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超级教练 > 11 心有灵犀 上


    11心有灵犀(上)()

    “哈哈,太爽了,我就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今天开姆尼茨二队输了,那个自以为是,狂妄自大的中国废物输球了!”

    “他也会输球吗?”

    “对,输了,而且输得彻底,比赛结束后就灰溜溜的不见人,估计这时候都不知道躲到哪个地方去哭了,哈哈……”

    “调频1021,开姆尼茨电台,欢迎你来电,分享更多关于今天下午这一场开姆尼茨二队对阵vfb开姆尼茨的比赛,我们继续接入下一个听众,你好……”

    整个开姆尼茨仿佛都在为一场热身赛而欢呼,vfb的球迷为球队可以战胜开姆尼茨而兴奋,尽管对手只是开姆尼茨二队,而开姆尼茨的球迷则是为二队的失利而欢呼,因为那个在他们眼里看起来简直一无是处的杨诚输球了。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气氛,但却真实的存在于杨诚的周围。

    他漫无目的的行走在开姆尼茨的大街上,夜色渐渐朦胧了,但是他却好像不会累一样。

    这一场比赛让杨诚看清楚了某些事实,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是的,那帮混蛋球员都希望看着他出丑,所以比赛不尽力,但是从某一些细节上杨诚也发现,他们在训练中可以做得不错,可是到了球场上就表现得一塌糊涂,例如跑位,例如传接球配合。

    说到底,自己还是给予他们太高的要求了,可实际上,他们虽然是准职业球员,可是对于杨诚的这一套战术的理解和贯彻,甚至远不如杨诚穿越前执教的fx大学校队。

    很多东西在2011年连普通球迷都知道,可是在1995年却是非常干涩难懂的,这就是差距!

    可是杨诚以前却没有意识到这种差距,而只是一味的想要把自己的所想都灌输给球员,所以就连巴拉克都在场上有些无所适从。

    想到了这里,杨诚心里的郁闷就更大了,因为他将不得不调整自己的执教计划!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拿到首胜的奖励会是5个成就点的原因吧!”杨诚苦笑着说。

    不知不觉来到了市中心,杨诚虽然穿越过来近一个月了,但却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可以四处逛逛,所以当他看到开姆尼茨市中心的纪念碑广场中央,竟然布置着一座巨大的青铜头像时,很有兴趣的走过去,发现是马克思的头像。

    站在头像下,人显得很渺小,但是下方的基座却是触手可及,上面雕刻着马克思语录,“让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

    原本的喃喃自语,却传出了两个声音,杨诚一愣,望过去,正好附近那个异口同声者也正好望过来,两人很明显都有些吃惊,但后者很快就失声笑了起来。

    站在杨诚身旁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玲珑的德国女人,估计二十岁出头,一头金发下是精致的五官,高挑的身材衬托出非常优雅的气质,举手投足间仿佛都在散发着一种令人倾心的美。

    这个女人很熟悉!

    这是杨诚的第一印象,毫无疑问,她绝对是杨诚穿越过来这么久,现实中、电视上所看到的所有德国女人中最美的,尤其是当她笑起来的时候,但这一时半会却硬是想不起来她是谁。

    “你是中国人?”这个德国女人似乎觉得刚才和杨诚的异口同声很有趣,主动开口询问。

    杨诚点了点头,心情不好的他也没太放在心上,只是觉得女人的声音很甜。

    伸出手去摸了摸上面的字,杨诚可是从小就在学校的马列主义**思想和邓老理论的教育下成长的,看到马克思的铜像,他自然而然的就产生一种熟悉。

    抬起头,在街灯下,他无法看清楚铜像的全貌,但却震撼于它的巨大!

    “浇铸这样的铜像,那得花多少钱?”杨诚嘀咕了一句。

    在他看来,这在当时应该是属于政绩形象工程的一种吧?

    “150万前东德马克!”那个德国美女从铜像的前方走出来,笑呵呵的主动介绍,“浇铸于1971年的列宁格勒,也就是现在的圣彼得堡,由俄罗斯艺术家列夫,科尔贝尔设计,95个部件组成,高13米,重40吨!”

    这个看起来应该像是游客的德国美女好像对此非常熟悉,这让杨诚有些汗颜,毕竟他可是居住在这座城市里的,竟然反倒比外人更不了解这座城市的一切。

    金发美女用着一种好像是在欣赏艺术品的眼光,伸手去轻轻的抚摸着铜像和底座,只有了解它的过往,才能够了解它的价值。

    “我听说,居住在这里的人都习惯把它叫做大脑袋,是真的吗?”金发美女好奇的问。

    杨诚一愣,大脑袋他倒是听说过,原本他以为是某个地方,如今听到这个金发美女这么一说,顿时明白了,开姆尼茨的人都习惯了把这座铜像叫做大脑袋!

    看到杨诚点了点头,金发美女顿时又笑了起来,随手拨弄了一下被风吹散的秀发,很有妩媚的动人气质,“那看来他们自称大头城也是真的了!”

    这杨诚就不知道了。

    “以前这条大街应该叫做卡尔,马克思大道,因为开姆尼茨在民主德国的时候,改名叫做卡尔,马克思城,尽管马克思从来不曾到过这里,一直到东西德统一之后,经过市民投票,最终才决定恢复开姆尼茨的名字。”

    说到这里,金发美女笑呵呵的指着大脑袋铜像,“当时开姆尼茨市民进行了两项公决,第一就是城市改名,大比数通过,决定恢复开姆尼茨,二就是要不要拆了这个大脑袋,但最终大比数否决,所以它才能够留到现在,很多人国家和城市,甚至是投资买家们都希望购买它,但都没有如愿。”

    指向远处街灯阑珊的桥梁大道,金发美女的眼睛里就仿佛看到了遥远的东德时期的卡尔,马克思大道,“这条大街长25公里,曾被誉为是欧洲最长的纪念碑,但是现在,都看不到了!”

    听出了她语气里的几分唏嘘,看来也是一个怀旧的女人。

    可是杨诚此时心情不是很好,所以没用心情去怀念这些,转身就走了。

    走了一小会,穿过了桥梁大道,就来到了保罗,拜尔的体育用品店所在的街道,但保罗的店铺却是铁将军把门,杨诚感觉什么事情都有点不顺,心里来气,肚子也饿了,就走进了隔壁的巴西咖啡屋,想要随便吃点什么。

    特地挑选了一个临窗的座位,杨诚支着下巴发呆。

看过《超级教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