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入仕 > 第五十一章 大事化小


    过了一会儿,马光头派来的挖掘机就来了,幸亏段昱早已带领村民将泥泞的路段用碎石填了,路上的杂物和路边的杂草也做了清理,挖掘机进来的时候基本上没有被耽搁,直接开到了事故现场开始展开营救。

    这时段昱又不顾危险,跑到被山石掩埋的废墟上指挥挖掘机作业,他一边打着手势,一边大声喊着话,喉咙都喊得嘶哑了他也浑然不觉,好几次他被脚下的山石给绊倒了,手脚都磕破了皮,他爬起来又像没事人一样继续指挥挖机作业,在他的指挥下,挖机很快把大块的石块清理开了,而且没有造成二次坍塌。

    早已在旁边准备着的村民们立刻一涌而上,对废墟开始精细挖掘,很快就发现了几具遇难者的尸体,两名幸存的户主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扑上去嚎啕大哭起来,旁边的村民和干部扯都扯不住。

    段昱连忙从山石上跳了下来,劝慰道:“两位大哥,你们的心情我十分理解,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家心情都很悲痛,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们再悲痛也于事无补,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努力抢救幸存者,如果下面还有幸存者的话,我们早一分钟把现场清理出来,他们就早一分钟获救,你们现在这样子只会影响救援进展,就等于害了你们的亲人……”。

    那李大海和李本能见段昱一直忙前忙后地指挥挖机救援,心里也十分感动,说的话又合情合理,正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上,就强忍悲痛,在乡亲的帮助下把亲人的遗体抬到一旁安置了,段昱连忙跳上山石指挥挖机继续作业。

    这时张可凡也赶到了现场,看到现场营救井井有条,段昱正蹦上蹦下地指挥挖机作业,眼中就闪过一道复杂目光,眼前这个年轻人各方面都十分优秀,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就是太倔强了些,完全不通世故,就像一匹未驯服的千里马,每每让他想起来就又喜又气,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对待他。

    丁保国一直阴沉着脸躲在一旁抽烟,事实上段昱已经通过刘爱民把事情井井有条地分派好了,他也插不上手,要他像刘爱民和其他乡干部一样亲自动手去参与营救,他还放不下乡党委书记的架子,就成了现场多余的人,此时见张可凡过来了,连忙把烟头对地上一扔迎了上去,走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从地上抓了一把泥土往身上抹了抹,把衣袖和裤脚挽了起来,还在脸上拍了几把泥水,装作一副辛苦劳动后的样子。

    “张县长,按照您的指示,我们第一时间调来了挖机,在乡党委领导班子的指挥下,大家齐心协力,效率很高啊,最多再过一个小时现场就能完全清理出来了,下一步的工作请张县长继续做指示……”,丁保国一边抹着脸上的泥水,一边慷慨激昂地道。

    其他跟着迎上来的乡干部见他这副模样都直撇嘴,尼马还能再无耻点吗,除了开始打了几个电话,你丁保国还干了啥,人影都看不到,见到县长来了就冒出来抢功劳了,脸皮也太厚了点吧。

    张可凡皱了皱眉头,正要说话,突然现场传来一阵惊喜的欢呼声,发现幸存者了!张可凡连忙一挥手,“快,我们过去看看!……”。

    在一根倒塌的房梁下,人们发现了幸存者,幸存者是一名只有五、六岁的男孩,他被他的母亲紧紧护在身下,而倒塌的房梁正好斜撑起了一个狭小的三角空间,他才幸免于难。

    而他的母亲,一名三十几岁的中年妇女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被倒塌的房梁正好砸中了头,早已没了气息,在她离世前的一刹那,她作为母亲的本能做了最后一个动作,就是脊柱用力向上顶,将自己的孩子牢牢地护在了身下,幸存的孩子完全被突来的变故吓傻了,甚至忘记了啼哭,只知道牢牢地扯住母亲的衣角,年幼无知的他甚至还不知道母亲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他,正奇怪妈妈为什么一直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怎么摇都不醒来。

    人们都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全都流下了热泪,“慢点,慢点,别碰着孩子了……”,人们含着泪,好不容易才将幸存的孩子和他的母亲分开,七手八脚地把孩子从废墟下抬了出来,还是段昱比较冷静,连忙脱下身上的衣服罩住了孩子的头,在黑地方待久了不能马上见光,要不然那孩子的眼睛肯定会被伤到。

    或许是老天爷也被感动了,在最后的清理中,奇迹再次发生了,人们在废墟下又发现了一位幸存的老人,不过老人的脚被坍塌下来的砖石砸断了,流了很多血,已经昏迷过去了。

    这时救护车也已经到了,人们赶紧把之前救出来的孩子和昏迷的老人送上救护车,狡猾的丁保国眼珠一转,让李大海和李本能也跟着上救护车,说医院动手术必须要直系亲属签字,这边自然有村里和乡里的干部打招呼,李大海和李本能心系幸存亲人的安危,也没有多想,就跳上救护车跟着去了医院。

    这时现场的清理工作也基本完成了,累到不行的段昱光着膀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丁保国瞟了他一眼,心说要是这个机灵的讨厌鬼继续待在这里,自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计划一准要泡汤,就连忙对一旁眉头紧皱的张可凡道:“张县长,现在幸存者也都营救出来,同志们也都辛苦了,您看是不是让同志们都先回去休息,乡党委成员和村支书留下来,我们一起到村部去开个短会,商量一下善后事宜……”。

    张可凡皱了皱眉头,丁保国打的什么鬼主意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但作为县长,他也不希望这件事闹大,闹大了上面追起责来他这个县长也要挨批评,同时他也有些忌惮段昱这个愣头青,上次段昱把回龙乡公路改造工程建设资金监管不严的事直接捅到谢少龙那里,搞得曲龙县被全省通报批评,他这个县长也很被动。

    (亲们,求月票啊,新书推荐少,只能靠冲月票榜占首页的月票榜了,如果这个月能冲上月票榜前十五,下个月我就保证每天三更,拜托拜托!)K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入仕》的书友还喜欢