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雷霆之主 > 第149章 缠斗(四更)

第149章 缠斗(四更)

  “砰砰砰砰……”拳头相交,冷非踉跄后退,嘴里涌血。

  “哈哈……”孙鹤鸣大笑,痛快无比。

  一拳一拳把这小子砸得爬不起来,打灭嚣张的气焰与傲骨,然后再杀死,这才真正痛快!

  冷非咬着牙,嘴里鲜血横流。

  “你小子,还挺硬气,跪地求饶,看在同门的份上就饶你一命。”孙鹤鸣大笑。

  冷非“砰”一拳倒飞出去,顺势逃跑。

  孙鹤鸣不紧不慢的追赶。

  困兽犹斗最好还是避其锋芒,慢慢磨死。

  这小子受伤严重,而且越跑越严重,两记寒冰锥再加上这么多拳,必死无疑。

  冷非越跑越慢。

  孙鹤鸣却不上当,他对冷非的狡诈深有体会,铁了心就是求稳,凭自己的修为慢慢磨死他。

  另外他还要抹去冷非留的暗记,免得半路钻出个程咬金阻拦,那才是烦人。

  白象宗的暗记让他再没怀疑冷非的身份。

  冷非嘶声叫道:“杀了我,你也一定要死!”

  “那也是比你死得晚。”孙鹤鸣道。

  冷非不再说话,只是闷头拼命赶路,速度越来越慢,脸色越来越苍白。

  “老老实实投降吧,别徒劳挣扎了。”孙鹤鸣叫道。

  冷非气喘如牛,慢慢停住。

  孙鹤鸣隔了一段距离停住,打量着冷非,寻找他的破绽。

  冷非道:“胆小如鼠的家伙,真不知道怎么成了鹤鸣山山主,来啊!来啊!”

  他用力拍打自己胸口,状似癫狂,脸庞扭曲狰狞可怖,显然是在庞大的生死压力下已经崩溃。

  孙鹤鸣长舒一口气。

  这回终于是真的没问题了,这小子终于受不住,再狡诈还是缺乏历练,越不过生死这一关。

  他见过太多这样的人,平时傲气冲天,或者机智百变,可一旦到了生死关头,马上就截然相反像变了一个人。

  他沉声喝道:“跪下,饶你一命,否则莫怪我无情,直接斩掉你脑袋!”

  冷非嘶声大叫:“来啊来啊,我的头在这里,你尽管斩去喝酒或者当夜壶,哈哈!哈哈哈哈!”

  他仰天疯狂大笑。

  笑着笑着,鲜血呛得他剧烈咳嗽。

  孙鹤鸣双眼冷电迸射,猛的长刀一挥,朝着冷非斩去。

  “嗤!”冷非似是随意的挥一下手,白光射出。

  “混蛋!”孙鹤鸣忙挥刀。

  但这一刀却斩空。

  冷非诱使他斩了数次,已然彻底明悟他这一刀,推算出刀速,推算出飞刀会快一线。

  “嗤!”又一道白光几乎同时射出。

  孙鹤鸣拼命后仰,身子压低到最大程度,仍旧没能避开,飞刀削掉了他鼻子。

  “砰!”孙鹤鸣倒飞出去。

  他胸口又中了一刀,宛如被攻城锤击中,飞出五丈外,喷出一口鲜血。

  “啊——!”孙鹤鸣怪叫。

  他从空中落地,毒蛇般瞪着冷非。

  鼻子位置只有两个血洞汩汩流血,模样可怖。

  冷非哈哈大笑:“孙鹤鸣,滋味如何?”

  “好!好!”孙鹤鸣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又没有鼻孔振动,声音格外古怪。

  冷非大笑:“你还真是怕死,十二重楼练气士还有宝衣护体,可笑!”

  孙鹤鸣不再说话,伸手入怀,想掏出瓷瓶上药,却发现怀里一切尽碎,各种药混到一起。

  再好的灵药混一起后也不能吃,药性反应,灵药会变成毒药。

  他把这些药掏出来狠狠甩出,暴怒欲狂。

  冷非大笑:“走也!”

  他化为一道影子疾掠而去,钻进了树林,速度奇快,反而更胜从前。

  青牛撞天图精进一层,涌泉钻进来的大地力量汹涌澎湃,令他身体变得轻盈,轻轻一蹬地,便有大地力量托着他,好像脚底装了一个弹簧。

  他忽然生出信心,说不定能逃出生天!

  “死——!”孙鹤鸣轻轻吐出一个字。

  这个字仿佛一颗冰珠,透着森然寒气,双眼血红,鼻子变成两个血窟窿。

  他头发根根竖起,宝刀一甩。

  “嗤!”冷非一直以余光看着他,轻巧避开宝刀!

  他没去捡宝刀,拼命催动踏月浮香步。

  孙鹤鸣划出一片影子,速度陡然提升一大截,眨眼功夫到了他身后,轻飘飘一掌。

  “砰!”冷非催动太岳镇魂锤。

  孙鹤鸣倒退一步,冷非则加速。

  单纯的力量比拼,太岳镇魂锤能击退他。

  一股冰冷力量钻进身体。

  冷非脸色微变,大地力量不停涌进来冲刷、融合、化解,五脏六腑还是受了伤。

  十二重楼练气士的内气纯凝如刀子一样,五脏六腑即使经过白象吞气图的锤炼,还是承受不住。

  “砰!”孙鹤鸣如鬼魅般再冲至,又是一拳,冷非以太岳镇魂锤迎击。

  孙鹤鸣被击退数步,随后又缠上。

  冷非边打边退,催动踏月浮香步时,大地力量汹涌而入来相助,反而加快内伤恢复。

  他脚下越用力,速度越快,大地力量越是汹涌,伤势恢复越快,极为玄妙。

  但这般玄妙没让冷非喜悦,反而心下微沉。

  孙鹤鸣已然疯狂,不顾一切,巨象拳势大力沉,古拙而精妙。

  “嗤!”冷非一刀射出。

  “砰!”孙鹤鸣横臂于眉前,硬生生承受一击,如被巨锤击中,飞出十几丈。

  冷非目光一凝。

  孙鹤鸣森然一笑。

  冷非听这声音,似木非木,似铁非铁,也不是宝衣,显然是一种奇异的材质。

  这孙鹤鸣竟然缚着护臂。

  孙鹤鸣再次扑上。

  冷非转身便逃,但孙鹤鸣显然催动了某种秘术,速度如电更胜他一筹,眨眼功夫又追上,再次出拳。

  冷非知道飞刀是白费力气,拔剑出鞘。

  “叮……”孙鹤鸣一拳打在剑上,顿时清鸣声不绝,灵蛇剑颤动不止。

  冷非要通过剑身颤动化去寒冰锥。

  飞龙剑法精妙则精妙,力量却远不如太岳镇魂锤,无法将力量扩大数倍,击不退孙鹤鸣。

  剑法竟化不去其内气,宛如寒锥般的内气再次贯穿五脏六腑。

  “哇!”他吐出一口血,还剑归鞘,又是一记太岳镇魂锤,将重扑上来的孙鹤鸣击退。

  又一道寒锥贯体,伤势更重,转身便逃。

  孙鹤鸣死死缠住他。

  冷非于是用石子当飞刀,飞石如蝗,孙鹤鸣以臂挡眉心,迎着飞石挺进,如疯如癫。

  “嗤!”孙鹤鸣忽然甩手一道银光。

  冷非一直在防着,全神贯注他的一举一动,担心暗算。

  但孙鹤鸣看似癫狂,却极冷静,这一甩手毫无征兆,显然是苦练过。

  银光太快,距离太近,更重要的是,雷光已经用光。

  银光瞬间贯穿他心口。

看过《雷霆之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