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三国新马超 > 第二章 西凉之锦!


    “也罢,只要杀了这个亲卫,想必那骄傲的少年,会亲自赐予自己骄傲的一死吧?”破羌豪帅心头冷灭,却又被激起了怒气,拍马便跟庞德战在一起。

    ‘当’的一声,两马相纵而过。

    破羌豪帅心中大骇:西凉军中,居然有如此剽悍之人!而此人还只是那少年的亲卫……

    细细看清那员与自己对阵的亲卫,破羌豪帅不由心中一寒:他的眼神怎么?

    似苍鹰、似黄狼,似猛虎,却惟独不象人,黑色眼珠里居然带有一种狂野的凶猛与嗜血的期待!

    没错,对面那员亲卫似乎将人类的情感完全忘记,使自己变成了一头只想撕碎对方的野兽!

    之后,破羌豪帅看到那员亲卫嘴角扩散出一丝笑意:你根本不是盘儿菜!

    顿时,那种眼神和嘴角的嘲弄彻底刺激了破羌豪帅的胆气,可是,就是这种意气之勇,却让他更早的送了性命。

    人马合一,瞬时间庞德已再次奔到了破羌豪帅面前!这种完全没有任何警兆的行动,给予破羌豪帅一种疑幻疑真的错觉,仿佛处于一个永远不会醒来的噩梦。

    又是一刀劈来!

    破羌豪帅没想到居然是这员亲卫又一次率先出手,急以双手握紧大刀,在早有戒备下全神格挡。

    ‘当~~~~’

    只见那破羌豪帅被浑厚的力量冲得向后飞出去,砸向地面。随着一连串“咯嚓”之声不绝于耳,破羌豪帅的手臂居然被生生震断。最后口吐鲜血,气绝身亡。而他临死前最大的疑惑便是:这员亲卫,居然有如斯力气!

    事实上,庞德的力气的确胜过那破羌豪帅许多。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庞德骑乘了加了马镫的战马:庞德借助马镫的后御之力,完全抵挡了那战马的冲击力和破羌豪帅的抵挡,全身只是微微一怔,便稳坐下来。

    ‘真是一次没有技术含量的战斗,本来还想从中学点战斗经验呢…早知道这豪帅两下就给打趴下了,还不如自己去试试到底继承了锦马超的武艺没……’穿越男喃喃的想到,但随即就给自己的胆怯又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不是敌方太弱,而是我方太强了。就算三国弄个猛将排行榜来,庞德怎么着也挤得进前三十名吧?而且,这还是保守估计、打了八折的。

    “少主,属下幸不辱命!”击毙破羌豪帅的庞德回到马超面前,冷静说道。而他的眼中,也恢复了正常人的清明与冷静,甚至,还有些欲言又止的意思。

    “令明有何话说,但讲无妨。”

    “此刻,我军当……”

    “然!”马超不待庞德说完,便心领神会,猛然掣出腰间利剑,直指敌军:“勇士们,西凉的未来,将由你们书写!此时,就让我见识一下你们的勇武吧!”

    “喝!”三千西凉铁骑纷纷大吼出声,犹如厉鬼现世,呼啸着冲入破羌的防御圈。

    而那些士气大跌的破羌士卒,竟胆怯不已,甚至后方的士卒,居然丢下了武器纵马逃窜!

    突然的进攻使得这些士气大跌的破羌士卒惶恐不安,如一只只遇见了猫的耗子一般胆怯不已。虽然他们已经组织起了一个简易的防御,但慌乱中却来不及做出战斗的准备就被迎面而来的西凉铁骑踏翻在地。破羌士卒有的转身便逃,却发现战马早已不停使唤;有的无头苍蝇般乱窜,发出疯狂的惨叫。而更多的,却是在发出狠戾一击后,便被蜂拥的骑兵给碾飞刺穿,生命犹如残破的竹简一般脆弱不堪……

    如同兀鹰降落,被突然打击的破羌士卒只不过是西凉铁骑口边的一块肉,等待着最无情的啃噬!

    马超没有亲自御马参与杀戮,而那些西凉铁骑却没有一丝的怀疑:少主早已在半年前,用无数次的英姿彻底征服了他们的心。此时少主静看沙场,或许只是这次有所感慨罢了。

    可他们哪里知道,这位看似面色平静的西凉之锦。心中早已云翻浪滚!

    二十一世界的穿越男,只不过是农基站的一位技术员,平时更是连只鸡都未曾杀过。又何曾见过如此惨烈酷绝的情景?

    是的,电视电影上的画面要比这些血腥的多。但是!电视电影上的特效,远没有这般真实!

    穿越男马超看到人们就在一刻间都化成了厉鬼,不顾一切地要了结对方的生命:他看到那残肢断臂合着血水飘洒而出;他看到刀剑相碰时擦出的仇恨火花;他还看到,人们临死前,那一双双绝望而狠戾的眼神!

    马超极力忍住腹中的一阵阵翻腾,可同时,他还感到,在这幅身躯当中,居然还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他的身体渴望亲自进行一场血与血的厮杀,让刀与箭直接对话,让力量与力量直接碰撞。甚至,他明白,他想把斩下对手的头颅作为最高的荣耀!

    这是一副变态杀人魔的身体!

    可是,在乱世,唯有这幅身体,才能存活下去!

    战场之上,人如动物一般被屠宰。马超渐渐闻到了那粘稠的血液腥味,这热热的感觉蓦然刺激了他的大脑、他的神经、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让他在一瞬间似乎化为了来自九幽讨命的恶魔!

    终于,一位可怜的、慌不择路的破羌士卒逃到了马超的面前。而马超丝毫没有任何犹豫,只凭着身体的本能,轻盈而迅捷的挥下了手中剑……

    那颗头颅向着天际飞去,而那温热的鲜血,顿时飞溅如浪花,喷洒马超一脸。

    舔了舔嘴角血液的味道:是咸的……

    马超笑了,他似乎厌恶这鲜血玷污他锦白色的战袍一般,蓦然撕掉了身后的披风,驾马冲了出去!

    这一刻,马超觉得,自己已经真正融入到了这个命贱如草芥的乱世!

    没有感情,没有思考,甚至,耳边已经没有任何嘶鸣。

    刀鸣声、嘶吼声、惨号声这些战场特有的声响哪一样不刺人双耳?可这些都让大脑无情的给屏蔽,耳中,听见的只是心中那狂野暴戾的喊杀声。

    这一刻,那个武艺超绝、冷厉狠辣却又骄傲无比的西凉之锦,回到了乱世,回到了他熟悉和喜爱的战场。

    西凉锦马超,不可能仅因为一次被穿越,而湮没了身体的豪勇和心中的执念!

    驰骋疆场,那柄银枪已被马超拔出,噬血无情;旧魂点燃,马超的个性坚冷如冰……

    永生难忘,沙场之上那一抹西凉之锦……

看过《三国新马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