却两眼放光、神态激昂,甚至,嘴角居然还溢出了那么一丝晶莹的液体......

    我的青天!谈笑论局势的穿越经典剧情,终于出现了!——无耻穿越男心中狂吼。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