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超级教练 > 6 懦夫的控诉 下


    6懦夫的控诉(下)()

    杨诚自然不知道中午的时候,巴拉克和保罗,拜尔在市中心的店里的这一番交谈,因为他中午短短的睡了一觉之后,起来准备下午的训练时,却被办公室的人叫到了主席办公室。

    开姆尼茨的主席叫做斯特凡,迪尔斯密特,一个五十多岁,略微肥胖点的德国老人,之所以説他老,是因为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头发全白了,精神头看起来也很糟糕,死气沉沉的,就好像开姆尼茨这一家俱乐部一样。

    主席办公室就在球场后面的一座木框架的老建筑里,据说是刚刚搬过来的,以前的办公环境更差,可想而知这家俱乐部的经营状况有多糟糕了。

    迪尔斯密特就坐在这栋平房的最里面那一间,很简陋,几乎没有任何摆设,最显眼的无疑就是办公室的客座后方那一大片空白,上面的木头都有些斑驳了,但却没有稍加遮掩。

    “有很多人都劝我,应该在这里摆上一幅画,或者干脆重新粉饰一下,但是我都没有这样做,知道为什么吗?”迪尔斯密特看到杨诚走进办公室坐下来后,就盯着那些斑驳的木头发呆,微笑着问道。

    杨诚摇了摇头,他对这家俱乐部,对这个人并不熟悉,不管是穿越前还是现在。

    估计如果不是熟悉德国联赛的球迷,估计十之**都喊不出这家俱乐部的名字,开姆尼茨!

    “在我当选开姆尼茨主席的时候,我就在心里告诉我自己,一定要在自己的任期里留下点什么,我最希望能够留下的就是一个辉煌的瞬间,我希望能够把那一个瞬间转变成一幅画,或者是一张照片,裱起来,挂到上面去。”

    看着这个看起来苍老,但是这一刻却闪动着热情的德国人,杨诚第一次发现,原来在死气沉沉的背后,还有这么一股一直都被压抑着的感情。

    但只是一瞬间,迪尔斯密特就很失望的摇头,“但是很遗憾,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能够如愿。

    不过我有信心,莱因哈特一定可以完成我的心愿!”

    言语间,迪尔斯密特透露出了对黒夫纳的无比自信。

    也难怪,在东德人的心目中,黒夫纳就是最顶级名帅的代名词,因为他在执教生涯的第一个赛季,就带领德累斯顿拿下了东德联赛的双冠王,他号称是东德第一名帅。

    尽管东西德合并后,黒夫纳在德甲联赛的执教成绩一塌糊涂,但固执的东德人依然对他有信心,都认为他迟早能够重振雄风!

    杨诚只是默默的听着,但却想不通到底主席先生和他説这番话是想要提醒他什么,难道是想要告诉他,黒夫纳在这一家俱乐部的地位不容置疑?还是想要让他知难而退?

    “你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和蒂姆一样,他是开姆尼茨的孩子,我了解他,但是你和他都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你们总是自以为是的想要让这个世界围着你们转动,可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上,缺少了谁,地球一样还是那么转!”

    迪尔斯密特说到这里,刻意顿了一顿,然后从自己身后的办公桌上拿下来一大叠东西,放到杨诚面前,“这些都是最近几天,球迷的抗议、球员家长的反对、以及球员们投递上来的投诉信!”

    杨诚扫了一眼面前的这些东西,他甚至连翻开来看一看里面写些什么的**都没有。

    看到杨诚的反应,迪尔斯密特有些奇怪,“难道你不打算看看他们都怎么说吗?”

    杨诚摇了摇头,“不想,因为如果我有那种闲功夫,我更愿意回到训练场,这样我可以在翻阅这些东西的时间里,至少灌输给我的球员更多的东西,帮助他们在不久的将来更好的进行比赛。”

    这一下迪尔斯密特吃惊了,看向杨诚的眼神也变了不少,一小会儿后才苦笑,“看来,你真是一个倔强又固执的年轻人!”

    杨诚对这个不知道是赞赏还是批评的评价不置可否。

    “你和莱因哈特的打赌我知道了,他已经跟我解释了最新的情况,同时希望我能够别插手你们之间的约定,我尊重他的决定,因为我深信他一定会赢,你应该有所准备,你还年轻,才23岁,缺乏经验,但却有着远大的将来!”

    看得出来,迪尔斯密特是一个很不错的长者,至少从他这一番话里,杨诚听出的是关心,虽然他对自己被认定一定会输感到有些愤然,但却不会盲目抹杀这一份关心。

    他可不是那种年少冲动、不问是非黑白的家伙!

    “我知道你和蒂姆都是有能力有想法的年轻人,但是这里是开姆尼茨,以前的东德城市,这里的人有着一套属于自己的传统和秩序守则,如果你们想要继续在这里生活,那一定要好好的适应这里的环境,蒂姆就一直做得不错!”

    可不想,杨诚听了之后,却突然笑了一声,“我感到很抱歉,迪尔斯密特先生,我很尊重你,尊重开姆尼茨,更尊重这里的人的传统,但是我是一名足球教练,我不是什么传道士,更不是那种妄图改变一切的救世主,我只是一名足球教练!”

    最后一句话,杨诚故意加重了语气,以显示自己对身份的认定!

    “我来到开姆尼茨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一展我心中所学,我之所以和黒夫纳打赌,那是因为我们在足球上的观念有所分歧,这和东德西德没有任何关系,我相信黒夫纳也是这么想的,我们是光明磊落的君子之约!”

    迪尔斯密特一听,心中大为惊讶,因为杨诚和黒夫纳所表达的竟然是同一些想法。

    “这些投诉我不用看都知道是什么,无非就是说我训练太苦了,或者说我用金钱来诱惑这些不经世事的孩子,又或者说我冒犯了球迷,把他们赶出了训练场……”

    说到了这里,杨诚站了起来,无比郑重的盯着迪尔斯密特,一字一顿的说。

    “迪尔斯密特先生,我很乐意继续在开姆尼茨工作,至少在这份合同到期之前,但那得是俱乐部也尊重我的专业的前提下,如果俱乐部觉得我的这些举措不合适,要我强行改变的话,我很抱歉,我觉得这是对我心目中的足球的亵渎,我会选择主动辞职!”

    “可是……”杨诚的口气稍稍缓和了一些,“迪尔斯密特先生,如果俱乐部可以尝试着去接受这些变化,我可以保证,我会给俱乐部,给你带来一份巨大的惊喜!”

    说到这里的时候,杨诚指向了客座后方的那一大片斑驳的木头墙,无比自信的说:“也许,出现在这上面的,会是我!”

    迪尔斯密特愣了一下,但很快就笑了起来,看向杨诚的眼神里也多了一份赞许,“这算是你在逼我做一场我不大愿意进行的赌博吗?”

    杨诚傲然一笑,道:“不是赌博,而是一次机会,我可不敢保证,一旦错过了这次机会,你和开姆尼茨的将来会怎么后悔!”

    说完之后,杨诚转身就要走,但临走前却带走了桌面上的那一叠投诉信件。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迪尔斯密特在震惊于杨诚的那一股自信的同时,也没来由的想要看看,到底这个甚至可以说是狂妄的中国小子,可以给死气沉沉的开姆尼茨带来什么。

    30分钟之后,训练开始之前。

    杨诚站在二队球员的面前,手里头抓着的是那一叠他从迪尔斯密特办公室里带出来的投诉信,抓在手里,时不时的拍着大腿。

    看得出来,队中有不少球员一看到这些投诉信,心里就虚了,都在猜测着,这些玩意怎么会在主教练的手里头?难道他得到了迪尔斯密特先生推心置腹的信任?

    杨诚用右手把这一叠投诉信举起来,扫了第一页,没有名字,翻下去第二页,还是没有名字,一口气翻了几页,都是没有名字的。

    “天啊,你们谁能够告诉我,这些投诉信是谁写的?连一个名字都没有,真是一群懦夫!”

    扫向这一帮球员,一个个都低垂着头,只有巴拉克高昂着,一脸的无惧。

    “如果是我要写投诉信的话,我一定会写上自己的名字,因为那可以证明我的决心,也可以加重这封投诉信的份量,但是很遗憾,我没有看到名字,所以我会把这些当作是恶作剧,很无聊,很愚蠢的恶作剧!”

    说着的时候,杨诚甚至直接把手中的投诉信抛向半空,看都不看一眼。

    投诉信犹如雪花一般的从半空中挥洒下来,落得大半个训练场都是!

    “在我看来,懦夫是没有投诉的权力,懦弱的人甚至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你们只有逆来顺受,所以我很抱歉的宣布,各位懦弱的小子们,今天的训练量加倍,时间不变!”

    一句话,让在场所有球员都哀鸿遍野,所有人都禁不住哀嚎,因为他们知道,时间不变训练量加倍,这等于是在要他们的命!

    可偏偏,他们在杨诚面前,真的没有哪怕一丁点反抗的权力!

    杨诚没有给予他们求情的机会,直接转身就走,而这时候,他才看到自己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很明显不是俱乐部职员的德国中年。

看过《超级教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