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入仕 > 第六百七十二章 走马上任
说起来很有趣,华夏股民在这方面是特别迷信的,比如股市上涨是红,下跌是绿,有的股民就只穿红内裤,穿红衣服,碰到朋友穿了件绿衣服都会觉得晦气,而一旦股市下跌,他们又会把怒气迁怒到证监会主席的名字上,比如刚辞去证监会主席职务的刘平清,股民就觉得股市下跌是他名字惹的祸,这又平仓又清仓的,股市能不跌吗?!
  
  这听起来像是笑话,但却在股民中真实存在,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出了华夏股民的绝望和迷茫,他们不知道华夏股市的未来会怎样,也不知道能够依靠谁来拯救他们!
  
  段昱就这样在行内行外一片不看好的声音中走马上任了,坐着李文军的专车他第一次来到了证监会。证监会的办公大楼很气派,还没有正式离任的刘平清带着证监会领导班子成员早早地在大楼门前等候迎接了。
  
  刘平清的表情显得有些落寞,虽然他是主动辞职,算是保全了一些颜面,但对目前的股市失控的局面他是负有一定责任,而他身后证监会的官员们对他也没有了往日的敬畏,纷纷窃窃私语,都在讨论着他们新上司。
  
  当段昱跟着李文军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刘平清和他身后的证监会官员们表情都有些惊愕,虽然早已听说接任的新主席很年轻,却没想到会年轻到这种程度,这让他们在惊讶的同时心里也升起了一个念头,难道真的没人了吗?让一个这么年轻的人来执掌证监会,这不是开玩笑嘛?
  
  刘平清则在想,这对自己或许不算一件坏事,等这个年轻人把股市弄得更糟,或许上级才会想起自己的好,不会觉得自己太无能了吧,不过他脸上却没有流露出半点这样的心思,热情地同段昱握了手,连连称赞段昱年轻有为。
  
  不等其他证监会的官员上来跟段昱握手,李文军就挥挥手道:“大家还是先到会议室去吧,这么多人堵在门口也不好看……”。
  
  这倒正合了官员们的意,他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位比他们年轻得多的新上司,立刻一窝蜂地涌进办公楼,直奔会议室去了,刘平清有些尴尬地朝李文军笑笑,做了个请的手势,领着李文军向会议室走去。
  
  段昱则稍微放缓了一下脚步,转头望向证监会办公大楼对面广场上的一座巨大的金牛雕塑,证券行业都喜欢用牛作为图腾,因为牛就代表着牛市,不过段昱在那雕塑上看到的却是向上的力量,是不屈不挠的精神,他用力捏了捏拳头,这才转头大步跟上了李文军的脚步。
  
  等段昱他们进入会议室的时候,证监会的官员们都已经在台下就坐了,不过秩序却有点乱,嗡嗡的议论声不绝于耳,显然都在议论着他们年轻的新上司。
  
  主席台第一排坐的全是证监会领导班子成员,副主席董文海碰了碰另一位副主席李颂乐的胳膊小声道:“老李,咱们的新老板可是够年轻的啊,你怎么看?……”。
  
  前段时间,董文海和李颂乐都想接刘平清的位子,明争暗斗得很厉害,见面基本都不说话的,没想到最后却是段昱半路截了胡,两人都没戏了,董文海也想修复一下和李颂乐的关系,所以才会没话找话,当然这其中未尝没有挑动李颂乐去跟段昱别苗头的意思。
  
  李颂乐自然不会那么容易上董文海的当,微微一笑道:“昨天我给我一个做证券的朋友打电话,问他最近睡眠质量怎么样,他说他现在的睡眠就像婴儿一样,我说那好啊,结果你猜他怎么说,他说好个屁,他是睡一个小时,醒了,然后哭一个小时,接着,再睡一个小时,起来再哭一个小时……”。
  
  “哈哈!”董文海夸张地笑了起来,刚才李颂乐的笑话也是话里有话,他是暗指现在的股市形势严峻,连很多庄家都被套了,段昱这个主席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等着看笑话吧。
  
  刘平清一看这会议室里乱哄哄的场面也有些脸上挂不住了,不悦地咳嗽了两声,平时开会只要他咳嗽一声,下面的干部肯定是一个个噤若寒蝉,但这次他显然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威望,下面的声浪虽然小了一些,但是并没有完全安静下来。
  
  “安静!安静!像什么话?!没见李部长在吗?!”刘平清只得恼怒地重重地敲了敲桌子,又抬出李文军这尊大神,下面的声音这才彻底平静下来。
  
  李文军先宣读了中央关于任命段昱为证监会党委书记、证监会主席的决定,又简单介绍了一下段昱的履历,刘平清则代表证监会党委班子表态,拥护中央的英明决定,欢迎段昱的到来。
  
  刘平清反正要离职了,自然也不会长篇大论,段昱初来乍到,发言也很简短,谦虚地表示自己之前没有从事过金融行业,要向大家多学习,请大家多支持帮助,一起搞好证监会的各项工作,共同推动华夏股市健康繁荣发展。
  
  段昱的谦虚简短的发言却被下面的证监会官员们解读为这位年轻的新主席明显底气不足,水平一般,对他越发轻视了几分,小心思越发多了,掌声也是稀稀拉拉。
  
  三人的发言都不长,所以见面会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了,李文军还有事要赶回中组部,刘平清和段昱带着证监会领导班子成员目送着李文军上车离去。
  
  刘平清扫了身后的下属们一眼,挥挥手道:“没什么事,大家就先散了吧,我和段昱同志去办一下工作交接……”。
  
  这时董文海却突然大声道:“刘主席,今天的股市又跌了八十多点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咱们得开个会讨论一下该怎么办啊,要不然股民们又要骂我们证监会不作为了!……”。
  
  刘平清皱了皱眉头,董文海这明显是故意挑事,想给段昱一个下马威,不过他反正要离职了,自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瞟了段昱一眼道:“我已经不是证监会主席了,你们和段昱同志商量吧,段昱同志,你跟他们去开会吧,我在办公室等你来办交接手续……”,说完就自顾自地转身离开了。
  
  
  :。:

看过《入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