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超级教练 > 36 伊索拉贝拉的1号桌 下


    36伊索拉贝拉的1号桌(下)

    杨诚有些奇怪,1号桌看起来似乎从来不招待客人,上面虽然一尘不染,但是却没有象别的桌子那样盖上桌布,碗筷也没有摆上,空空如也。

    “那里已经空置了很多年了,不过却从来没有人愿意去坐!”

    “为什么?”杨诚好奇的问。

    “那是属于弗里茨,瓦尔特的座位!”托尼,维奇诺一脸敬重的肃然道。

    杨诚愣住了,他自然知道弗里茨,瓦尔特的名字,那是伯尔尼奇迹的大功臣,凯泽斯劳滕历史上最伟大的球星,就连目前球队的球场都是以弗里茨,瓦尔特命名,足见他在这家俱乐部的地位。

    “随便给我一个位置就行了!”杨诚随口说道。

    托尼,维奇诺有些惊讶,他可没想到杨诚会这么说,难道他不知道这些专座的意义?

    但是他没有多想,立即招呼杨诚到中间的一张圆桌上。

    “要吃点什么?或者喝点什么?我们这里什么酒都有!”

    杨诚摇了摇头,“我约了人在这里见面,给我一杯开水就行了,谢谢!”

    托尼,维奇诺客气的答应,没多久,一杯热气腾腾的白开水就放到了杨诚的面前,但是托尼,维奇诺却没有离开,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杨诚。

    “别站着了,干脆坐下来聊两句!”杨诚抬头挺辛苦的,指着自己的对面,笑道。

    托尼真不客气的坐下来,还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你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自己所处的位置!”

    “位置?你说的是座位?”

    托尼点了点头,“是的,最近这几任主教练一来,都想要坐更靠前的位置,以前都争着坐2号桌,四年前布雷默回来了,那里就属于他的了,你的前任,克劳琛也来过这里,不过他什么也没干,直接走了,然后再也不见人影!”

    杨诚一听,心里乐了,这倒是很符合克劳琛的性格。

    “你难道不觉得,坐在这里好像有**份吗?”托尼再问道。

    杨诚摇了摇头,“不觉得,一个主教练的身份和威严,是要靠他自身的实力,以及他带领球员们在球场上赢得比赛换来的,而不是靠争座位得来的,如果我没有本事,就算让我争到了2号桌又怎么样?我能在那里坐多久?反过来,如果我是真材实料,有真本事,能够给球队、给球员带来荣誉和骄傲的话,我相信,他们会主动邀请我坐上去。”

    “况且我随便找个位置坐下来,这也不代表什么,充其量也就只能说,我尊重俱乐部的传统,尊重俱乐部的这些球员,除此之外,我想不出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托尼,维奇诺听了之后立即拍手,“说得好!”

    “噢,安德雷斯!”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布雷默已经站在了两人的身后,显然是把杨诚刚才的一番话都听进去了,但是他还是一脸的淡漠,朝着托尼点头示意了一下。

    后者立即猜到杨诚约的人就是布雷默,于是立即借口离开去了。

    布雷默也没有去自己的专座,而是在杨诚的对面坐了下来,没有开口。

    杨诚看着面前这个前额的头发都快掉光了的德国球星,德国三驾马车的威风史杨诚听过,但是印象不够深刻,因为那时候的杨诚还没有开始全面接触和了解足球。

    可是来到德国,尤其是来到凯泽斯劳滕后,他才真正的体会到,布雷默这样的球员对这支球队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他几乎就是这支球队的象征!

    “你想不想知道,我选择执教凯泽斯劳滕的原因?”等到托尼送了一杯水上来又离开后,杨诚才主动开口。

    布雷默没有回答,只是抬起头,看着杨诚。

    “上个赛季的德甲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什么夺冠,而是在最后一轮的哈勃兰球场,你和球员们的眼泪,还有你在比赛结束后所说的那一番话,当时我就在想,如果这支球队的主教练是我的话,他们一定不会流泪,他一定可以光荣退役!”

    前面的他们说的当然是凯泽斯劳滕的球员,而后面的他指的就是布雷默。

    “别怪我狂妄,也别说我不知天高地厚,因为我如果没有这样的自信,我就不会来这里,也就不会答应执教凯泽斯劳滕!”

    布雷默还是没有说话,他看起来应该是一个话不多的球员。

    “如今我已经是凯泽斯劳滕的主教练了,而你是球队的队长,是球队的象征,球迷们敬重的对象,这些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所以我希望我们可以衷诚合作,因为只有这样,球队才有可能回到德甲,否则的话,球队只会走向沦陷!”

    布雷默由始至终都看着杨诚,没有开口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但是他给人的感觉是,杨诚所说的每一句话他都有听进去,只是不知道心里的想法是什么。

    “我知道,目前球队有很多球迷反对我执教球队,也有不少球员怀疑我的能力,甚至很抗拒,因为他们觉得我才24岁,比他们还要年轻,根本没有能力,但是我想说的是,年龄不代表一切,我有没有能力,你们以后会知道,但是目前当务之急就是要团结!”

    “我想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只有一支团结的凯泽斯劳滕,才有可能重返德甲!”

    布雷默还是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脑子里却不断的在思索着杨诚的这一番话。

    从杨诚一到俱乐部的第一天就约他见面,再加上刚才在这里所听到的,布雷默可以很肯定,杨诚不是一个傲气凌人的人,甚至于他很圆滑,懂得周旋,而且他是打从内心尊重俱乐部的传统的,这就给布雷默留下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印象。

    但哪怕是这样,却依然无法改变布雷默对他的怀疑,一个只有24岁的人,真的可能带领球队重返德甲?

    所有当时听到这一条消息的凯泽斯劳滕球员都怀疑这是董事会的恶作剧,一直到各大报纸都纷纷登出来的时候,他们才相信这是真的。

    也因为这一条消息,俱乐部多走了几名球员,导致现在一线队真正具备打上比赛的球员,总共也就十来个,推倒重建已经不可避免了,而谁都知道,推倒重建无疑极大的增加了凯泽斯劳滕的升级难度。

    “安德雷斯,我看得出来,你是一个顾全大局的人,而且我非常尊重你过去所取得过的辉煌成绩,所以我才会跟你说这么多,就是希望你明白,我们的联手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你和球员们都不支持我,甚至对我阳奉阴违的话,到头来受灾难的只会是凯泽斯劳滕!”

    “我相信,你应该不会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吧?”

    这一次布雷默没有再沉默了,但也没有表态要支持杨诚,只是一脸淡漠的点头,站了起来。

    “我只能保证,我会尽可能的约束队友,履行作为球队队长以及职业球员的职责,但是我依然保留对你的怀疑和担忧,我始终认为,弗雷德里克聘请你来执教,是在拿凯泽斯劳滕的命运冒险!”

    杨诚也跟着站了起来,一脸自信的说道:“那我也想说,在不久的将来,你一定会改变你对我的观感,我会让所有人都相信,聘请我来执教凯泽斯劳滕,是弗雷德里克最明智的选择!”

    布雷默深深的望着杨诚,他见过很多人,经历过很多主教练,但是却从来没有一个能够象杨诚这样,他的自信是发自骨子里的,不容别人怀疑的,但是他却又根本没有叫人信服的履历,真叫人猜不透他的自信到底从何而来。

    “我会看着!”布雷默冷淡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去了。

    杨诚看着他离开,松了口气,心里知道,布雷默算是被自己先稳住了,而只要稳住了布雷默,其他的凯泽斯劳滕老球员和青训球员估计也不会再多折腾了,自己在前期至少可以好好的推行自己的计划了。

    不过想要彻底征服这帮人,杨诚需要靠出色的成绩!

    从伊索拉贝拉餐馆离开,步行只要5分钟就可以来到凯泽斯劳滕为杨诚所安排的公寓。

    由于之前杨诚的特别要求,俱乐部在安排的时候,特地把杨诚、蒂姆和保罗等教练组成员都安排在一起,把同一层楼的多套公寓一起租下来。

    至于巴拉克等球员则是被安排在别处,也是在奥特巴赫大街一带,这里更靠近弗里茨,瓦尔特球场以及蒂林根训练场,方便来往,另外象布雷默等老将都已经在附近买了房子,都是在凯泽斯劳滕的高档小区里。

    杨诚暂时是没打算在这里买房子,尽管他的薪水已经够了,但他还是没有这打算,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对这座城市感到厌倦。

    等到他想要去寻找新的刺激的时候,他就会离开,所以没有房子更好,省得到时候有所牵绊。

    回到公寓后,保罗、蒂姆等人都在,大家一起坐下来商量了一下新赛季的训练和备战计划。

    虽然这是杨诚第一次和穆伦斯汀、莫尼兹交谈,但是这两人已经从保罗,拜尔这边听说过很多杨诚的事情,尤其是关于杨诚非常崇尚攻势足球的理念,和他们两人的足球哲学非常接近,这更是让两人感到欣喜若狂。

    由于球队集训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所以杨诚只是分配了一下任务,目前个人都是以熟悉俱乐部和球员为主。

    留下蒂姆,汉克带领诸人布置训练场事宜和筹备新赛季的备战情况,杨诚则是和保罗,拜尔启程,前往南美洲,进行他寻找组织核心之旅。

看过《超级教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