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四章 马腾的忧虑


    “主公,少主已然将那破羌流寇击败,现已在返回途中。”陈仓营地当中,马腾端坐正厅,眉头紧锁。而这传令的报告,却让马腾脸上升起了一丝欣喜,却也有一丝疑惑。

    “超儿果真只率领刑骑营,便真的已然追赶上那些流寇,还大胜而归?”

    “然!不仅如此,少主还解救了那些被俘的百姓。现在,整个陈仓都知道了少将军的威名……”传令脸上喜色更甚,急忙将情况讲明。

    ‘那马镫之物,竟如此神奇?果真不仅能让骑士更有耐力奔驰,还可大大增加其作战能力?’马腾此时已经有些相信自己那亲儿子的话了,然而,这个消息委实有些太过难以消化。所以,马腾还是谨慎的问了一句:“那此时超儿身在何处?”

    “少主已过扶风郡,明日当可归来。”传令答道,想了一下之后便又说道:“主要是少主将那千余人羌人俘虏收编,所以归时行程慢了一些。”

    “收编?”马腾的眉头不禁又皱了起来:他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了,马超自小就很有主见且行事孤傲,而对于杀伐立威之举,更是有些推崇且手段凌厉。而这次,他居然没有如往常一般尽屠俘虏……

    “明日超儿归来,让他立时来见我。”马腾也是一代枭雄,立刻对此事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诺!”传令告退,临走之前,仍看到马腾那一抹的疑惑不解。

    事实上,马腾近日的确忧虑烦闷不已。原因无他,主要是马腾现在处于一个非常迷茫的阶段:如今的马腾,随着不断的浴血拼杀,已然经营起一股不算小的势力。而乱世风云变幻无常,西凉局势又动荡不堪,此时的马腾,正处在一个艰难的转型期。

    马腾,祖上乃是汉伏波将军马援。其父曾任天水兰干尉,后失官留居陇西,娶羌女为妻,生下马腾。马腾年轻时贫穷,无产业,经常从彰山砍伐木材,背到城里去卖,来养活自己。而正是这少时的经历,才使得马腾见惯了世间冷暖,也兴起了一丝改换命运的野心。

    马腾长大之后,身长八尺余,体魄洪大,面鼻雄异,而性格却贤良温厚,加之武艺在身,周边郡县的人们都很敬佩他。

    中平四年(公元187年),凉州刺史耿鄙任信奸吏,导致狄道人王国以及氐、羌等少数民族造反,州郡征集勇士,欲讨伐叛乱。马腾应征,被州郡官员看重,任命为军从事,统领部队,后征战有功,提升为军司马。假若如此这番风顺下去,马腾说不定会凭着武艺和统御搏得一个出身。可惜,马腾生在乱世!

    耿鄙此人,庸碌无为且又好大喜功,耿鄙恐马腾势大不好控制,便纵小吏程球经营奸利,马腾正直贤厚,不堪压迫,二人屡屡冲突。至陇西太守李相如、酒泉太守黄衍反叛,与铁羌盟韩遂连和后,马腾终于顺势而起,带着手下投奔了韩遂。

    不久,耿鄙被手下杀死,韩遂等人便推举王国为主帅,统领数十万兵马,于三辅作乱。也就是说,马腾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的造反之路。

    马腾从未想过自己能在造反的路上能走多久,因为那个时候,马腾虽有野望,也在拼杀中磨练了能力,但却根本没有施展报复的机会。后王国围陈仓,灵帝遣左将军皇甫嵩督前将军董卓各率二万人拒之。王国围陈仓八十余日后,城坚守固,竟不能拔。皇甫嵩进兵击之,使董卓为后拒,连战大破王国,斩首万余级。

    此役后,韩遂无奈废掉王国,劫故信都令、汉阳名士阎忠使其督统诸部。然忠耻为众所胁,很快便感恚病死。阎忠一死,叛军顿时群龙无首,逐渐崭露头角的马腾终于看到了自己安身立命、一展宏图的机会,尽使浑身解数,收拢不少叛军余众,与韩遂分庭抗礼,接连征战不休。

    也就是这个时候,马腾终于开始独领一军,以一个不被时代认可的乱贼身份,开始在乱世风云当中艰难前行。

    然而,韩遂毕竟是铁羌盟盟主,身后有羌胡等人支持。马腾虽有能力,却也只是苦心经营而已。如此外患,使得马腾如履薄冰,时时为日后盘算烦忧。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向让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马超却突然怪异反常了起来!

    马腾只记得是半月余前,马超一觉醒来便神色异常。不但口中直呼什么‘穿越至三国乱世,不混个风生水起,对不起各穿越前辈哇...’之类的乱语,还将一些怪异之物四处招摇。马腾无奈,急请巫医郎中前来诊治。数日之后,马超虽已然康复,但其言行举止,已大不似从前。

    马腾本不欲操心过多,然马超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甚至更是西凉日后的希望。可当马腾再次看到马超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那个儿子,竟然已经请了数百名铁匠,在日夜不停的打造什么‘马镫’!

    马腾当下火大,厉声训斥马超,可马超居然信口雌黄说什么此物可令骑兵更容易于马上保持体力,长途奔驰,还可稳住重心,增强骑兵的马上作战能力云云。马腾大怒,正欲惩治马超,恰逢传令来报,破羌流寇来袭,掳掠无数,还挟持数百人质北去。

    马腾欲率兵出击,然马超却请缨出战。马腾怒极而笑,但也有要马超将功补过的意思,便立时同意了马超的请求。可马超居然提出只需率领刑骑营出击的要求!

    要知道,刑骑营可是历来没有将领敢去统御。而自己那个只有十五岁的儿子,居然说自己完全可以统领刑骑营,还要求此战胜利之后,将那刑骑营中人脱离奴籍,完全划归他来独立指挥……

    马腾当时怒火中烧,可当他看到马超那双笃定坚毅的眼神后,竟鬼使神差般的同意了。甚至,还将库房当中仅存的两千余套制式铠甲武器分发给了刑骑营。而冷静之后,马腾深为此次贸然决定后悔,急派五千骑兵前去援救马超。可不曾想,短短两日时间,竟传来了马超大胜的消息!

    马腾从未怀疑过马超的勇武和统御能力,他吃惊的,是马超此次居然是大胜破羌,而不是惨胜!要知道,破羌一族,历来为羌族当中能征惯战之部落,此次前来犯境虽只有两千余骑,却也是破羌精锐。在马腾看来,这次纵然能取胜,也只会惨胜而已。毕竟,马超率领的,可是鬼见愁的刑骑营!

    难道,醒来的马超,真的领悟到什么神迹?

    难道,归来的马超,的确带来了西凉未来的希望?

    那自己这迷惘之路,是否也应该让他这只锦色雏鹰前来展翅翱翔?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